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ke Li:梵天一夢


travler

Sepp Schimmer

宗教間的千絲萬縷

佛教和婆羅門教的關係有如基督教與猶太教,兩者間無論歷史及教義皆千絲萬縷,比如輪迴、業報、萬物有靈論這些教義均是佛教挪用自婆羅門教,婆羅門教的雙馬童神(Ashvins,一對孿生小馬)被佛教吸納不斷演化成了觀世音菩薩及密宗的馬頭明王,婆羅門教三大神中的創造主大梵天王成了佛教中的護法神四面神(華人約定俗成的「四面佛」),這一切均可考證。

宗教拓展的手法

當一個宗教向外拓展,基於多種因素下借用其他宗教的教義及神祇不時據為己有,繼而建構出新神祇、新教義,在世界不同宗教間是極為普遍的現象,不足為奇。這樣說,究竟多少拜觀世音菩薩的人,知道自己在拜的原是婆羅門教一對孿生小馬?多少基督徒,知道耶穌基督是從近東神祇加入歷史元素而來?對大多信眾來說,他們根本不會在乎信仰的來歷和本質,毫不會動搖他們單憑的「信心」。

梵天起源之說法

梵天的誕生有多種說法,有說祂是自生、有說祂是自蓮花中出現(這與埃及創世神話很相近)、亦有說祂是自「幻象」(Maya) 所生等等,在祂創世後,便一直在冥想世界中長眠,我們此刻的「現實世界」僅是祂的夢境,只要梵天醒來,一切皆會消失並歸復無有,為之「梵天一夢」。

西方同出同出一轍的柏拉圖《理想國》

現實是幻象不是婆羅門教和佛教獨有的說法,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在《理想國》中亦已洞穴喻解說我們身處的物質世界僅是片面的幻象,只有鬆綁逃離洞穴才能得知一切實相。莊子的「莊周夢蝶」亦提出了真實和幻象兩者乃無法區分。

靈知主義 — 一切都是空中掌權者製造的幻象

在靈知主義經典中亦可見與「梵天一夢」相當接近的記載,在拿戈瑪第古本的《約翰秘傳之書》裡,基督在異象中向使徒約翰解說了宇宙一切的由來,指出在一切之上有一無名之源,祂超乎一般人認知所謂的「神」並凌駕於存在及時空等所有概念,處於寂靜的永恆中。

基於祂是圓滿自在和不假外求,就從不曾存在「我」這個意念。一息間,祂在光映中發現了自己的倒影,從而產生了祂首次的「自覺」意念,此意念化成了一實體「智慧」,她本是無名之源倒影中的完全形像,藉著她而衍生宇宙萬有,顯然是繼承猶太「智慧傳統」(見《箴言》8 章)。

靈知主義主張的就是只有無名之源是唯一的超真實,在祂以外一切都是祂虛幻的意念。直到現在基督教神學依然採用過時資料攻擊靈知主義提倡二元論,據《Routledge 哲學百科全書》定義一元論為「一種可以擁有多方面但主張最終只有『一』的理念,或是較激進的,一切都是我們不理解此『一』所產生的幻象」,後者正就是靈知主義的神觀,學者稱之為「靈知一元論」(Gnostic Monism)。

從虛擬世界中覺醒

靈知主義所詮釋的宇宙為多層次的流溢層,我們身處的物質世界僅是低層妄自尊大的空中掌權者之首所創造,是次等的造物者 (Demiurge)。據《腓力福音》記載,這世界四處充滿天災、瘟疫、飢荒等災難,這是基於次等造物者的無能。
一如量子力學所質疑現實世界的真實性,我們一直困在他所造的虛擬的程式裡,其目的是要蒙蔽世人忘卻其根源和自性,好讓這些空中掌權者支配世人的計劃得逞。

在《多馬福音》耶穌就曾說:「我立於世界之中,以肉身向他們顯現。我發覺他們都飲醉了,卻沒有人口渴。我的靈為眾人而悲痛,因他們瞎了心眼看不見,他們空空地來到世界,又務求空空離去。但此刻他們醉了。當他們扔棄手中的酒時,他們將會轉念 (metanoeo)。」

所謂「他們都飲醉了」,那是指世人沉醉於空中掌權者製造的紙醉金迷幻象世界,沒有及時去尋找和認識內裡真正的自己和根源。當他們願意摒棄物慾所操控,就會改變對世界的認知觀念從中醒覺,這就是耶穌當時傳講的原始福音訊息。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淡泊世俗名利,可知我們身處的只是瞬間即逝的梵天一夢,這就是耶穌在《多馬福音》所忠告:「做個世界的過客」。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