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寒戰2》唯一值得玩味的地方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江澄:《寒戰2》唯一值得玩味的地方

上星期我共花了一百九十八分鐘看了兩齣「爛片」。星期四晚先看《三人行》,在戲院內的即時反應是「怎麼杜琪峰也會拍爛片?」後經資深影評人提點,只要換個角度看就能看出電影精妙之處。我換個角度,仍只覺得那是一次失敗的實驗,看不出太多優秀之處。怎料星期天看完《寒戰2》,這次真是眼界大開。如果連《寒戰2》這樣的電影也能存在並且賣座,還有什麼電影是不能接受的呢?

《寒戰2》幾乎是全方位的崩壞﹝除了一些很技術性的元素如攝影、燈光和字幕等﹞,劇本犯駁、角色性格前後不連貫、對白空洞、叙事完全不講求情理……這些很多文章也談及過,不贅。

但幼承庭訓,家父常說看電影是最划算的娛樂,幾十至一百塊錢一張戲票,看到的卻是至少幾十人甚至上百人的心血,好抵!一齣戲不用由頭到尾都好,只要當中有一場戲別具心思,有幾句對白值得細味,或某位演員叫你難忘,那已經值回票價。那《寒戰2》堆填區中能否淘到金沙?有,Oswald簡奧偉大律師﹝周潤發﹞和他的愛徒歐詠恩大律師﹝Janice Man﹞像霧又像花的關係。

就此事我曾問過另一位資深影評人,問他這兩個角色的關係到底是單純的師徒/ 好友遺孤,抑或是男女朋友?又或是父女?抑或all of the above?他肯定回答我是單純的師徒/ 好友遺孤的關係,不涉男女感情。而歐夢到自己的父親是簡只是她的一廂情願,二人絕不可能是父女。

雖然我很敬重這位影評人的意見,但自己回心細想,我又覺得二人關係不應是這樣簡單,理據如下。

確立簡歐關係其中一場重頭戲是兩人一邊喝紅酒,一邊悼念歐的亡父,對話中觀眾知道簡跟歐的爸爸Oliver是摯友,Oliver的死亦很可能跟簡有關。這場戲有一個簡看著歐燃點洋燭的主觀鏡頭,是一個很典型的「男性凝視」鏡頭。在這個鏡頭,簡看歐絕不只是uncle對後輩的關愛,而是一個男人看一個吸引著他的女人。

然後來到歐的夢。從對話中觀眾知道歐對亡父只有思念和尊重,絕無半點不敬或看不起他的地方。在正常情況下,一個女孩怎會一廂情願希望自己的媽媽對丈夫不忠,希望自己是私生女?她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聯想,應該是曾發現過一些蛛絲馬跡,或至少聽過一些三姑六婆的風言風語﹝三姑六婆不會在《寒戰2》這類電影出現,但事實是人人的生活圈子都有三姑六婆﹞。所以簡和歐絕對有可能是父女。

那到底簡和歐的關係是什麼一回事?我覺得最合理的推測是,Oswald和Oliver的確是生死之交,兩人愛上同一個女人。女人嫁了Oliver,但婚後跟Oswald藕斷絲連,有一夜甚至幾夜情。然後女人發現自己懷孕,她也不肯定孩子到底是Oliver還是Oswald的,而她覺得不重要﹝我喜歡這個,很女性主義,情慾自主﹞。孩子生下來,就是Janice Man飾演的歐詠恩。或許歐的媽媽也有想過女兒終有一天有權知道誰是生父,但她以為還有大把時間,待她大一點再跟她解釋或叫她去驗DNA吧。

他、他和她都年輕,他們以為還有時間。

然後命運弄人,歐的父母慘死﹝是否跟簡有關其實不重要﹞,誰是生父的謎團被帶進棺材中。簡內疚傷心痴情,終身不娶,只一心一意把好友或自己的女兒撫養成人。﹝他不可能不記得跟深愛的女人有過幾夜情,時間又那麼巧合,心底裡一定有懷疑過。﹞歐愈大長得愈像亡母,於是簡那個主觀鏡蘊含的感情其實很複雜,一方面是看著眼前這個活生生充滿女性魅力的年輕女孩,另一方面又是在追憶早逝的愛人。

歐也喜歡簡,不需要用戀父情結去解釋,雖然有年齡差距,但兩人都是單身的成年人,這段關係合法合理合情,甚至不是不倫之戀。兩人當然有想過可能是父女,但情愫已生,也有了關係,真是米已成炊,是否亂倫,他們選擇不深究、不揭破、不落實、不面對。生命是幻像,唯有不理後果的歡娛才最實在。

又或再一次,他們以為還有時間,人類總是犯相同的錯誤,謎團再次被帶進棺材中。

所以,我覺得簡和歐的關係是all of the above,既是師徒,又是戀人,亦有可能是父女。

不過,如果故事真是這樣,那電影的導演應該不是陸劍青梁樂民,而可能是朴贊郁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