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瑞璞:肯亞事件——台灣的司法棄權與實質統一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kanya

作者:洪瑞璞,臺北人,現於巴黎攻讀博士學位。

四月十二日,肯亞警方以衝鋒槍、催淚彈脅迫中華民國人搭上往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南方航空班機。據報導,事發當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使館還派員在現場。 為什麼會發生這宗事件?當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使館人員「壓陣」「帶走」中華民國人時,中華民國政府在哪裡?對持有中華民國護照的人來說,這事件的影響會是什麼?這一切要從二O一四年說起。

「詐欺」案

二O一四年十一月,肯亞警方以偵辦電信詐騙案為由,逮捕廿八名中華民國人與四十九名中華人民共和國人。經過近兩年的調查。二O一六年四月五日,肯亞法院宣布廿三名中華民國人與十四名中華人民共和國人無罪。 照理說,肯亞法院都已經宣布這廿三名中華民國人無罪了,那他們應該是自由之身。即使肯亞政府要遣返他們,也應該送至台灣島,但四月八日,肯亞竟然把獲判無罪的中華民國人中的八人送往中華人民共和國。從四月八日至十日,中華民國政府對此事隻字未提。

四月十一日,中國國民黨團召開記者會,中華民國外交部亞非司司長陳俊賢出席時表示,四月八日肯亞當局還以另一宗電信詐騙案逮捕另外廿二名中華民國人與十九名中華人民共和國人。 四月十二日上午,陳俊賢出席民進黨團召開的記者會,期間聲稱收到中華民國駐南非代表陳忠傳來的簡訊,指肯亞警方正持衝鋒槍集結,準備要帶走還留在肯亞拘留所的十五名中華民國人,現場另有三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大使館人員。 依照中華民國法務部公佈的消息,截至四月十四日,肯亞當局前後共逮捕了五十名中華民國人,其中四十五名已被送往中華人民共和國。

肯亞事件曝光後,中華民國輿論有大致三種反應:

  • 一、中華民國對詐欺犯的刑罰太輕、簡直是「詐欺犯天堂」。
  • 二、看這四十五名中華民國人被抓,雖然覺得有點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打臉」,但也「有一絲絲終於看到正義的喜悅」。
  • 三、應該要修改中華民國懲治詐欺的法條,否則「沒臉」跟中華人民共和國要回這四十五名中華民國人。

簡言之,這些在中華民國握有媒體發言權的人都不覺得肯亞事件跟國家主權有何關係。

不過,在本文更進一步討論肯亞事件之前,我想先介紹一宗發生在二O一二年、印度漁民被義大利海軍槍擊死亡而引起的外交衝突。

二O一二年印度與義大利間的外交衝突

二O一二年二月十五日,義大利私人油輪 Enrica Lexie 在行經印度西南方的喀拉拉邦 Kerala 海岸時,見到一艘印度漁船 St. Anthony。義大利油輪上的兩名義大利海軍陸戰隊人員,朝印度漁船開槍,造成印度漁船上的兩名印度漁民當場死亡。

印度海岸警衛隊派出巡邏艇與偵察機攔截肇事的義大利油輪,並將之帶至喀拉拉邦的最大港柯枝 Kochi 候審。事發當時也在 St. Anthony 船上的印籍漁民 Freddy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他們的漁船上除了食物,什麼都沒有,更沒有武器,也沒有任何攻擊行為,沒想到突然間就被射擊了。 義大利船員則宣稱當時印度漁船有靠近他們,害他們不小心將印度漁船誤認成是海盜船所以才會開槍

毫無武裝的印度漁船遭到義大利油輪射擊,在兩國引起軒然大波,成為嚴重的外交事件,兩國政府也開始為了該事件的「審判權」而展開攻防。

二月十八日,印度外交部部長 Krishna 與義大利外交部 Giulio Terzi di Sant’ Agata 兩人透過電話交涉。Krishna 表示,義大利油輪船長與兩名肇事人必須留在印度給喀拉拉警方處理。不料義方回應:「義大利想要把讓三人離開作為(讓印度)參與調查的條件」。 義大利政府的言下之意是,它從一開始就不認為印度官方有權調查,甚至認為讓印度參與調查是義大利的「讓步」。由於雙方對「誰可以有審判權」的認知歧義過大,這場電話會談也就失敗告終

二月二十日,義大利官方表示,事發當時義大利油輪所懸掛的旗子是義大利國旗、行經的海域是國際海域,(從新加坡航向埃及)所以義大利人員享有豁免權,可以不受印度法律制裁。 廿一日,羅馬決定派義大利外交部副部長 Staffan de Mistura 親自去印度處理此事。廿二日,事件在喀拉拉高等法院開庭時,義大利代表當場直說要推翻由印度官方所做的「初步資料報告 First information report (FIR)」還同時「主張」依照國際法與國際慣例、以及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印度法院沒有司法管轄權

簡言之,不管發生任何事,即使是出了人命,義大利官方都堅持他們的人民不會依照他國的法律而被調查、被訴。 二O一三年二月,在義大利駐印度大使 Daniele Mancini 的擔保下(某種程度上可說是當人質),印度法院讓這兩名義大利人交保回國四周、參與當時的國會投票。

這兩名義大利人回到義大利後,義大利政府因為堅持義大利人一定要在義大利才能被調查、被審判,以及義大利政府「相信」 印度政府在這個案件因為是發生在國際海域所以沒有審判權,(對此印度官方的說法是,印度漁民在印度漁船上被射擊,印度政府也才堅持他有審判權)所以一度不願意再讓他們回去印度,印度政府於是威脅取消 Daniele Mancini 的外交豁免權。

在幾經外交斡旋,印度政府答應不用死刑、以及取得這兩名義大利人的同意後,義大利政府才願意送他們回印度, 堅決反對這兩名義大利人返回印度的義大利外交部長 Giulio Terzi 為此還憤而辭職。 二O一六年一月十三日,這兩名義大利人已經確定不用回印度受審。

中國民國政府的過失在哪?

