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族是一個反殖共同體——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專訪 (二之二)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p2

續上篇:丟掉雨傘 香港獨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專訪 (二之一)

講香港獨立,除了「有沒有槍」的低層次反問,我們不妨進入真正的討論。香港民族黨主張香港獨立,卻可以從現存的港獨論述區別出來——受梁振英公開批評而洛陽紙貴的《學苑》和《香港民族論》,奉Benedict Anderson的「想像共同體」和「公民民族主義」為圭臬;香港民族黨卻認為「公民民族主義」太過寬鬆,不合港情。

民族黨高舉「反殖共同體」   無關「民主中國」

該黨召集人陳浩天認為:「有啲野係歐美就可能適合,但香港既情況未必可以套用。依家好多人談論香港民族主義係咩呢,通常都係話認同民主、自由、人權,肯為呢個地方奮鬥之類普世價值,就可以係香港人。但如果非洲有個班人都認同呢啲價值,佢係咪都係香港人呢?好明顯唔係。」

如果講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那麼中國一旦變成民主中國,香港人和中國的界線便會消失?陳浩天明顯也想過這個問題。早前梁天琦到印度出席一個與達賴喇嘛有關的活動,支聯會的一名義工也出席和發言,該義工說,在全球化的時化,即使香港獨立,國界也無法保護香港,因為巨大的中國仍會不斷影響香港,所以解除威脅的治本之法,仍是中國的民主化。

陳浩天回應指:「我們認為香港民族一個最大的元素,乃我們是一個反殖共同體,這與中國是否民主,沒有關係。所謂反殖共同體,是因為我們一班人共同感受到中國的民族壓迫,因此『迫住去諗』,共同的感覺因而形成。沒錯,香港獨立之後,中國仍然是會千方百計影響香港,但國界是好基本的東西,你不能說國界不能解決所有問題,就不去做,沒有國界和主權,香港受到的侵擾就只會更多。」

長期的對立

一個流行的講法,是香港無論政體如何,中國的影響力仍然會很大,因此香港的政治體制根本無關重要?陳浩天說:「中國的影響力是一定會存在。因此香港人與中國的對抗也是持久的。不論是香港獨立,或者中國民主化,香港人仍然會持續反抗殖民,因為香港人和中國人本身是兩個民族,這是客觀的。」

出生地是否影響「本土屬性」

一個人是否在香港出身,有關係嗎?他答:「一個人是否香港民族,他在香港出生,是一個『充分條件』,但非『必要條件』。即是說,他出生之後就在香港,學習到香港的文化,其港人特質亦自然比較原生。但他也可以是不反殖的,親中的,愛中國的,那麼我們就不認為他是香港民族的一員。而香港民族的『充份條件』,其實是反殖共同體,就是你會否一齊反對中國殖民壓迫。」

深圳婦毆打港人  引伸武力之辯

訪問陳浩天之處,就在人來人往的沙田。深圳女人毆打香港人,就在這裡發生。在這種宏觀的壓迫中,香港人可以做甚麼?陳浩天感嘆:「好明顯見到,面對中國人,香港人就係次一等。」連主流傳媒,也是隱然站在中國人那邊,語氣極盡同情。長此下去,會否發生大規模衝突?

「遲早會,係一個自然發展。因為係中國人眼中,香港人係次等既,所以佢地一有機會就欺壓香港人,有時係言語,有時係真打,好似今次咁。香港人其實是應該留意,自己人出事時,是應該出手相助。」

梁天琦參加二月補選的時候,泛民不斷質問他們的抗爭底線。陳浩天對這類問題頗為不屑,他說:「我們沒有底線,我們只有原則,那個原則就是要保護香港人自己的身家性命財產。」

shatin

本土之辯低層次

在訪問的上半部份,香港民族黨表示很大機會派人參選,即是進入政壇,那麼對政壇的對手或者組織,也自然有一套看法。怎麼看現在的本土派?——民族黨應該不只是本土派?

陳浩天說:「本土和民主一樣,都是必須。如果我們只說要爭取本土,其實好低層次。『本土』到現在的意義其實已變得好虛,因為親中政黨都會自稱本土,這不是很好的政治光譜劃分,支持獨立與否,會清楚好多。」

熱普城計劃複雜   香港眾志沉迷程序

怎麼評價「熱普城」(熱血、普羅政治學苑、香港復興會)的「五區總辭、全民制憲」?

陳浩天說:「我會想實行性的問題,因為他們整套計劃關卡好多,中間一節出事,就做不到,非常複雜和困難。」對於陳雲,陳浩天坦言:「其實我唔係跟得話好貼,但感覺上佢好似變左,記憶中以前佢無講咁多永續基本法同一國兩制,依家好強調,不過我地爭取的事情唔同。」

香港民族黨發言人周浩輝曾在《城市論壇》表示,其黨認為一國兩制是一種本地權貴與中國殖民者合謀的剝削制度;陳浩天和周浩輝亦曾在不同場合表示過,《基本法》是殖民者用來控制香港的工具,理應廢除,香港人應有自己的憲法。

five

本來問題就此完了,陳浩天卻主動講起主張公投的「香港眾志」:

「這其實是一個僅僅追求『程序正義』的政黨,即是說以前我們應該有權公投前途,現在追回失落的東西而已。但公投只是一個程序,我們通過公投去達到甚麼目標?從他們的說話中,我都見到他們是傾向反對香港獨立吧,那麼我不知道這種公投有甚麼意思;他們亦迴避身份政治的問題——這就與國界問題一樣,是好基本的東西,不能說香港人身份不能解決一切問題,我們就不談或者認為講身份就是狹隘,這其實是所有政治的起點。」

去中國化

中國文化在香港有很大影響力,這也是香港人以往愛國情結的來由。有沒有想過仿效台灣一些人主張的「去中國化」?

陳浩天說:「香港畢竟也被殖民百多年,有很多外來的文化,暫時不需要在文化上去中國化,我們應該接受它(中國文化)的存在。 韓國和日本都有不同程度和時期的中國文化影響,但他們也建立起自己的民族了。又好像美國,它也不需要否定英語,就繼續用英文好了。我們認為要建立香港民族,不必刻意去中國化。」

近年不少評論指,香港的愛國主義圖騰之一,是六四燭光晚會。香港民族黨對六四的態度,比起不少人要溫和。陳浩天指:「在我們眼中,六四事件和世上其他反抗暴政的抗爭,都一樣。在六四事件犧牲的人也很勇敢。但這不是香港的政治議題,對我們來說六四更多是一場人道災難。畢竟我們和當年的中國人面對不一樣的東西,他們面對一個不公義的政府,而香港人面對一個壓迫我們的民族——中國人。」

得個講字?陳浩天:拭目以待

民族黨曾經指自己近乎革命黨,陳浩天解釋:「理念上好革命性,所以我們也不會透露太多成員的身份。事實上我們都面對很多危險,好似警察或者收錢的藍絲騷擾,都驚好似李波咁俾人夾走。」到時陳浩天回港後可能會說,中國十分進步、醫療十分先進——但起碼不是今天。

有人批評,民族黨成立至今,都是主力「打嘴炮」,陳浩天仍然不改「保持神秘」的一面,只表示:「拭目以待吧,我們不會令觀眾失望。」

訪問沒有一個鐘,陳浩天和秘書又要匆匆趕往下一個場合。他說,黨成立之後,做的訪問不計其數,他特別提到日本傳媒格外關注香港。

香港民族黨成立至今,不足三個月;陳浩天二十五歲,這不過是香港主權移交中國的第十九年。

chan2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