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博士:「香港語文」與通用唐文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old hong kong A poster in the subway ....

image by Danny

《粵典》創辦人擇言、網絡作家史兄、林非及「講故佬BookTalker負責人」Edwin四人,最近在平台project. HK籌款出版《香港語文──聽陳蕾士的秘密》,將一批中學中文範文,重譯為廣東話,例如《論語》、 〈六國論〉、〈孔乙己〉,乃至〈聽陳蕾士的琴箏〉, 目的為「推廣廣東話寫作...我手寫我心」云云(《本土新聞》亦有報導)。上述四人所欲推廣之「香港語文」, 同民初白話文運動一樣,皆以某種口語為文,與華夏道統切割,妨礙精微思考,結果粗野無文。須知道華夏三千年以來,言文從來不一,口語必然粗糙,須經提鍊方能入文。余所提倡之通用唐文,則文白粵交融,整合文言傳統、白話經典以及本土粵語特色,而余所主編之《粵辭正典》正追溯香港粵字粵詞與華夏優良傳統之關係。下文將以《香港語文》前言及其粵譯示範為例,說明「香港語文」與通用唐文之重要分別。

二零一四年,本人發表〈我手寫我口 香港會失守〉(https://www.localpresshk.com/2014/08/cantonese-culture/),
四人可能因此不敢標榜「我手寫我口」,代之以「我手寫我心」,其實本屬同一物事:「既然傾計用廣東話、口試用廣東話,但點解偏偏唔可以用佢嚟作文?」

美國獨立,何曾創造唯有美國人方睇得明的美語?

《香港語文──聽陳蕾士的秘密》主張全以港粵口語入文,用胡亂自創的怪字、別字、同音字書寫,其文字並含共產中文惡性西化現象,比起民初白話文運動以國語(普通話)為書面中文,異曲而同工,兩者皆以某種現代口語為文,與歷朝雅言經典決裂,與華夏傳統切割;惟白話文運動宗師胡適雖摒棄典故套語、對仗格律,但尚主師法古典白話文作品,如水滸紅樓之類,而共產中文及「香港語文」則對古典白話小說不屑一顧。

華夏三千年以來,言文從來不一,事關口語必然粗糙累贅、沙石俱下,須經過濾提鍊、處理昇華,方可入文。否則鼓勵思想懶惰,排斥精細思考,容易被極權政府洗腦。五四白話文運動將北方口語等同書面文字,最終產生殭屍扎腳布共產中文。近年的「香港語文運動」,或稱粵文運動,正在重複白話文運動的錯誤。更嚴重者,五四運動打倒孔家店,中共繼而將其推到極致,造成舉國道德淪喪,人心敗壞。香港難道要繼承中共去除華夏,重蹈中共覆轍?況香港獨立建國運動方興未艾,最需要深厚文化根基,針對破壞華夏文明之中共,然以口語代雅文,適足以挖空國族牆腳。此外,「要出本淨係得香港人識睇嘅書」,講到明要嚴格局限香港語文,令其無法通行四海。試問美國獨立,何曾創造唯有美國人方睇得明的美語?!

兼融中西本土成大雅天下之通語

另一方面,余所提倡之通用唐文,文白粵交融,上接三千年華夏文言傳統, 橫通古今白話經典,並加上本土粵語風情,西洋風流餘緒,而成大雅天下之通語。為承繼傳統經典,流通四方,通用唐文所用粵字多為本字,所用粵詞多為古文,顯示本土粵語同三千年華夏道統,一脈相承。

下文以《香港語文》前言及其粵譯示範為例,說明「香港語文」與通用唐文之重要分別。

《香港語文──聽陳蕾士的秘密》前言原文節錄:

香港唔應該係咁。廣東話作為日常語言,有認同感、有親切感,用嚟寫作行文,理·所·當·然...而家我哋四個──史兄、林非、擇言、Edwin,將香港人非常熟悉嘅中學中文範文改寫為廣東話版本,包括大佬級嘅〈聽陳蕾士的琴箏〉,仲有〈六國論〉、〈孔乙己〉、〈店鋪〉等共約二十篇耳熟能詳嘅文章。我哋希望透過呢個項目,推廣廣東話寫作...我哋亦想話畀大家知,廣東話寫作嘅水平,可以同書面語睇齊,甚至喺某啲範疇似乎可以做得更好...喺香港出書,係件戇居嘅事──過程煩瑣,回報又低,風險又高,分分鐘蝕到七彩。而家仲要出本淨係得香港人識睇嘅書,諗真啲真係超戇居。但我哋覺得,廣東話係香港人嘅文化瑰寶,好值得拎嚟發揚光大,而唔係成日妄自菲薄。

