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燒出了一種做中國人的感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盧斯達:燒出了一種做中國人的感覺

做中國人的感覺,大概就是如此。一場大火,燒了兩日,連消防員都死了兩個,久治不癒,政府近乎一聲不響,全由訊息混亂、公眾恐慌;溫情款款的普通人走去送水送物資,圍觀、口耳相傳消防員不能高揚的憤怒。

然後政府慢條斯理的出來開記者會,卻盡是官腔的無意義口部運動,不回答公眾真正關心的問題。為何有人死,為何繼續派人入去無人悶燒的火場,為何不疏散附近居民,為何無謂的犧牲人命。至低程度,為何不向香港人講一句,不要再圍觀、自拍、送物資,請相信消防員的專業?

一些飽衣暖食的官,出來說煙霧無害、樓宇沒問題,冷靜、專業,好像完全感受不到外界焦急如焚。這又的確沒甚麼好說,一般現代的民主政府,救災不力,整個執政黨都會受牽連;但梁振英政府連七十日佔領都撐得過,確實不需要太理會香港人的要求。

所謂做中國人的感覺,大概就是如此。天災發生,迅速變成人禍。官員懶理,民眾圍觀、當事人無助,卻又麻木,連自行疏散都似乎沒有,好像人人都要有命令才會move;還有傳媒煽情的報道、我們的淚花——所謂做中國人的感覺,大概就是如此,一切實在的東西,都沒有進展;旁枝末節,卻發展得繁花茂盛。好像旁觀剝皮之刑,十分奇情,華麗的血淺、閃亮的水銀、滑溜的人皮。一看,那人皮原來是我們自己。鋪陳出來好像一場盛宴。

太平無事的時候,我們還能說,香港自香港,中國自中國。但死人冧樓的時候,我不能否認,香港真的已經回歸中國。官僚、非人、無助、憤怒、等待冧樓,如此磨削人的靈魂。

一些中國人對香港人的不滿,略知一二,但他們永遠一臉無罪(innocent)。挾虛構的中華民族主義,怎麼都認為香港「回歸」是美事一樁。現在問題百出,只是一國兩制的新制度,需要磨合,問題可以解決。但有些問題永遠不會解決——當中國不認為這是一個問題,而是國情的時候。

中國欽點的政府,帶給香港人將近二十年的災難。中國人聞之,還是那一臉無罪,不明白你們為甚麼憤怒。就好像呂大樂那一代人,也是如此無罪而傲慢的說,確實不知道現在的人憤怒個甚麼。

如果中國本身就是問題,她自己當然不會承認。從中國人隱瞞疫情,搞到SARS傳入香港,到港共治港救災不力,中國每一次都是那張無罪的臉。

中國人大概永不明白,或不肯相信,九七年前異族統治的英國政府,背後是聯合王國的民主政府,前面是幾百萬主要是華人的異族居民。即使是外來統治者,都比「一國兩制」的特區政府有所顧忌、要顧民意。

所以我真的想像不到,特區政府做得再差,再多消防員死,又會對他們的仕途、十幾萬幾十萬的月薪有甚麼影響——畢竟好多如今喊苦喊忽的人,在多次可能影響這些庸官仕途的變故中,都很「中立」,大喊過要「對準政權」,不能破壞運動。所以每一個特區港共的官都可以做得更差,因為他們的位坐得很穩。

無謂靠政府,自求多福。屌。連自救這一個心態,也很中國人。所謂做中國人的感覺,大概就是如此。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