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智聰:Charlie Lim——他是查理


charile

上個星期日,我在西灣河協青社蒲吧看了新加坡音樂才子Charlie Lim及其樂團The Mothership的演出。認識了這個名字已一段日子,之前他也曾兩度訪港表演出我都錯過了,而且今次他更是首次聯同其伴奏樂隊Charlie Lim & The Mothership之名義以七人樂團陣容演出,固然叫我抱以萬分期待,有一種「我終於看到他的現場」之滿足感覺。

Charlie Lim不僅是一位優秀的唱作歌手,也是音樂氣牆好強的樂手,得以獨當一面。早已得悉Charlie Lim & The Mothership是多厲害的現場演出樂隊,當晚欣賞過他們的表演,那果然名不虛傳。

也是何解這場Charlie Lim & The Mothership與亞洲現代爵士樂隊The Beat Brothers(由香港結他手Teriver Cheung、台灣鼓手黃子瑜及新加坡電風琴手Kerong Chok所組成)聯袂舉行的音樂會,是由主辦開國際級爵士音樂會的Jazz World Live Series (JWLS)所舉辦(下週JWLS將會帶來兩場美國爵士結他大師Pat Metheny的音樂會),喜見他們對亞洲年青樂手的關注。而Charlie就是極有潛質得以蜚聲國際的亞洲音樂人。

看著Charlie Lim & The Mothership的演出時,身邊有位朋友走來在耳邊對我說:「為甚麼香港沒有這樣的歌手呢?」那時我眼角一看,與Charlie Lim惺惺相惜的音樂好友方大同,正站我身後不遠的距離。

char1

查理與母艦

Charlie Lim是唱作歌手,他有一把幽美而苦澀的嗓音、亦譜出美好的曲子,而他也是懂得多門樂器演奏的樂手、能操刀製作的監製,無疑是相當才華洋溢。去年他自家出版的double EP專輯《Time / Space》——把兩張EP的歌曲合拼成單張CD發行、猶如概念專輯的編排,正是展示出他的音樂兩面體:《Time》是他較正路的唱作歌手風格的歌曲,《Space》則是集合其摩登電音製作之曲目。所以整張專輯乃跨越拉格泰姆鋼琴音樂、復古爵士藍調、另類民謠、民歌搖滾,到電幻的neo-soul、PBR&B歌曲而來,甚至某些作品更忽然綻放出蕩氣迴腸的後搖滾演奏段落。

過去Charlie曾訪港登上《Clockenflap 2012》的Time Out Stage演出,又在去年5月為Teriver Cheung Trio於Backstage Live的演出擔任嘉賓,那都是以個人姿態來港。而今次才是他帶同其伴奏樂隊The Mothership而來。

他的伴奏樂隊The Mothership被稱之為其”superband”,因為所找來的都是一群精英樂手;而Charlie Lim & The Mothership的現場濱演出之精湛,是他們能夠激活了Charlie的歌曲,樂團更可以奏出了爵士樂的功架,所以即使他不是爵士音樂藝人,但也曾參演韓國的Jarasum International Jazz Festival。固此,也許這是已老掉了牙的音樂觀念,但又不容否認姑勿論是流行、搖滾、獨立抑或舞曲,凡舉能奏出黑人爵士樂感覺的,總會叫人另眼相看、特別加分。

而當晚Charlie問過在場有沒有Radiohead的樂迷之後,即玩出了這隊英倫神級樂隊來自其2007年專輯《In Rainbows》的一曲〈All I Need〉。玩Radiohead作品不是玩其成名作〈Creep〉(近期因為Radiohead在法國的音樂會上重玩了這首多年沒有演出過甚至視之為「討厭」的舊歌而叫樂隊議論紛紛),而改編了一首Radiohead不夠十年歷史的非主打近作,不但反映了Charlie的品味獨到,況且也玩得相當之出色(尤其是末段大玩人聲),那更叫我對他另眼相看。

「為甚麼外國有這些,但是香港卻沒有呢?」

「為甚麼外國有這些,但是香港卻沒有呢?」如斯之論調,自我曉得聽音樂以來(大約三十幾年),已不絕於耳,乏善可陳。但到底香港當今有沒有可以與Charlie Lim作相提並論的「唱作奏製」俱佳個人音樂藝人呢?

我無意把身處不同地域、不同市場的音樂單位硬去作出相提並論;也無謂拿香港與新加坡兩個地方來比較。然而看Charlie Lim & The Mothership的現場演出,倒令我想起當年的恭碩良,所說的都已是十五年前的事,那不但只有聽出自他手筆的原創歌曲,還有必要看他與其樂隊的表演,才更會覺得為之驚為天人,他就是那種演活了音樂氣牆相當之強的音樂藝人。

可是音樂造詣高超的阿Jun在香港樂壇之發展,不久之後已到達樽頸位;縱然多年來他仍是在默默耕耘的樂手,但今天說起恭碩良,外界只有為他扣上了「林憶蓮男友」之帽子。又如上述的方大同,大家都認同他的音樂才華,但誠然其音樂總是留在他的舒適區當中。

沒錯,現今香港有不少唱作歌手,他們能唱能作也能奏,但卻未必能操刀製作,與領導一隊好出色現場演出樂隊,站出來就是欠缺了一種好強的音樂氣牆、現場演出時的無與倫比感染力。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