我想借印尼與義大利這宗外交糾紛討論的是:一個政府在面對其公民在海外出事時應有什麼作為?除了出於海權的考量,為什麼義大利政府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從印度帶回這兩名義大利人?與義、印兩國政府對比之下,中華民國政府處理肯亞事件的過失在哪裡?

在自己國人遇到事情時,印義兩國政府的立場很清楚:無論如何都要「保護自己國人」。站在印度政府立場,他的國人被槍殺,無論國際法或是國際慣例怎麼講,他都必須先把兇嫌留下來。站在義大利政府的立場,只要事情涉及自己國人,政府官員就有責任必須親自出面。(何況握有對自己國人的審判權是一個國家主權的象徵之一。)反觀中華民國官員,不只無視「無罪推定」與「程序正義」這些基本的法治觀念,甚至毫無「一個國家」的自覺。

司法棄權、實質統一: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形成法治共同體

二O一六年四月十二日,中華民國法務部國際及兩岸司副司長戴東麗對記者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以「犯罪結果地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為由,主張司法管轄權」。 十三日,中華民國法務部部長羅瑩雪接受媒體採訪,反問記者「我們應該保護犯罪嗎?」 十四日,羅又在立法院說:「法務部一直都主張兩岸對肯亞都有管轄權,管轄權競合之下,在哪邊辦理能把案件有效率的辦出來,這才是國際共同打擊犯罪的最終目標,而不是說去比較誰的主權比較大,誰去辦誰就比較尊重,這無關政治,無關主權高低,也沒有抽象的價值介入」。另外,由於羅瑩雪在今年三月時曾經出訪中華人民共和國,因此肯亞事件發生後,有人質疑羅瑩雪是不是早就知道對方在辦詐騙案,羅瑩雪特別否認。

乍看之下,中華民國官員這些「一切都是為了打擊犯罪」的說辭似乎有理,但如同羅瑩雪自己所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把這四十五名中華民國人從肯亞抓走前,她完全不知道有誰在偵辦什麼詐騙案,既然她不知道,也就更不可能參與偵辦了。那身為中華民國官員的她怎麼知道這四十五個人真的是有犯罪呢?如果這四十五個中華民國人是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栽贓冤枉,那怎麼辦?

一般民眾可能不完全了解什麼是「無罪推定」、「程序正義」,但羅瑩雪不可能不知道。對比義大利官方抵達當地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拒絕它國對自己國人所做的調查報告,堅持自己公民只有自己國家可以調查審判」,羅瑩雪在肯亞案只會一直跳針說「打擊犯罪」,但她似乎忘了,指控她的國民有罪的人是誰?是它國政府,並且中華民國政府也沒有參與整起事件調查,那這樣的犯罪指控難道不會有問題?結果這四十五人還因這充滿疑問的犯罪指控被抓去北京。

實質法理統一

有中華民國教授出來表示他對羅瑩雪說「犯罪人無人權」而感到擔心。 我同意人權是我們要關心的點,但同時我也很擔心現在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兩者已經形成「法治共同體」,並且整個中華民國輿論似乎都傾向可以接受它國能調查我們的人、任意拘禁,甚至「全盤相信對方所舉證的事証」。

羅瑩雪表面上說中華民國握有對這四十五名中華民國人的司法審判權,但實際上,她全盤相信並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自己國人的審判。(所以才會中華人民共和國一說這四十五個中華民國人有罪、羅瑩雪也不調查、就直接跟著附和說這四十五人是犯人。)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也藉由「掌握對中華民國人的審判權」,表現其對中華民國的統一政策已經從「口頭宣稱式統一」更進一步到實踐「實質法理統一」。

沒有屬於自己的國家就沒有人權

台灣島近年流行談「普世價值」,並理想地將保障人權的「道德」視為是普世價值的其中一部份。我同意對人權的追求要無國界,但我們仍必須面對兩個現實:一,不是每個國家、社會、文化都共享同一套的人權標準;二,即使有相同的人權保障標準,當地政府也沒有非要保護外國人的絕對義務,因為外國人不是它的公民。全世界的政府對待外國人的方式都是出自于「人道關懷」,但道德上的關懷與像在法理上對自己國人有絕對保護責任,是兩回事。

我希望所有目前手持中華民國身分證與護照的人要了解,所謂的「有國家」,絕對不只是你可以四年投一次票選總統而已,真正的國家會懂得捍衛對自己公民的司法審判權(la juridiction),唯有做到這樣才能真的捍衛自己國人的人權。

路透社已經證實,二O一六年四月八日,肯亞當局把第一批中華民國人送上往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飛機的那天,同時收到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六億美金的貸款。 我們可以想見,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樣在世界各地到處撒錢,未來只要它有心,它可以稱任何人是『詐騙集團』(或是其它罪名),隨時把手持中華民國護照的人抓走。

肯亞事件再次顯示台灣島人必須立即擺脫已經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形成法治共同體的中華民國,建立屬於自己的台灣國。 沒有屬於自己的國家與政府的一天,就沒有基本人權保障。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