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衛隆:亂世人鬼情 (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temple

image by Alberto Carrasco-Casado

陰暗的草叢傳出像是很多人的笑聲,隱約聽到「要找個女人跟他立即成親嗎? 這裡有啊。」

大頭炳問︰「你們聽到嗎? 好像有人跟我們說話。」

林警長︰「一定是我們胡思亂想搞出幻聽。」

大隻強︰「不會那麼猛鬼吧。和鬼魂近距離接觸才可以聽到鬼魂說話。撞鬼的人通常只是看到鬼魂或者聽到鬼哭,很少聽到鬼魂說話。最容易聽到鬼魂說話的地方是墳場和義莊,這裡不是山墳,不應該聽到鬼魂說話,應該是大頭炳疑心生暗鬼,產生幻聽。」

大頭炳問︰「大隻強,你好像對鬼魂有點認識。你跟喃嘸佬學過師嗎?」

大隻強︰「說到撞鬼,那些喃嘸佬懂個屁。」

大頭炳問︰「你怎樣了解撞鬼那回事呢?」

大隻強︰「知否為何我會被選入村巡?」

文昌︰「和我們一樣,不走運,被村巡老總看上了。」

林警長︰「大隻強在圍村長大,懂客家話,所以在學堂已經被選入村巡。」

大隻強︰「我住的地方比這裡更加猛鬼,所以,我對撞鬼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你們當時看見的景象只是幻覺。只要有人在那裡燒個爆竹,你們會立即醒來,全部幻覺一掃而空。所以,我們在猛鬼圍村經常有爆竹和打火機在身。」

林警長拍拍腰間的配槍︰「我們有配槍,比爆竹更加響亮。早知這樣,上次我們就燒槍好了。」

大隻強︰「撞鬼的時候,你怎樣拿槍出來?」

林警長︰「撞鬼的時候,若果無法拿槍出來,你們在猛鬼圍村經常帶著爆竹和打火機在身有甚麼用?」

大隻強︰「那是我們看見別人撞鬼的時候,燒爆竹把鬼魂嚇走。」

林警長掏出襯衣內的寶貝說︰「上次撞鬼之後,我買了兩件法寶,十字架和小觀音。雖然都是便宜貨,但是,總會有點法力吧。今次睡在猛鬼村附近,這兩件法寶合用啦。」

大隻強︰「警長,對付鬼魂是要用信仰,用意志。你不信教,這兩件法寶只是爛銅爛鐵。一點用都沒有。古廟內也有人撞鬼,心中無信仰,十呎高的觀音像也擋不住鬼魂。何況你身上那小東西。」

文昌︰「只要不信有鬼,鬼魂就不會出現,對嗎?」

大隻強︰「錯,撞鬼的人之中,十居其九都不怕鬼,不相信世上有鬼更容易撞鬼。」

林警長點點頭︰「我和撞鬼的三位師兄都不相信世上有鬼,而且相信我們有皇氣,鬼魂不會在我們面前出現。偏偏撞個正著。」

大頭炳︰「現在怎辦? 」

大隻強︰「鬼魂出沒的地方有局限性,只要我們不走進方中村就不會撞鬼。」

大頭炳︰「剛才我聽到的笑聲和說話聲,不是說明了我們早就在鬼魂出沒的地方嗎? 」

林警長︰「一切都是我的錯。」

大頭炳︰「警長,你不要跟我們說笑好不好。你不是想跟我們說那回事吧? 」

大隻強︰「甚麼? 你做錯那樣的事情嗎? 我們今晚死定啦。」

文昌︰「不明白你們說甚麼。警長做錯甚麼事?」

大頭炳︰「這還不明白嗎? 警長帶領我們在方中村的荒塚上面扎營。」

林警長點點頭︰「來到這裡的時候,天色有點昏暗,而且我又急於找地方扎營。沒有想到這個地方不適合扎營。當年王村的村民走到這小山的最高點挖個大坑將病死的人丟進去。我們的營幕就是扎在這個小山的最高點。」
文昌指著地面︰「我們扎營在方中村的亂葬崗上面?」
林警長點點頭。

大隻強︰「剛才我還在營幕旁邊挖坑大便。」

大頭炳︰「我也有啊。我們不是故意在他們頭上動土,鬼魂不會介意吧? 」

大隻強︰「很難說。」

文昌︰「我們拔營,離開這裡吧。」

林警長︰「不行,這樣做太危險。這裡只有一條山路,四處都有深坑,黑夜在這裡走動不是好主意。」

大頭炳︰「你們不是數月前在這裡摸黑走了兩小時去了小田村嗎? 」

林警長︰「正是因為我們摸黑走過這條路,知道這裡危險。我們都受了傷,差點沒命。」

大頭炳︰「現在怎辦? 」

大隻強︰「睡覺吧。」

(待續)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