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政團看港獨勢所必然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forum2
文:May Tam

昨晚(二十七日)由《本土新聞》主辦、中文大學學生會協辦,「香港獨立,是潮流還是必然?」的論壇上,三個近年新生的本土派青年政團指出,香港獨立勢所必然,因為中共在過去不斷違背承諾,破壞香港自治;而且在香港的管治上,中國人大實凌駕香港憲政;同時基本法的制訂沒有民意授權,是項不公義的憲政安排,要脫離憲制不公的唯一方法,就是追求獨立。

至於港獨引來中共武力犯港,出動解放軍對付,有台下觀眾和講者均推測沒有太大的可能性;然而,講者之中有人表達寧死不屈之志,亦有指爭取港獨需有道德堅持和道德目標,即未必能實現仍矢志堅持。

forum1

自治破產,港獨勢所必然

昨晚的論壇在中文大學舉行,出席講者包括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以及網台主持靳民知及名博客無妄齋,並由政治評論人盧斯達主持。

講者首先評論港獨本身是否只屬一種潮流,還是必然之勢。梁頌恆指出,現時反對港獨者主要訴諸兩個理由,一是認為港獨「冇著數」,二是認為不可能勝利,他們只會在中共容許的空間下應對。但梁頌恆反指,利益方面,如果香港是主權國,在其二百海哩外有天然氣,每年開採量可達一千四百億港元的收益;對於港獨能否成功,他就想起社會學家韋伯所說(大意):「人類若不是一再嘗試不可能的事,今日可能的事便不會發生。」

梁頌恆指,過去香港希望中國尊重香港人作為一政治群體,能享自治,但回歸十九年後,這希望已經破產;而香港人對中國不停違反給予自治的承諾,亦已徹底失望,因而望能改變政體,爭取獨立就是要改變現有政體。

港獨乃一場解殖運動

梁天琦指出,追求香港獨立其實是一場未完成或是仍未開始的「解殖運動」。

回歸後香港政治社會環境變得更差,因為是少數既得利益者管治香港,本身是一個殖民體制,基本法雖受到知識分子或社運人士奉為至高無上,但它不過是權宜之計,「急凍」香港既有制度,以鞏固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而中國人大能修改基本法,顯見中國人大凌駕香港憲政;到二0一四年,中共發表有關在港實踐一國兩制的《白皮書》,明言香港的高度自治權來源自中國授權,香港不擁有剩餘權力,這從憲制主義看,一國兩制已經全然崩壞;而基本法的制訂缺乏民意授權,是不公義的憲政安排,加上一國兩制落空,要脫離憲制不公的唯一方法,只有港獨一途。

無妄齋則論述上世紀的香港歷史發展與港人身份認同的轉變,指出九十後及零零後的港人對特區政府的管治存在惡感,同時對中國近年形象如霧霾嚴重、毒食品充斥,以及對香港的高壓,均屬負面,產生了「疑中」,甚至「仇中」情緒,遂自然地會投向獨立自治之路。

宗主國盡失民心,獨為必然

靳民知指出,當殖民的宗主國盡失民心時,「獨」是必然的;綜觀歷史,他認為化解獨潮的最好方法就是下放權力。他更預期,香港獨立和中共「玩完」均屬必然結局,香港當下的狀況尤如晚清時的共和與立憲之爭。

陳浩天則表示,其黨強調的是「民族運動」,香港爭取民主不夠,還要搞清楚身份認同,以「中國香港人」或「香港中國人」身份爭取得民主,可能會選出的是「親中」的人,香港也會滅亡。

forum

一位台下的高齡觀眾發言和應,指出「大一統」是中國人的夢魘,亦是共產黨最需要的意識;他引用《三國演義》談到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中國歷史情態,質疑為何不可「分」?至於港人最害怕的一旦爭取港獨,中港將會武力犯港,他反指港獨不會是危險事,因為中國大陸的經濟活動非常依賴香港,也通過香港進出黑錢,因此不會輕易出動解放軍。

靳民知則相信解放軍武力攻港有可能,而且絕不手軟,但若香港出現大屠殺,台灣將即時獨立,並以「中華民國」為正統,美國將大量向台售武。他說:「我們是會死的,但相信犧牲是值得的。」

港獨需有道德堅持和道德目標

無妄齋認為港獨本身有其道德堅持和道德目標,就是不知能否實現,也要堅持。他指出,北京武力犯港要顧慮地緣政治的後果,香港有眾多外國企業及外國領事館進駐,一旦開戰,台灣會宣布獨立,美國也有艦隊支援。他指出,香港人安逸太久,便沒有憂患意識,害怕解放軍是因在溫室中生存,令抗爭行動成了無牙老虎。

至於如何推動港獨,梁頌恆認為要多講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不斷讓人們明白若中港有矛盾時,他們會需要選擇站於其中一方。陳浩天表示,曾被一位中國記者問及香港的文化和語言均源自中國,故為何要獨,他就以日本和韓國為例,指兩國都受中國文化影響,卻成了獨立國家,又指美國都使用英語,卻是有別於英國的另一國家。他說他是以這種理解方式與人解釋,以破解「中華民族」的枷鎖,而「中華民族」本身是一項強勁的政治工具。

forum2

三大方向推動港獨

梁天琦則指出三個推動港獨的方向。首先政治人要避免曲高和寡,為了吸納更多支持者,社會上需要不同面向(包括溫和政團)的政團,慢慢地爭取他們的支持。

另外是著書立說,他以自己為例,就是讀了《城邦論》和《香港民族論》這兩本書,而成為本土派人士;透過出書或辦政論雜誌,可以討論香港成為主權國後,應實行何種公共政策(如糧食和食水供應),以至香港狀況能較特區時期優勝,這樣才可使港獨陣營組織起來,才有力量。

最後是在街頭作社會動員,當遇到大事故時,盡量讓人們意識到自己的命運跟香港扣連一起。靳民知則認為,要與公眾陳述香港的狀況不需高深理論,只須在街站說:「二0四七年,共產黨可以收番你層樓。」

有台下觀眾問到港獨是否必須先涉經濟改革,例如要改變金融地產獨大,零售業長期依靠大陸的自由行政策。梁天琦回應,政治是經濟社會政策的根源,沒有自治能力的政體是不可能制訂自己的政策,亦要有了自己的政府,才能實行經濟轉型。

陳浩天指出,香港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因香港有普通法系統,要保持這樣的制度優勢,香港更要獨立,若中國繼續操控香港,香港不獨,情況更壞。無妄齋則指出在兩年前,香港被《經濟學人》選為「群帶資本主義」指數最高的地區,而香港需要的營商環境,是廉潔、完善法制、新聞自由和穩定的政策等,但在後殖民下的香港,這些都闕如。

加入議會三大效用

三個出席的青年政團都計劃參選在今年九月舉行的立法會,但台下觀眾質疑面對現時議會的不濟局面,參選作用何在。梁頌恆指出了加入議會的三大作用:一是獲得資源(議員薪津)以作推廣,可以著書立說或邀請學者作政策研究;二是在選舉過程中體現話語權,就如梁天琦在今年二月參選立法會新界東補選中,就說出了「公民民族主義」概念;三是現時的議會雖然作用不大,但亦不是全無抗爭作用,仍有空間(例如議員拉布)阻止一些令社會繼續崩壞的議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