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蕙禎專訪:香港民族 必定要贏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yau

文:梁玉熹

游蕙禎大學畢業後,辭任行政人員而投身政治,上年十一月區議會選舉中,「挑機」建制派大將梁美芬,於黃埔東選區以約三百票飲恨落敗,及後榮封「第四屆高登女神總選」亞軍佳麗。人氣「爆燈」的她堅持走在政治路上,以社區主任身份服務黃埔,而且越戰越勇,積極考慮代表青年新政出選今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

提倡構建香港民族、準備入議會制衡政府並且推動民族自決、回應其他本土派的攻訐、主張香港前途由香港人選擇、回顧從政源起…游蕙禎娓娓道來,以「希望大家見到我哋做既野」作結。

截稿之際,區議員鄺葆賢醫生宣佈退出青年新政。記者留言詢問游蕙禎,時間匆忙,未獲回應。但鄺議員聲明,黃埔的社區工作「Business as usual」,並在臉書貼出兩人的照片。而青年新政亦聲明地區工作將繼續與鄺葆賢議辦合作。故此,與鄺議員拍檔、身為黃埔社區主任的游蕙禎,仍會在黃埔被各位讀者「捕獲」。

與市民建立生活關係 宣揚民族意識

青年新政宣佈參選九月立法會選舉,提出在二○二一年舉行香港自決公投,綱領為「香港民族 前途自決」,冀以自決公投的結果,對二○二二年的特首選舉施壓。

到底如何建構「香港民族」意識?

游蕙禎認為,不能只是單方面向市民宣講政治理論、理念,首先要令市民肯聽自己說話,在生活中與市民建立關係。

游解釋:「同市民,尤其係上左年紀既老人家講野,要用一啲好生活化既例子,例如講兒孫,講單位滲水…首先要同佢地建立一種關係,佢地先至會聽多啲你講既,用佢地易明白既方式令佢地明(我地)做緊乜野。例如扭波班、包糭班。目前我地喺黃埔、喺青衣都有做社區工作。」

游續稱,「香港既老人家好缺關心,尤其啲仔女掛住返工,我自己都係其中一個。老人家投畀保皇黨,唔單止係收左蛇齋餅糭要贖罪,而係當中真係有感情。所以區議會係打感情牌。同樣,我地講建構一個民族既意識,我地都係靠呢一樣野(即是在生活中與市民建立關係),去畀人知道多啲。」

入議會令香港人更有條件話事 並且監察政府

除了透過生活接觸與市民建立關係,游蕙禎稱,她希望可以藉著入議會,阻止香港被赤化。具體而言,要向市民講述理念、解釋政策,阻止政府的惡法,並以議員身份推動議會內外的抗爭,游蕙禎稱,這也是建立民族意識的一部份。

除了藉抗爭來團結民族,游直言,要利用議員身份令香港人更有條件自決,其實就是希望推動香港糧食、水資源自給自足,利用議員身份去研究如何做到自給自足;游認為,香港一向就有郊野公園、水塘,本來就有條件,「香港幾年內就可以做到食水自給自足」。

yau2

政府對市民施加制度暴力 市民可以武抗暴

說到議會內外抗爭,游稱,青年新政甚至可以「call人」包圍政府總部,「政府用制度暴力壓市民,市民可以武抗暴,這是對等關係;市民不須乞求政府。何謂暴力?政府、政權有武力而濫用,這才是暴力。市民赤手空拳怎麼算暴力?」

港獨/維持現狀? 令香港人有準備去揀

既要在生活中與市民接觸宣揚理念,亦要以議員身份推動香港人「更有條件話事」。問青年新政是否主張香港獨立?游蕙禎強調,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希望在這五年裡,給香港人有得揀、真的由香港人奪回主導權;使得決定權在香港人身上,由香港人自己決定前途。「如果呢五年咩都唔做,香港會赤化得更快,我諗好多香港人都唔想見到。」

回應「披著本土外衣的泛民」

對於有部份「老本土派」批評青年新政立場模糊,是「披著本土外衣的泛民」,游蕙禎稱,他們的agenda(議程)中,並不包括要強制別人當他們是甚麼樣的人,他們也不打算如此。游稱,青年新政成立的時候提倡「港人本位」,而他們在政策倡議過程中,也是以香港人的視點出發。「我們在做正確的事情。」

那麼游蕙禎怎麼定義本土派?「很簡單,即是為香港做事;所想的任何行動都是用香港人的思維去想,這就是本土派組織很基本的條件。」

游蕙禎說,她理解為甚麼有人質疑他們是「偽本土」、「立場模糊」,他們會思考如何改善。而以往泛民的往績不佳,入中聯辦談判、又「篤灰」,香港人被出賣久了,故此現在有新人出來,有人害怕被騙,正常不過。

但是游蕙禎相信,日久見人心。「做啲野出嚟,令人相信我地係佢地想要既人。」

家人擔心她像李波一樣

游蕙禎高中讀歷史科,讀到中共及其他共產政權如蘇俄如何對人民洗腦,那時她認為這些事情對香港人而言,遙不可及。但二○一二年的國民教育科爭議,特區政府製作洗腦教材並打算推行,游認為,政府已經「打橫嚟」,不聽市民意見,故此她發現只有抗爭才是出路。那時游讀大學三年級,參加了在中文大學舉行的罷課行動。當時她認為難得有一群學生領袖出來行動,直至二○一四年九月佔領運動爆發後,她對這群領袖的觀感則大為改變。

佔領運動被清場解散之後,游蕙禎參加傘後組織,成為青年新政一員,經歷地區工作、區議會選舉洗禮,正磨拳擦掌,為登上政治高峰、推動香港民族自決而努力。

游蕙禎上個月在機場三跑的立法會諮詢會上,斥責中共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為「中國籍殺人犯」,責備港府濫用「經濟發展」為由來斥責議員拉布、市民抗爭之時,卻為了接待這名中國籍殺人犯,令「工人停工四日」。這段影片大紅,但也令家人擔心她像李波一樣「被人間蒸發」。

必定要贏

問游蕙禎可有作最壞作算?「做呢一樣野,永遠只能夠諗住必定要贏,用100%的力量去做,希望大家見到我地做既野。」游蕙禎說。

相關訪問

專注做「核心既外圍」——專訪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