丟掉雨傘 香港獨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專訪 (二之一)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hooo

如果泛民是老人,香港民族黨就是嬰兒,出世兩個月不到,滿城風雨。召集人陳浩天一躍成為國際人物,受到多國傳媒採訪,只因該黨的核心主張,是上一代視為應然禁忌的「香港獨立」。但這對廿五歲的召集人陳浩天來講,是非常自然的想法。

一切又要回到雨傘革命,陳浩天憶述:「當時有一架貨車停係夏愨道,上面掛住一啲五星紅旗,當時我身邊有啲示威者話,燒左佢啦﹗我當時諗,我地爭取民主,同中國有咩關係呢?」這番話是不少「黃絲」到今天仍相信的真理。但世界變得很快,陳浩天也在兩年之後搖身一變,成為港獨政黨的召集人。

是否一定要香港獨立呢?陳浩天說:「這是為了保護我們的身份和利益……我在雨傘革命領悟到的是,我們爭取權利的對像並非特區政府,而是中國,中國正以殖民體制剝削香港,如果我們要爭取民主,保衛本土利益,排拒中國的干預是非常重要,這就是香港必須獨立的原因。」

成員可能是全港政團至後生的民族黨,經常遇到「現實主義」的質問。香港有獨立條件嗎?陳浩天說,香港本身已有不少類國家機制,這是外在條件,「但獨立的首要條件,仍是香港人不再錯認自己是中國人,這是最重要的。另外,我們在不同的界別,也希望有支持香港獨立的人,出入口、運輸、食物、食水、法律界、醫療界,我們希望社會各階層都會慢慢支持香港獨立,他們團結起來的時候,就會成為一股很大的力量。」

民族黨推動獨立,有沒有時間表?陳浩天答得好直接:「無。如果我話二O二O年香港獨立,你都不會相信。形勢不停在變。講時間表更多是用來應付別人居多,沒甚麼實際意義。我們相信,無論時機是否來到,我們每時每刻都要推動香港獨立,朝這個目標進發。」

ht

政壇跟著香港一齊入夏,氣溫不斷升高;新政團林立,連王維基都話積極考慮參選。民族黨有沒有參選興趣?陳浩天答得很爽快:「有很大興趣,也有很大可能派人出選。」競選資金?「籌囉,無辦法都要做。」民族黨成立之初,公司註冊處以「政治理由」不批准該黨成立公司,現在情況如何?「都係拖延,用書信來往來拖延,依家既香港,就算你符合所有條件,佢想唔俾你就唔俾你。銀行都好大問題……如果都唔得,總有辦法解決既,現金交收都得。」

為甚麼會參選議會?雨傘革命之後苦大仇深的一代,似乎都已對議會失望,因此才有旺角之夜?陳浩天解釋:「議會是充滿象徵意義的,亦是宣傳的重地。你參選,大圍一定要跟住報,港獨議題就會迫住入屋。而且支找獨立的議員勝選,還有關鍵的作用。香港人都是西瓜靠大邊,只要你贏到,他們就會覺得原來港獨都有咁多人支持,我都可以放心支持。就跟梁天琦拿六萬幾票一樣,本土派才真正受到一點重視。『勝利』是為了令香港人更有誘因支持香港獨立。」

續下篇:香港民族是一個反殖共同體——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專訪 (二之二)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