「香港語文」前言毛病舉要:

詞彙貧乏,例如:戇居、真係超戇居。

惡性西化,例如濫用弱動詞「作為」,硬搬英文介詞through「透過」。

寫別字、同音字,例如:「而家」應作「而今」;「戇居」本字戇瞿」(瞿,《康熙字典·目部·十三》瞿:《唐韻》九遇切《集韻》《韻會》俱遇切,音句[geoi3]。《說文》鷹隼之視也。《徐曰》驚視貌,會意。又《禽經》雀以猜瞿視也。《埤雅》雀俯而啄,仰而四顧,所謂瞿也。又《廣韻》視貌。《集韻》心驚貌。《禮·檀弓》曾子聞之瞿然。又《雜記》見似目瞿,聞名心瞿。《註》瞿然驚變也。又瞿瞿,驚遽不審貌。《禮·玉藻》視容瞿瞿。又瞪視貌。《荀子·非十二子篇》學者之嵬瞿瞿然。又無守貌。《詩·齊風》狂夫瞿瞿。《註》謂精神不立,志無所守。又《集韻》衢遇切《正韻》忌遇切,衢去聲。與懼通。恐也。《禮·檀弓》瞿然失席。《註》瞿,本又作懼。《前漢·東方朔傳》吳王懼然易容。又《集韻》訖力切,音亟。瞿瞿,居喪視不審貌。《禮·檀弓》瞿瞿如有求而弗得。徐邈讀。)

濫用民間俗字,自我局限,妨礙溝通,難傳後世,例如:我哋(本字我等)、嚟(來)、嘅(個)。

用語粗俗,不合語境,例如:「大佬級嘅」。

累贅重複,詞彙貧乏,例如:「非常熟悉、「耳熟能詳」。

學中共廢光明正大的華夏數目字,例如:「共約20篇耳熟能詳嘅文章」。

通用唐文版:

...香港不應如此。廣東話乃係港人日常語言,備受認同、感覺親切,用以寫作行文,理所當然...而今我等四人,史兄、林非、擇言、Edwin,將香港人耳熟能詳之中學中文範文改寫為廣東話版本,包括惹人爭議之〈聽陳蕾士的琴箏〉,以及〈六國論〉、〈孔乙己〉、〈店鋪〉等,共約二十篇。希望以此項目,推廣廣東話寫作...亦想話畀大家知,廣東話寫作水平,可同書面語睇齊,甚至在某的範疇更好...在香港出書,本已戇瞿,過程煩瑣,回報又低,風險又高,分分鐘蝕到七彩。而今尚要出本唯有香港人先始睇得明的書,簡直不知天高地厚。但我輩以為,廣東話係香港文化瑰寶,好值得發揚光大,而不應妄自菲薄。

文白粵交融舉例:

而今、我等、本已亦文言亦白話文。係、畀、先始、戇瞿為粵語兼文話(戇瞿,音戇居,二字各為古字,惟此組合為粵語所獨有)。如此、尚要、我輩、妄自菲薄係淺白文言。簡直不知天高地厚、發揚光大係雅順白話文。

《香港語文──聽陳蕾士的秘密》粵譯示範:

子曰:「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述而〉第七)

孔子話:「君子份人坦率、氣定神閒、悠然自得;小人份人城府深、諗太多、計嚟計去、𢲡埋口面。」

評:坦蕩蕩亦係通用成語,毋須再譯。「份人」在此屬冗詞。「諗太多」的「諗」讀審,錯別字,正寫「恁」(恁,念也,思也。日母,上古「娘日歸泥」)。「計嚟計去」的「嚟」本字「來」,一音之轉而讀黎(一字數音係漢字特色)。「𢲡埋口面」的𢲡,正寫「揦/攋/剌/瘌」。

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小人反是。」(〈顏淵〉第十二)

孔子話:「君子會幫人成全啲好嘢,唔會幫人成全啲衰嘢。小人就啱啱相反。」

評:「成人之美」已係通用成語,毋須畫蛇添足,譯成累贅粵文。

所謂「香港語文」滿紙荒唐語,一匹殭屍布;都云作者痴,無識書經義。若僅效那香港潮語字典字卡,戲譯名篇,攪笑一番,則亦無傷大雅;但以此取代正統文書,則萬萬不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