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光:打假和尚應該 毀漢傳佛教不該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budd

近年中國偽僧在世界各地行騙,惹來各國傳媒報導。幾個月來香港有民間組織自發打擊這種集團式詐騙案,實屬難得。然而,當中參與者有些是斯里蘭卡系南傳佛教信徒,其中有人以南印及東南亞習俗為據,而謗稱漢藏出家人不守戒律。更甚者,有斯里蘭卡佛學博士郭兆明君借打擊偽僧,而斥大唐玄奘法師塗毒華人凡千年,筆者不禁驚訝。

為免讀者以為不遵守南傳佛教的出家人為偽僧繼而對佛教產生誤解,本文會略說南北戒律分歧之歷史源由及大乘之背景。

戒律不同 非始今天

佛陀於菩提樹下證道不久與其五位弟子組成僧團,本來並無戒律。後來亦只有「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為戒。到後來佛教聲勢漸增,僧團亦有較多前所未見的問題出現,佛為防止這些問題再現而訂立戒條,此為出家戒之由來。

佛滅後不久(若公元前四百八十六年),本來是單一團體的僧團變為兩派,分別是較年輕、開明的「大眾部」及較年長、保守的「上座部」。佛在世時,戒律都可由佛陀闡釋及抉疑,但佛滅後戒律闡釋權就歸到僧團手上。可見,「大眾部」當會對戒律持犯稍為寬鬆,「上座部」必對戒律從嚴,此為不同部派有不同戒律之始。

後來,這兩派內部亦因戒律闡釋問題而多次自我分裂。漢傳佛教的戒律主要依上座部系的法藏部,及後在唐朝發展為《南山律》。而同為上座部系的赤銅碟部因在師子國(斯里蘭卡)的關係,與印度大陸佛教有所區隔,其戒律保存了較古老的行持。後來赤銅碟部傳遍泰、緬、棉、遼及中國西南部等地,現今漢人多稱之為「南傳佛教」。

時移世易 戒律有變

佛教來到有深厚文化的中土,不得不在一些地方妥協:如印度僧人常要袒肩,在較保守的漢地亦只好捨傳統袈裟而另製僧衣;或如僧眾依照戒律須外出次第托缽而乞,但中土民風蔑視行乞而令漢傳佛教改變制度。及後唐武宗會昌法難(公元八百四十五至八百四十六年),多所寺院毀於一旦,不少能捱過法難的寺廟均為奉行《百丈清規》農禪制的偏遠禪寺,農禪生活亦為漢系佛教(包括韓國、日本、越南)的修行特色之一。

雖然,寺院屯積田產而引起不少糾紛,但若唐朝僧人在法難期間不作調整,今日香港會否有佛教?

變化取捨亦非華夏獨有。佛制規定,僧人不得觸碰金錢,亦不得明示或暗示施主如何捐贈,故東南亞國家寺院多聘請在家眾為「淨人」處理財務。問題就來了:戒律對「淨人」有嚴格要求,其中「淨人」須屬自願性質,若如現今泰緬等地向「淨人」支薪,是否合乎戒律成疑。有甚者,不少南傳佛教僧侶在特定情況仍會攜帶金錢(如出遠門)。有些心懷敵意的南傳佛教徒因為見有偽僧在街上乞錢而大肆借機批評漢僧不守「不觸金錢戒」,不單妄顧現實,卻不知搬出南傳寺院使用「淨人」難以完全如法,往往是五十步笑百步而不自覺。

讀戒禁忌 非華人創

佛教戒律除了有些是須絕對從嚴外,大部分只會在特定地方或持某些心態才算犯戒,有犯者亦有輕重之分,即所謂「開遮持犯」。如犯淫戒者,一般要逐出僧團,但若僧尼是被逼應作何論?那就要視乎被威逼者有否於行淫時生歡喜心。故此,為免一般社會大眾誤解戒律解而對僧眾有所毀謗,古代印度佛教則禁止比丘向在家人或沙彌講比丘戒。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云:「毗奈耶教是出家軌式,俗不合聞。」龍樹《大智度論》說:「毗尼中說白衣不得問律。」可見,印度已經有禁止在家人學律,漢傳佛教禁止在家眾學律只是隨順古風。南傳佛教對學習戒律態度較為寬鬆,也許是其教法所流行地多有出家而還俗者,要禁止在家人知律也禁不了吧。

