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ke Li:基督徒怕巴力現身 反對巴爾米拉古城拱柱展出

Share This:
  •  
  • 12
  •  
  •  
  •  
  •  
  •  
  •  
  •  
  •  
  •  
  •  
  •  
  •  

ze

(圖:插畫師原先預想巴爾米拉古城拱柱豎立倫敦拉法加廣場的情景)

原定近月在倫敦拉法加廣場及紐約時代廣場展示,由數碼科技考古研究所藉數碼重構及3D打印技術複製的巴爾米拉古城拱柱,鑑於大量基督徒團體反對而遭取消。基督徒團體的「所謂理據」,是認為此拱柱為巴力神殿的拱柱,會招惹「邪神」巴力顯現,「是向敵基督示好」,在宗教團體壓力下數碼科技考古研究所籌備多時的兩次珍貴的展覽被逼取消,過去數月的努力就此毀於一旦,而基督徒團體則表態這是一次屬靈戰爭的勝利。

基督教敵視古跡  與伊斯蘭國無異

這次基督教團體反對巴爾米拉古城拱柱展覽,同時反映了基督教一如伊斯蘭國敵視巴爾米拉古城,沒有尊重餓和珍惜考古文物的概念,視毀壞異教神殿是為神而作的公義行為,兩個宗教的原教旨主義立場上根本無異。

巴力是「邪神」還是耶和華的原型?

巴力敬拜最早可追溯至公元前三千年青銅器時代,比耶和華敬拜至少早二千年,其名字意為「主」,是古代近東相當重要的神祇。據上世紀出土公元前十三世紀的《烏加里特碑文》記載,在迦南神譜中巴力是厄爾(El,即希伯來文「神」一字)七十兒子之一,掌管風暴雷電之神,「駕雲者」自古就是祂獨有尊稱,而《詩篇》18、68 及 104 篇均借用了巴力「駕雲者」的尊稱加諸在耶和華上。

在《烏加里特碑文》巴力戰勝其他兒子海神和死神後,父神厄爾就讓祂許配阿娜特女神,榮登寶座,並建立屬於祂的天上宮殿,當中巴力有否像其他近東「死而復活的神祇」(Dying Gods) 則因石碑該段落破損嚴重而依然爭議中。

學術界公認《詩篇》29 篇提及耶和華發七雷聲的乃是抄襲自《烏加里特碑文》的《巴力之詩》,而七亦是巴力的獨有數字,後來被教會強解為聖經神聖數字。基於耶和華信仰起源較晚,亦沒有長年神話傳說造成的內容真空,故耶和華一神派不斷借用巴力與其父厄爾的頭銜、屬性(慈父,全能天地造物主)及典故拼湊成今天聖經的「耶和華」。

大衛兒子比利亞大 (Beeliada)、掃羅兒子伊斯波設 (Eshbaal) 名字皆包含巴力之名,顯然當時巴力是非常受皇族尊崇敬拜的神祇。以色列眾王反反覆覆也要敬拜巴力,基於那是他們祖傳的傳統習慣。巴力在所羅門聖殿時代地位之崇高,與「邪神」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及。

《列王記上》巴力先知與以利亞降火之爭顯然是公元前六世紀約西王一神改革的政治宣傳伎倆,寫作動機純粹是把巴力派別妖魔化。

何以耶穌經常強調自己是「駕雲者」?

而在新約福音書中有一非常耐人尋味的記載,當大祭司審問耶穌是否神的兒子,耶穌回答:「這是你說的。但是我告訴你們,此後,你們要看見人子坐在全能者的右邊,駕著天上的雲降臨!」

大祭司一聽後憤怒得把自己的衣服撕裂,說:「祂侮辱了神!我們再也不需要證人了。你們都聽見祂侮辱了神」。

耶穌不但承認了自己是神的兒子,更強調自己就是坐在天上的「駕雲者」,是甚麼讓大祭司覺得非常褻瀆非要把衣服撕裂不可?

這坐在天上的「駕雲者」早已出現在《但以理書》7:13-14「見有一位像人子的、駕著天雲而來、被領到恆古常在者面前。接受了權威、光榮,和王權」,當中登基「駕雲者」人子之說顯然就是源自《烏加里特碑文》中的巴力。

大祭司如此憤怒,基於耶穌聲稱自己就是厄爾(神)的兒子,是坐在天上寶座的「駕雲者」巴力,這牽涉到耶穌世代的猶太人是否依然陽奉陰違地敬拜巴力,是第二聖殿時代猶太人流行尤以《但以理書》為基礎敬拜父與子的「二位一體論」(Binitarianism)。

耶穌靠巴力趕鬼?

在福音書中法利賽人指責耶穌是靠巴力西卜 (Baal-Zebul) 趕鬼,此字原意該是「天國之主(巴力)」,的確可圈可點。

直到十七世紀,基督教魔鬼學、《魔導書》 (Grimoire)、和《喚魔圈》 (Goetia) ,始將巴力強說成魔鬼之一,正是今天教會將巴力等同魔鬼的起源。


Share This:
  •  
  • 12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