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丹:支聯如納粹,司徒如希魔——香港的Vergangenheitsbewältigung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hit

德文有個詞語,「Vergangenheitsbewältigung」,中文意謂「克服過去」,就是德國戰後要克服納粹這段難堪的大德意志歷史,否定希特拉。遺忘只會令民族重蹈覆轍,因此德國人並沒有遺忘,而是面對歷史,反覆地提,反覆地分析、譴責。

蔡耀昌說「最想遺忘的是中共」,戴耀廷說本土派要跟六四「切割」,張秀賢又說本土派要「遺忘」六四,也就是大中華主義者砌本土派生豬肉的一貫手法,打稻草人,硬屈本土派投共。

其實張秀賢引用得好:「遺忘歷史的民族沒有未來。」香港民族,不是「遺忘歷史」,而是「克服歷史」,經歷自己的Vergangenheitsbewältigung,要克服那段負累般的大中華膠歷史,重新建構屬於香港民族的史觀,其中一段要克服的歷史就是六四,否定支聯會,否定司徒華。

那代表遺忘六四嗎?大中華派到底知不知道「遺忘」是甚麼意思?支聯會真當自己是上天下地唯一六四代言人?大學學生會做了甚麼,令大中華派大罵「遺忘歷史」?不就是不去支聯會每年一度,被稱為「威力超強」但點了廿七年共產黨仍是紋風不動的燭光大會要另起爐灶而已。年年行禮如儀,相對於學生會搞論壇,哪個更「遺忘」?

香港處理六四的方式本就超錯。一九八四年簽了中英聯合聲明,香港人基於當年對胡趙政權的表面開明接受投共命運,可是六四後甚麼大話都穿崩了。但民主回歸派應對方式,不是基於對共產黨的新認知而重新推動香港命運選擇,而是透支香港政治能量,無限量「支援中國愛國民主運動」,將香港推向今天的深淵。

可以說,香港落得被中國殖民侵略的下場,六四就是轉折點,六四、支聯會宣揚的國民黨式中華民族主義,更如冤魂般纏繞香港人的自由精神,使之不得民族覺醒的湼槃解放。戴耀廷說得不錯,香港與中國的民運有段時間交叉重疊,香港民運也算是第一代本土意識,but so what?第一代工業革命用蒸汽機難道你現在還用蒸汽機?邱吉爾帶領英國打贏二戰,不又是立刻敗給工黨丟掉唐寧街10號?偉大的民族就是要對恩人忘恩負義,即使六四、支聯會,過去對香港恩惠多大,要反時就應毫不猶豫地反,更何況不是?

為中華帝國宣揚中華民族主義、麻痺香港人獨立反抗意識,逼使港人投入熔爐般的中國民運,謊稱中國有民主香港也有民主,跟任內完成德奧合併的奧地利總理英夸特無異。說支聯會如納粹黨、司徒華如希特拉,不是說他們同樣向人民施暴,而是他們都是香港要克服的過去。

香港人要對抗的,早就不是區區中共、區區專政,而是像當年安南,像二徵姊妹、李賁、吳先主那樣,要將北方入侵者連同為其搖旗吶喊的蛇蟲鼠蟻掃地出門。獨立,由重塑史觀開始,這就是對六四Vergangenheitsbewältigung的真義。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