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參加港大六四晚會 五代香港人論港人前途——港大學生會 六四廿七周年晚會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13348778_10153621536436935_1458908560_n (1)

圖片來源: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Betty Tam/報導

港大學生會作晚於港大黃克競平台,舉行六四廿七周年晚會。晚會主題為《六四屠城血未乾 港人前途在何方》。港大學生會指,作晚的六四晚會約有一千人參加,人數與預期相約。

晚會有兩個主題,一方面向六四死難者以及抗爭者致敬,另一方面,以六四作出發點,以不同年代的香港人,商議香港的前途問題。

第一部份,由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在台上宣讀六四宣言,並帶領台下就六四默哀。她指出六四是香港人主體意識的分水嶺,一方面催生香港本土意識,同時捆綁港中兩地人民命運,扼殺香港主體意識。所以應藉六四屠城重鑑歷史,除去一直以來愛國框架,並藉此建立香港主體意識的道路。

第二部份二的論壇中,論壇以《五代香港人:我們的前途問題》為題,邀請作家李怡、資深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資深傳媒人王慧麟、土地正義聯盟執行委員朱凱迪及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就香港前途問題討論。

嘉賓李怡指出,六四的對於香港意義特殊,港人自中英談判以來亦未有角色,對於前程以及身份認同亦是「等死」的狀態。所以當年六四發生後,喚起了香港人作為中國人身份的認同,並藉寄望透過中國爭取民主,同時為香港帶來民主,作為香港前程的出路。但經過多年變化,香港人已清楚了解到中國的真面目,更應藉此建立香港人自己的角色,以香港人的身入參與,並決定香港的前途。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不應將中國及香港前途,放在領導層霎那開明上,亦不應停留在六四的悲情下。並提出所研究的「新三民主意」,透過人民去改變政府,並去增強自己的國際實力。但對於勾結外國勢力的指責,劉指,「如果你話我勾結外國勢力,我可以唔勾結外國勢力,我淨係勾結台灣勢力。喺你哋概念下,台灣唔算外國啦?」

傳媒人王慧麟稱,過去在二十多年多只去過維園悼念一、兩次,對於儀式不甚喜歡。但他認為討論及香港人前途問題時,香港人亦應認清英國的殖民管治對香港前途的影響性,英國當年的殖民政策對於香港人的前途亦佔一個相當重要的地位。他亦呼籲同學如果希望「去中國化」,就更應對中國有所認識,並建立新的中國論述。然後才會令香港擁有一個更好的主體意識。

土地正義聯盟執行委員朱凱迪指,他多年來亦有參加六四集會,並指香港人自1989年以來,已開開始思考「這個城市屬於邊個?到底我們可不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呢?」。但他指出,近年社會出現一種極倒退的意識,甚至出現「anyone but CY」的說法。在現時自決前途的聲音下下,港人分成了不同派系,分野是需要的。但更要的是反思如何才能重新走在一起,形成更強大的力量,並令香港人以社區討論模式重新成為主動的民主參與者。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發言指出,六四晚會蘊含數以十萬計的參加者,是強大的政治能量,但過往多年的六四集會把焦點放於舉燭光悼念的情感面向,或是「建立民主中國」的國族認同面向之上。所以他認為香港人應重新審視六四其政治面向對香港政局帶來的影響力才是首要,而非把討論放於應否悼念六四或是如何悼念上等形式問題。他續指,把討論的核心放變成悼念還是不悼念,舉蠟燭還是不舉蠟燭於相當無意義。而且把六四集會焦點停留在「建設民主中國」、「我是中國人」的層面,亦是絕對不足夠。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