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思思:前學生代表,你們早就下台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樹仁學生會編委會總編輯吳桂龍將支聯會比喻為「鴇母龜公」,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孫曉嵐提出悼念六四是否要完結,導致一群「前大專學生組織成員」(簡稱前學生代表),打算於今年六月四日登報,宣稱「難以認同」學生。

前嶺南學院學生會長陶君行等泛民人士發起登報聯署,是因為「本土化」的十二大學生會沒有和泛民主派保持一致的舔共立場,沒有跪地乞求中共皇恩浩蕩,也不再為六四哭喪。

一大群「先人」突然跳出來,驟眼看來好像很威很勁很猛鬼,但細想一下,「前學生代表」是甚麼身份?既已不是學生,也沒權代表。不過他們以前習慣操控院校學生會的師弟師妹,使他們對泛民主派言聽計從、小罵大幫忙,但今日一切都不同了。這些泛民「前學生代表」正是由於失去對各大學現屆學生會的控制,才狗急跳牆,像鄧小平老人干政一樣跳出來喋喋不休。他們表面上要教訓各大學學生會,實則等於教訓投票支持本土派學生會的所有大專學生。

不聽老人話,不配做學生?

這群「前學生代表」在聯署稿中,思覺失調的聲稱,「學界一直堅持平反八九民運、毋忘六四屠城」。

「一直」的意思,是「持久不變」。現今經過民主選舉產生的十二大學生會,正代表著不同院校的學生,十二大學生會算不算學界?事實上,學界現在已經告別八九六四、離棄中國國族主義了。這群「前學生代表」若非語無倫次,就是說現在的學生不算學生,只有他們這群早已離校的「前學生代表」才是學生,而且還一直是學生的代表。原來在他們心目中,不當扯線公仔的學生會,連學生也不配當、要從「學界」中開除出去呢。

學生追求獨立自主 拒絕泛民綁架

新一代學生已經認知到,要中國有民主即是要徹底推翻中共,而要香港有民主只需要將香港與中國區隔、香港獨立,港獨總比推翻中共容易;在中共歷史上,中共放棄大片領地的控制權其實也不算甚麼奇事大事,何況香港只是中國領土的八千六百幾分之一。今日學生之所以要冷待八九民運/六四屠殺,就是不想再被中國國族主義綁架,更加不想被一群對中共奴顏卑膝的泛民主派繼續綁在「要香港有民主,先要中國有民主」的謬論怪圈,偏偏「前學生代表」就表現出一副綁匪控制狂的樣子。

「前學生代表」的社運CV已經貶值過期

「前學生代表」認為,學界應該繼續跪求中共平反、為屠城哭喪。問題是,現今的大學生,為甚麼要聽他們指揮?「前學生代表」憑甚麼可以號令、說服現今的學生?

據說這群「前學生代表」打算用自己的學運/社運史來壓今日學生;然而,單在旺角騷亂一事,有港大學生、仁大學生等被控可囚禁五至十年的暴動罪,而各大院校學生探討港獨思潮,亦被北京、特區政府恐嚇以叛國論處,今日學生為了香港前途而押上自由和生命的代價。當然,今日學生勇於推動本土風潮,也已經等於放棄了自己在泛民建制組織任職的機會──不像這些「前學生代表」,他們以前參加大專學生會,就已經等於找好畢業出路,亦即出任泛民政黨、工會、社運組織、福利機構的幹事職員。

泛民政客不必戴上「前學生代表」面具

敬告泛民「前學生代表」:你們不是學生,也不再是學生代表,學生會也不再是泛民政客的職前訓練所、校外人士操控的扯線公仔;你們不敢鼓吹港獨、不敢承擔被控「叛國」,也沒有被控暴動罪,不要拿那些陳年發黃的學運/社運CV來恐嚇這一代的真正學生。你們早就下台了。你們畢業這麼多年,難不成一世人只能拿個「前學生代表」的身份出來壓現在的學生?你們多數人明明是泛民政客,起碼也是在泛民機構出糧的,對本土派大搞政治鬥爭也非今日之事,但這次要躲在「前學生代表」的身份背後,吃北京六四亡靈的血饅頭,羞唔羞家呀?

作者:孫思思(現為香港大學學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