大乘教法 事出有因

從歷史角度看來,血肉之軀的佛陀並未宣說大乘教法。若只提及佛經,佛親口說的恐怕只有《阿含經》(漢傳佛教所傳)或巴利經藏(南傳佛教所傳)。依《大智度論》所說,大乘經典是後來由彌勒、文殊所結集。這一說當然屬宗教信仰,卻因佛入滅已久,依苦、空、無我的聖人入滅後又不會再來人間,那以後又有誰能如釋迦牟尼佛般證道而廣傳佛法?既然佛教認為過去有佛、未來亦有佛(印度的聲聞學者更認為有十方佛),何故《阿含經》並無明示成佛之法?故依據《大乘莊嚴經論》,大乘經的出現似乎有其必須性。

如論中討論到「聲聞乘若發心、若教授、若勤方便,皆為自得涅槃故」。亦即是說,《阿含經》都在講無常、苦、空、無我(巴利聖典無「空」),聞者往往都對生死厭離而欲盡快解脫。如果說修《阿含經》兼發大心就能成佛,為何《阿含經》又廣說苦而令人欲快快入滅?又如古代乃至今日,多少歷史學家以為大乘經是由外道(非佛教徒)所作,但《大乘莊嚴經論》卻說:「外道制諸論,彼種不可得,是故不行,由彼不行,故是佛說。」外道不了解佛教,甚至毀謗佛教都來不及,又為何會有外道冒名偽作大乘經典而令佛教得益?

《大乘莊嚴經論》亦有針對整個佛教信仰而作出辯解,如說:「若此大乘非是正法,何故世尊初不記耶?譬如未來有異,世尊即記,此不記故,知是佛說。」就是說,佛在世時預示僧團如何分裂、何時有惡王毀壞佛教等。如果大乘教對佛教有大害,為何佛不一早說?因篇幅所限,不能在此深入探討「大乘是佛說」這個千年老問題。總之,大乘教之爭在古印度已

有之,大乘佛教出現是客觀上令佛教徒覺得人人或能成佛。大唐三藏玄奘法師所譯的《瑜伽師地論》〈攝事分〉有很多篇幅解釋《雜阿含經》(《雜阿含經》與南傳《相應部》基本相同)。如郭大博士說玄奘所譯的梵文全屬偽典的話,《瑜伽師地論》又為何要引人學習聲聞乘的基本經典?再者,奘公歸國後令大唐學風一時無倆,不少外國學僧因傾慕長安佛教而到大唐留學,促進了前所未有的華夷文化交流。要借打擊偽僧而抹煞奘公對華夏的貢獻,甚為不妥。

民間期許 異於戒律

筆者認識一名華人出家人,主要學習藏傳佛教,但有一陣子喜歡穿漢僧的長卦。一日,他與友人用膳,但如一般藏僧一樣沒有戒除腥葷。剛好有一位漢傳佛教長老同到餐廳用膳,看到有出家人食肉時表情驚訝(雖然這位吃肉出家人並未違犯佛制)。事實上,佛陀禁止了出家人持素,原因是古印度只有祭司階級吃素,如出家人持素的話就不能接受一般人的供養,這些人便不能積福聞法了,故此南傳僧人都不持素。然而,漢傳僧團持素已一千多年,華人民間早已把佛教等同素食,如果香港有穿漢傳僧袍而當眾吃肉者,信奉南傳佛教之人會否第一時間認為他是偽僧?或若見到某寺某僧掉棄大量食物,會否認為該寺該僧不懂惜福、違反佛制?可是根據斯里蘭卡的戒律,寺僧不可蓄留宿食,否則犯戒。

佛教在漢地已二千年,南北朝時由杯渡禪師傳入香港屯門,距今一千五百年。香港寺廟道觀,不論佛道亦常見有人誦持玄奘譯的《般若心經》。每年農歷七月拜觀音所化鬼王,亦是間接由佛教傳入的本土傳統。如果以打擊偽僧為藉口而狹隘地採外國戒律規範本地出家人及信仰,是否有矯枉過正之嫌?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