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ke Li:靈知主義就是唯心神秘知識——回應安德烈《基督宗教沒有「神秘知識」》

Share This:
  •  
  • 6
  •  
  •  
  •  
  •  
  •  
  •  
  •  
  •  
  •  
  •  
  •  
  •  

li

回應安德烈的《基督宗教沒有「神秘知識」》。「靈知」(Gnosis) 並非世上任何知識,那是靠著個人內在的自性覺醒從而與神性結合之神秘經驗。

「靈知」之源

「靈知」並非源自希臘概念,早在舊約時代尤以《智慧文學》以及《死海古卷》記載,希伯來文的「靈知」 (Da’at)、「悟性」(Binah) 與「智慧」(Chochma) 三一智慧自古就流通於猶太古代列祖、先知和聖殿中的祭司間,是與神性合一之鑰匙。希臘文的 Gnosis 一如基督教常用的 Logos (道),在當時希臘化時代的學者均會借用希臘文詞彙去解釋一些猶太獨有概念,而這些字未必與其希臘文意思完全貼切。

教父與靈知

靈知是早期基督教核心秘傳,得著靈知的信徒保羅稱作「長成的人」《林前 2:6-7》或「屬靈信徒」(Pneumatics)。第二世紀教父華倫廷教父指靈知是關乎宇宙屬性的唯心知識和觸覺,籍此而達至救贖。早期基督教教父阿歷山大克利門則指靈知乃是基督信仰的刻心,是使信徒得以完全的途徑。

直到第五世紀東西教父依然各自提倡著不同屬靈知主義學說,靈知主義與所謂正信間本身是千絲萬縷,從來也不可能釐清和分割。第二世紀小亞細亞提阿多達如此簡明地`總括「靈知」的意義:

「靈知能讓我們自由,從而得知我們原是誰,我們成了什麼,我們原自那裡,我們被放置在那裡,我們將前往那裡,我們如何被釋放,生是什麼,重生又是什麼。」

從一九四五年出土的《拿戈馬第古本》可見靈知派極力譴責當時原始正統教會 (Proto-orthodox) 因盲從信主得永生而形成殉道潮,靈知主義認為這樣殉道既是愚不可及亦根本無法復活的,是原始正統教會對「生」和「重生」的錯誤理解所致的歷史悲劇。

終結就是始端所在

靈知文獻從沒提及末日論、基督及新天新地再臨之說。他們提倡真正的重生的是認識太初的自己而得到釋放。在《多馬福音》耶穌指已揭示始端的人,並無須去探尋終結,基於「終結就是始端所在」。

新約本身就是神秘知識

靈知派不以新約及靈知文獻為無誤經典,經典只是個人不同選擇的啟悟,新約本身蘊藏很多靈知主義的教導,是不能單以文字表面理解,而是藉著秘傳特定「屬靈釋經法」 (Pneumatic Exegesis) 解讀出其比喻深層靈意,新約本身就是神秘知識。

神等於魔鬼?

靈知文獻從沒出現邪惡的魔鬼撒但這個概念,又何以指神是魔鬼?反之他們一如保羅在《以弗所書》 2:2 及 6:12 相信有一眾創造及主宰物質世界操控人類的空中掌權者,《加拉太書》3:19-20 設立律法的多位中保,他們作一切的目的純粹是為要阻撓世人自性的覺醒,耶穌在《救主的對話》指那時當人們覺醒後就會「反過主宰他們」,瓦倫廷派解釋他們的作為出於無知多於絕對邪惡。

古猶太女神復興

智慧女神 (Sophia) 乃源自舊約《智慧文學》中擁有獨立女性神格的智慧,《箴言》8 章的「我 ─ 智慧以靈明為居所,又尋得知識和謀略……在耶和華造化的起頭,在太初創造萬物之先,就有了我。」這裡指智慧在神創造萬物之先已存在,是耶和華外的另一造物者,以自己為世人母親賜予眾生生命,亦是膏立眾王的「生命樹」《箴 3:18》。

《德訓篇》之第二十四篇指「智慧」為「在一切創造之先的首生」,是「純愛、敬畏、智德和聖愛的母親」和「當受讚揚者」;《智慧篇》六至十篇指「智慧」是「造萬物的技師」及「統治所造的萬物」,在第八篇她更記載著「以她那高貴的身世為榮與神生活在一起,萬物之主愛慕著她」,以示她作為神的妻子的身份。靈知主義所提倡的就是修復古猶太「智慧傳統」,在多馬文獻常稱為「智慧之母」。

智慧女神並非如一些一知半解的人以為是靈知主義的「最高神」,一如「智慧傳統」女性神格「智慧」與「道」兩者共同分享著「神之首生」、「第一序」、「神的代理人」和「人神間的中保」的身份,《約翰福音》作者在使用「道」一字時必定認識這些定義並在這些基礎上成書。靈知主義相信最高者乃是以否定神學闡明超越「神」不可思索的無名之源,祂是眾生一切的緣起,一切都在祂裡面。

