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中國」是從五四到現在偽啟蒙的產物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54

網絡圖片

五四運動九十六週年剛過,這號稱是「中國」的一場啟蒙運動,但此說法假設了大中國主義史觀,也即是說中國有五千年,這五千年期間中國人都活在封建社會中,而五四運動則是令中國人覺醒。抗議西方國家在巴黎和會中欺侮「中國」的學生匯集啟蒙能量,破除封建,並將古老中國帶到現代。

杳無音訊的德先生(民主)與賽先生(科學)

不過,更正確的說法也許是「中國」本身是偽啟蒙的產物。受到了陳獨秀等人的影響,當年的五四運動高舉「科學」與「民主」,是那一代年輕人受到思想衝擊下去認真反省的一段覺悟時期,但這不是什麼所謂五千年來中國的啟蒙。在中華民國成立後,中國才在支那的土地上正式出現,中華民族被虛構出來,中國人的身分認同才慢慢被形塑。然而,中國人身分認同的形塑過程並沒有注入啟蒙的元素。

如果德先生(民主)與賽先生(科學)真的出現在當時剛誕生的中國,這將會產生相當關鍵的影響,然而,兩位先生在中國杳無音訊。「科學」不是支那土地上向來高舉的科技發明,其真諦是求真及尋律;「民主」不是支那土地上習慣你死我活的權力鬥爭,其基本元素是包容及尊重。可嘆的是,到目前為止,「中國人」的身分已被形塑,但仍未真的啟蒙。談不上「科學」的原因是欺騙、造假、抄襲、仿冒已經崁入在中國人的民族特性裡,在中國談不上「民主」的原因是容不下反對者,以及對人的不尊重已經成為牢不可破的特性。最眀顯的例子是國共內戰雙方展現了你死我亡獨霸天下之野心。

大中華主義下的偽啟蒙

啟蒙是現象也是過程,沒有西方非西方之分,但西方所謂的啟蒙運動之重要意義是人意識到可以掌控自己的命運。先是從「盲目」的宗教信仰釋放出來,新教的倔起當然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個人對上帝的信仰從天主教的專制中釋放出來,走向個人主義;其後在持續世俗化下,個人逐漸意識到可以決定自身的命運。

相對而言,五四運動最不幸的地方是孕育了以大中國為基礎的民族主義,大中華主義正是偽啟蒙的產物。很顯然,不管是在國民黨還是在共產黨底下,所謂的中國人大部分不單不能掌握其自身的命運,連想要做到這一點的意圖都沒有,實際上是甘於自我奴化的狀況。三民主義中實際上能發揚光大的正是民族主義,馬列主義在共產黨拿下統治權前鼓吹民族解放,贊成圖博及台灣等地民族獨立,但打敗國民黨奪得政權後卻回到大中華一統思維底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