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意:過度捍衛何韻詩 是盲撐的表現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對Lancôme來說,它只是商品,是在消費市場中謀取暴利,有損公司利益之事一律割席乃商業機構的一貫作風;當一個品牌之下養活的是數以萬計的人口時,因為一個代言人而影響整個營業額時,究竟理性層面上要滿足員工的糊口,還是核心價值中所追求的自由、公義、平等呢?孰是孰非,各有觀點。

面對Lancôme所發之聲明及取消相關活動一事,明眼人也看出是涉及一場政治打壓,這場公關災難何止水洗不清,更造成全城嘩然,萬人齊撐何韻詩;更有網民表示,只要「李斯德林」有種用何韻詩,佢就會繼續用「李斯德林」。

當何韻詩被Lancôme欺淩時,為何全城會熱衷捍衛?是因為出言的是那班愚昧的中國人以致全城憤然?定還是由此至終是因為那是何韻詩?因為明星效應而已?定大家真的本從心裡是要捍衛個人的言論自由及政治立場?

恕我直言不諱,確實我只看到一種盲撐的表現。若香港人真心要捍衛個人的言論自由及政治立場時,打從早前的陳雲、鄭松泰不獲學院續約而失去教席的時候,最終香港眾志常委舒琪更讚好,表示「早就應該炒」的說話;當時的香港人也只是處之泰然,明顯地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姿態。

但為何今天的何韻詩更會獲得如此的厚待,絕對是一句撐何韻詩好比說撐陳雲來得輕易,至少不會俾世人所追擊及謾罵,猶如撐何韻詩更被標誌民主勝利的表現。面對這種消費模式,怪不得港人直也無法在爭取民主旅途中有所收穫。

面對著這種盲撐民主的心態,這只會造成一面倒的局面,以為爭取民主,實際是假惺惺作態。類同的事卻以雙重標準定斷時,表裡不一,虛偽的表現教如何說服民眾你在爭取自由公平的社會?

若然今天你是為了不被強權打壓何韻詩而作出聲討,理應你會為每一個被打壓的異見者而聲討;如果今天是因為純粹何韻詩這個人而不滿被Lancôme「封殺」而聲討,那你只是盲撐的愚蠢表現,而非你口中說的「捍衛香港人尊嚴」的偽善說話。

香港不只是只有何韻詩被打壓的。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