英國循道衛理會傳道人 Margaret Barker 就在《主的母親》一書中提出:「靈知主義認為《以賽亞書》中神宣告自己為獨一真神和造物主是狂妄自大的,他們並多次憶述母神是怎樣自聖殿被移除。對他們來說,巴比倫流亡時代以後的耶和華,是外來神和專制者,顯然是第一聖殿傳統繼承者對抗公元前五世紀申命改革一神論的自然反應。呼應德國神學家 Gilles Quispel 所言:『靈知派針對的是創造世界和頒下律法的猶太神,這樣的教義極可能就是植根在古猶太傳統。倘若被被擄回歸後的猶太人離棄了祖傳的信仰,強行加入他們新版本的摩西律法,追隨《以賽亞書》宣稱耶和華是唯一造物主,如此第一聖殿傳統極有可能就是靈知主義的根源。』 」

專裁者往往把自己神化,自視為唯一真理,排除任何異己

著名歷史學家 Elaine Pagels 在《靈知福音》一書中提出了更獨到的見解,早期羅馬教權的伊格那丟及克利門提倡既然神是有一位,故此主教亦該只有一個,主教是神的寫照,那麼神如何主宰天國,主教就當有相同權力主宰地上信徒群體,當時靈知派認為這是無稽之談,便以空中掌權者宣告「我是嫉忌之神,除我以外別無他神」來諷刺獨裁專制的掌權者往往喜歡把自己神化,自視為獨一的主宰和唯一的真理,排除任何異己,只顧鞏固自己的權力,蒙蔽及欺騙群眾去服從他。

歷史性耶穌,還是萬有一體基督?

靈知主義沒有對立的天國和地獄觀,只有終極無暇萬有一體的「豐溢界」(Pleroma) ,保羅在《哥羅西書》2:9 原意為「整個神性的豐溢界都在基督一體內」。而保羅在書信中對耶穌生平毫不知情,在《哥羅西書》3:11 則指「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哥林多前書》 15:28 則籍著基督的歸服「叫神作萬有中的一切」,信徒作為不可見之基督的身體各部份,從而在基督裡合一,保羅所信奉的乃是異象中萬有一體的宇宙基督,而非歷史人物的耶穌,就是「靈知基督」。

靈知派及不少基督教教父如舉足輕重的俄利根、貴格利和塔爾索的狄奧多等均相信眾生在地上輪迴中學習便達至至太初完美一體狀態,普世均得到救贖,沒有人最終無止在永火永刑中煎熬,稱為「萬有修復論」 (Apocatastasis)。

無所不在的智慧女神

靈知主義主張萬有在神論,既不是全然否定世界,卻是主張智慧女神均在世界萬物裡,這樣靈知派的「環境保護」恐怕只是杞人憂天。在拿戈馬第古本《三型首念》智慧女神宣稱自己就在萬物中,無論是空中掌權者 、天使、精靈、冥界陰魂、靈魂及眾人中等候他們醒覺:

「我是後起念的生命,寄居於一切能者、一切永動,以及那不可見的光中,也在一眾空中掌權者 、天使、精靈、冥界陰魂及物質性靈魂之內。我居於被生下的眾人裡,在每一個人當中運行,深入他們。我正直地行走,喚醒沉睡者。我是沉睡者的視野。 」

橫觀基督教的反環保

基督教教派提倡時刻等候末日降至、基督及新天新地再臨,故此不主張甚至反對環保的必要,並視之為新紀元敬拜大地之母的撒但蒙蔽信徒伎倆,既有新天新地,現在的世界最終會被取締,在大部份基督教環保僅是撒但的詭計。

「聖而公教會」?

單從保羅書信中使用的豐富靈知就可斷言靈知主義在第一世紀已發展得相當成熟,比起以羅馬為首的「原始正統教會」(Proto-orthodox) 早百年以上存在。第四世紀阿奎利亞修士魯菲努在其編年史指《使徒信經》中「聖而公教會」一字只是後期添加;英國牛津學者 Joseph Bingham 在《古代基督教會》一書中提出《使徒信經》「並不可能如其所訛稱出自使徒,從《使徒行傳》對此信經隻字不提就是最大證據。此信經該稱為《羅馬信經》,基於內容所宣稱『我信有聖而公教會』」。

《使徒信經》本是西羅馬帝國試圖假托使徒之權柄將一些非早期基督教信仰的異教神祇如埃及荷魯斯、波斯羅馬密特拉、印度奎師那(黑天)、希臘酒神狄俄尼索斯、希臘羅馬太陽神阿波羅和其他異教神祇和典故混入教會教義。那麼,到底誰才是原始真基督教呢⋯⋯


Share This:
  •  
  • 6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