【投稿】麥敬灝:鱟情與風水佳地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投稿】麥敬灝:鱟情與風水佳地

錦田鄧氏,為新界五大氏族之一。鄧族原居江西,後遷往寶安岑田(即今新界錦田)。唐朝風水大師楊筠松遷往江西後,此地文士多精通堪輿地理,據傳鄧氏四世祖鄧符協,亦曾得高人指點,後在廣東任縣令,遊歷今新界一帶時,見此地風水佳穴甚多,便將其祖先葬於各穴,以庇祐後人旺丁發財。

荃灣鱟地,又稱半月照潭,此地為鄧氏祖穴之一。鱟地本為海邊小圓丘,若從對岸青衣遙望鱟地海邊,便見水中有圓丘倒影,其形如半月,因以得名。傳說鄧符協發現此穴,攀上此小丘後,卻見有前人留有小石碑,刻碑者為白玉禪師,禪師早就發現此處風水佳,葬先人於此,能令後人發富,可惜早已看破名利,發富無用,留碑後便即上路,尋人間樂土福地。

麥敬灝:鱟情與風水佳地

(圖片及說明由投稿者提供:鱟地為小圓丘,以前丘下即是海邊。今此地已建工廠區,政府擴建青山公路時,削平圓丘一端。)

 

昔日荃灣海邊為廣闊淺灘,鱟地以鱟作名,或因小丘形似鱟甲,或因此丘海邊有鱟。鱟形貌甚奇,屈大均著作《廣東新語》第卷三十三〈介語〉,列鱟於卷首,謂其貌「如覆箕,其甲瑩滑而青綠」。韓昌黎於唐代元和十四年(公元八一九年)被貶為潮州刺史,其女往潮州途中時病死,故至潮州時,韓昌黎滿腔鬱結,見潮洲人所食之物甚怪,便寫〈初南食貽元十八律〉,藉詩抒愁,此詩首句為「鱟實如惠文,骨眼相負行」,「惠文」即秦漢時之武冠,寫完鱟,便寫蠔、蒲魚、蛤、章舉、馬甲柱,稱其為怪物,後曰「我來禦魑魅,自宜味南烹」,屈氏認為鱟味美,故韓昌黎先寫之。韓氏初到潮洲食怪物,以「禦魑魅」來形容此舉,可見貶官之事令其甚憤恨,「魑魅」似乎既指其所食之物,亦指朝中奸臣。

屈大均謂鱟「性喜羣遊」,漁人見鱟時,往往見雌鱟背負雄鱟而行,雄鱟體形小而雌鱟大,雌鱟負雄者而行時,往往張其背骨成扇狀,乘風前進。漁人捕鱟時,往往同得雌雄兩者,屈氏稱,漁人若「持其雄則雌者不去,如持其雌者則雄去矣」,原來雌鱟皆情深,見「情郎」受困必不願自離,就算勉強分之,雌鱟亦不能獨生。但雄鱟卻薄情,若所抱之美鱟受困,便自逃保命。葉靈鳳於《香港方物志》(二零一一年中華書局出版)指廣東俗語「發姣」之姣字,本作「鱟」。「發姣」之意,指女子遇見心上人時,便即心亂如麻,擺首弄姿而不自覺,狀若色誘意中人,而雌鱟與雄鱟相抱時,亦因情迷意亂而不顧生死,就算雄鱟受困也不願離去。屈氏記載之雌鱟舉止,與「發姣」之義甚貼切,但葉靈鳳寫文說「發姣」時,卻誤將雌雄混淆,薄情雄鱟竟變成護花英雄矣!

麥敬灝:鱟情與風水佳地

(圖片及說明由投稿者提供:鱟地墓園門前石柱題字,據聞出自畫法名家鄧爾雅先生。[補充:右柱首句五字為「園林半喬木」(出自白居易詩),因不識金文,下句則難以查清楚。星島網站謂「園林生喬木,園畫在雲臺」,此兩句似乎皆錯。])

 

政府於六十年代建荃灣新市鎮,鎮內街道皆以荃灣各地名為名,市內有一街名為鱟地坊,此地已為小販市場多年,故在荃灣街坊眼中,「鱟」字決非深字,若得知此名來自發富之地,即使此字再難,定必無人嫌深,且用心記之寫之。可惜鱟地與柴灣角一帶海邊,在當年填海大興土木,建成工廠區,水中月影不再,灘中眾鱟亦已盡逃。後來,政府擴建青山公路,在鱟地旁置新天橋,故而削平圓丘一端。鱟地風水地理,改變如此,此穴令後人發富之力量,不知乎有損否?

麥敬灝:鱟情與風水佳地

(圖片及說明由投稿者提供:荃灣鱟地坊一名,來自鄧氏三世祖之風水名穴所在處鱟地,鱟地坊有小販市場。)

 

參考書目:
吳昊著《老香港爐峰述異》,香港:次文化堂出版。
屈大均《廣東新語》,北京:中華書局,一九八五年出版。
葉靈鳳《香港方物志》,香港:中華書局,二零一一年出版。
許舒 (Hayes, James) 著《滄海桑田話荃灣》,嘉熙語文翻譯中心譯,香港:滄海桑田話荃灣出版委員會,一九九九年出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