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天賜:只剩港人傳承廣府話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劉天賜:只剩港人傳承廣府話

香港,開埠於今一百七十五載,絕大部份居民說廣府話。這就是香港母語。

英殖年代,買辦階級,假洋鬼子,高等華人以言英語為榮,只在唬人及炫耀身份場合滿口胡言,私下枕邊蜜語,囑咐下人,思想抽象,以至辱罵奴才皆應用母語廣府話者。

因為廣府話活潑、簡潔、傳神。那得理會這是方言定係官話?白貓黑貓捉到老鼠就係好貓。

舊日廣州聞人,廣東四大狀司:何談如,陳夢吉,劉華東,方唐鏡。何淡如善於運用廣府話作對:『三星白蘭地,五月黃梅天』、『有酒不妨邀明月,無錢那得食雲吞。』、『四面雲山誰作主,一頭霧水不知蹤。』、最有人知的:『一拳打出眼火,對面睇見牙煙。』都是日常廣府話入對聯。

翻開《嬉笑集》真係唔笑都幾難,全部以廣府話入詩,並非新詩之詩,乃係合乎平仄,並且有上比下比之詩體。可見廣府話並不庸俗,雅俗共融,雅俗共賞。

『六年不見先生面,今見先生重冇鬚,識透舊肴唔合炒,怕同新鑊湊埋撈。風車世界啦啦轉,鐵桶江山慢慢箍,眼鬼咁冤唔願睇,暫時詐醉學糊塗。』此詩名《贈友》乃廖仲凱兄長,廖恩燾世伯所寫,見於一九四九年九月香港印本。

廣府話可以寫成如此,外江佬或普教中鼓吹者有何聲音可言呢?

吾友曾焯文君,文學博士,服務社會,作育英才,對廣府語文尤熱心研究,屢次不厭其煩指導兄弟廣府字的原字原義。感激不盡。感到香港人原本就是說廣府話,於今時今代,唯有我們始有資格,有承擔,有使命傳承此寶貴而實用之語言,文字呀。故受囑為其大作寫序。只望各位讀者亦出番一力,傳承我廣府語文。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