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智聰:回憶三十年前的達明一派


tak

二O一六年三月廿七日,是達明一派的首張同名EP《達明一派》面世三十週年。在這個復活節當天,分道揚鑣多時的劉以達與黃耀明再度合體並與舊公司寶麗金復合,為達明一派之「復活」舉行《PolyGram繼續追尋達明一派三十年》記招,發佈了幾項好消息,包括將會在今年第三季為達明重新發行一系列復刻版黑膠唱片、今年第四季達明將有新作面世、計劃在二O一七年第一季假紅館舉行‎達明一派三十週年音樂會,還有將會為在這幾天舉行的《黃耀明美麗的呼聲聽證會》作現場錄音(即會出版現場專輯)。

即使我是達明的忠實樂迷,為他們寫過的音樂文章亦不計其數,但誠然我沒有神心到記下他們每張唱片的首發日期,只有記得大約的出版月份或季節。直至後來明哥的人山人海廠牌旗下有一成員盧凱彤(at17),巧合地是跟達明一派的處子唱片是同年同月同日在一九八六年三月廿七日出生,這張《達明一派》EP的發行日子才特別上心。

說來,之於香港樂壇而言,在Facebook上大抵需要有個像外國的All Things Music Plus般之本地音樂媒體專頁,以喚起大家在當年今日有甚麼經典Canto-Pop唱片專輯面世,這是音樂文化遺產的一種流傳方式。

呢對達明是哪派

我仍記得在三十年前,有一天放學回家後我從收音機聽到達明一派的第一首派台歌〈繼續追尋〉時的情景——首先,這隊新晉二人樂隊的名字聽來有點怪裡怪氣;那首長達五分多鐘的歌曲,所帶來那種新派電子流行樂曲風,當時我的反應是:香港樂壇終於有這種東西,實在太酷了!從而聽得有點目瞪口呆。對於哺食八十年代英倫電子流行樂(synth-pop)乳汁長大的一班香港樂迷而言,達明一派的出現是何等叫人趨之若鶩的事,大家都引頸以待他們的唱片面世。

在達明一派之前,香港也有流行歌手唱過屬於電子流行風格的歌曲,但卻沒有那種音樂態度;而達明一派的意義,是開宗名義以電子樂隊的姿態在主流樂壇上站出來,旗幟鮮明。

一九八六年,香港主流樂壇那個所謂「80年代樂隊熱潮」剛爆發,達明一派的首張同名EP就在當年三月面世,正有著推波助欄的作用。之前出版過唱片的樂隊就只有小島和太極,而Beyond則仍在「地下」(他們自資的《再見理想》卡帶專輯也好像是跟《達明一派》EP差不多同期發表)。

我是先在電台節目聽到達明一派的音樂,然後才看見他們的模樣。從一長髮一短髮的他們,到《達明一派》EP由張叔平任美術指導的「吹紙碎」唱片封面及宣傳海報,皆成功地叫人對這隊電子樂隊留下深刻印象,建立起他們別樹一幟的創新、唯美、脫俗形象。長髮飄飄的明哥,當年我們都說他像極了英國樂隊The Dream Academy主將Nick Laird-Clowes;但達叔的第一代平頭裝並不好看,令他看來有點薯頭薯腦的土氣。

ming

那些年,達明的樂迷當中,不但吸納了一批本是較媚外的英倫音樂愛好者,還有一眾文藝青年(那時尚未用「文青」這個簡稱)。

「唱片盒帶 現已上市」的年代

《達明一派》EP是出版於「唱片/盒帶」年代(到近年才個別作CD復刻發行),因此對於第一代的達明樂迷來說,留下了都是聽黑膠唱片或卡式帶的回憶,仍會記得歌曲是放在A面抑或B面。

這張四曲EP談不上怎樣驚為天人,但卻是給他們在市場上來個小試牛刀之習作。這四首歌曲當中,〈繼續追尋〉和〈模特兒〉都是他們擁有濃烈歐陸風格的電子路線歌曲,而〈愛的作弄〉和〈惑星〉皆是其中間路線ballad曲目——故在後兩者裡,監製黃祖輝為了令歌曲聽來較大路一點而不太重電子口味,從而引進低音結他、大提琴、高音號的session樂手,甚至用上真鼓伴奏,不過感覺仍有一種達明歌曲的味道。

從其電子歌曲而言,我喜歡〈模特兒〉更甚於〈繼續追尋〉,此曲建基於由其御用填詞人陳少琪(達明早年的「第三成員」)所編寫的迷魂電子sequence程序,在冷冷電音曲風上配以浪漫典雅的鋼琴主奏甚至西班牙木結他,是一首靡爛淒美冷豔的廣東電子流行曲,歌詞主題不難看到是向德國電子音樂教父樂團Kraftwerk的一九七八年經典作〈The Model〉取材。

也許是當期時達明尚未跟TVB簽歌星合約,所以大台並沒有為主打歌〈繼續追尋〉拍攝過MV;反而港台卻有為他們拍攝過此曲的MV,片中的景點包括有中環都爹利街煤氣燈石級、藝穗會酒吧及劇場(未裝修前),下半部分又帶了他們去郊外取景。然而早年達明則有亮相TVB的節目作「表演」,好記得他們曾在《歡樂今宵》演出過〈模特兒〉,在尾段明哥還手執鼓棍打起電鼓來,但夾得「甩甩哋」。

https://youtu.be/kjONLYDUBr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