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袋巾不掩奴性 灰色地帶滅盡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ggg

張德江訪港三天,盡滅香港的灰色地帶,分出了獨派和統派。泛民主派——特別是公民黨——去見張德江,出來之後,梁家傑對會面大讚特讚,又說如果早點溝通,香港不會淪落至此。梁家傑劉慧卿何秀蘭都叫做民意代表,飽讀詩書,出國見過世面,但一見到皇帝特使,骨子裡的奴才DNA就爆發出來,快感充昏頭腦;有得見一面,自說自話,就好像是受到寵幸而不勝自喜、黃河泛濫。

戴著袋巾,不代表已經脫亞入歐,進入西方民主的殿堂,心裡還是一個一見官老爺就下跪的奴才,老爺心裡有他一個位置就夠了,好像一個委屈的小妹。雲雨之後,她嬌語:老爺,你現在拿奴家怎麼辦了?一班有真實民意支撐的代議士,在態度上應該跟對方平起平坐,不然兩制又是甚麼呢?但中國人一見能話事的,儀態盡失之餘,卻換不了任何承諾或者改變,已經好高興了,好像一隻發情的貓公,尾巴和屎忽的毛都豎起來。

泛民此刻幻想,中共的協商統治階梯之間,自此有了泛民的位置,以後中共做事,會聽取他們的意見。這種溝通和收風,是跳過立法會機制,是中國那種「八大民主政黨以共產黨為首一齊協商」的擴張,是從上而下的。議會的尊嚴可謂一掃而空,一國兩制是由自己人打破的。

張德江來香港,是殖民地巡視軍事佔領區的陣勢。希特拉巡視被佔領的法國,也不用像習近平落區的時候那樣裝作親民。張德江重提「抗疫勝利」,也就是當面給香港人一巴掌。中國佔領香港,現在是戰爭時期,張德江來,是在亂局中再確立規則,那個規則就是中國的直接管治,改土歸流,大舉殖民,卻假裝一切無變,風和日麗。

有人問為甚麼非泛民政黨,沒有任何表示。

問題是,對方要演一場「香港太平無事」的戲,只有一隻手掌拍不響,要有泛民那些人去示威、抗議、被捕,做不越雷池的無害抗議,這才是「正常」,戲才能演下去。經此一役,泛民主派也正式成為中國特約的政治演員,用來妝點香港仍有兩制、仍未被直接管治、這裡沒有殖民清洗。

你說我有甚麼辦法?至少,我們可以不跟他演這場戲,不去一齊粉飾香港太平,至少我們能這樣做。消極抵抗強姦,好過積極配合。但泛民怎能不搵食,所以他們接了這個job。一切好似沒變,但一切已經改變,泛民主派正式成為中國異族統治的陪襯,「民主」與否,正式從香港的政治光譜中消失。此刻這些沾沾自喜、自以為有了「位置」的人,統一戰線了,頂著「民主」的光環,用代議士的身份拋棄代議制,泛民爭取民主的路,至此行盡。

以後政客還能混跡,統獨不取,做中間超人嗎?門越來越窄,局勢越來越分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