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衛隆:亂世人鬼情 (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4499231482_0da5abc2d5_z

image by Pat B

他們知道營幕內有女鬼,像發狂地衝到外面去。混亂中傳出槍聲,眼前的鬼魂全部消失。

林警長︰「是誰開槍驅鬼?」

大隻強︰「這裡沒有其他人,只有我們四人。撞鬼的時候,我們無法自主拔出配槍開槍驅鬼,到底發生甚麼事?」

大頭炳望望自己的槍套,尷尬地說︰「我的配槍走火。」

村巡的配槍是左輪手槍,槍套是帆布造。因為這些手槍都是英軍戰時剩餘物資,用了幾十年的槍械,很容易撞槍走火。

林警長︰「你沒有將配槍的保險制扳上嗎?」

大頭炳︰「配槍的保險制好像鬆了。」

大隻強︰「幸好大頭炳的配槍走火,否則,我們可能已經死了。」

大頭炳︰「配槍走火要不要寫報告? 這報告不好寫,難道我說撞鬼,跟著撞槍,然後走火。」

林警長︰「配槍走火當然要寫報告,但是,我們在野外,沒有人會知道。不必寫啦,反正外面兵荒馬亂,沒有人會看你的報告。」

大頭炳︰「我的配槍少了一顆子彈,把槍交給槍房時,如何解釋? 」

林警長︰「練靶時,我留起幾顆子彈,給你一顆好了。配槍走火很易打死人。你要多些注意槍械安全。現在不要換子彈,讓那燒過的子彈留在彈輪上。將彈輪撥到已經發射的子彈去。這樣做就不會再走火。知不知道子彈打到那裡去?」

大頭炳︰「不知道。」

大隻強︰「看看文昌吧,可能打中他。」

林警長望望文昌︰「看他的樣子,真的好像被子彈打中。」

三人細心查看文昌,全身都沒有子彈孔。

林警長拉著文昌的臉孔說︰「這傢伙氣息像個死人,一定是被鬼魂嚇壞了。叫他不要到外面去,他偏要走出去。」

大隻強︰「看他的樣子,目光呆滯,像是驚魂未定,又似死過翻生。根據過往撞鬼經驗,一兩小時之後,還是這個樣子,他們嘔吐,然後昏迷,跟著斷氣。在圍村,我們會用力抽打撞鬼的人兩記耳光,把他弄醒。」

林警長搖搖文昌的頭,用力抽了他兩記耳光︰「沒有反應。」

大隻強︰「抽兩記耳光不行的話,用筷子放在手指之間用力擠,把他弄醒。」

林警長將原子筆放在文昌手指之間,用力擠了兩次︰「也是沒有反應。看來,沒有辦法弄醒他。」

大隻強搖搖頭。大頭炳︰「用密碼三長兩短向警署求救。」

那時候的通訊器很差,過了通訊範圍只能用摩斯密碼,雜音太多不能通話。香港警察用了英軍的戰時密碼,三長三短是求救訊號,三長兩短是有傷亡的意思。那時候,警察常常說「最怕有甚麼三長兩短」,就是說怕有甚麼不測。這句話後來流入黑社會,再跟著其他黑社會術語流入社會。

林警長抹抹眼淚︰「離開警署之前,幫辦跟我說,市區的暴亂加劇,四處都有人放火,有同袍開小差,警車被放火。我們的警署已經沒有可以使用的警車。食水供應不足,四日供水三小時,糧食供應也開始短缺,否則我們也不必吃英軍過期軍糧。要是警隊還有資源,上次,我就不必背著那老太婆在山路走八個小時。現在求救也沒用,沒有人來救我們。警署的人自身難保。我們離開警署不久,收到消息,暴徒圍攻警署,士沙超和打靶陳已經殉職,何幫辦和另外三位同袍受了重傷,其他人生死未卜。政府派到華界談判的代表,包括兩位警司被解放軍拿下。邊界的啹加兵團被解放軍繳械。傳聞解放軍已經進入英界。我怕影響各位的工作,沒有說出來。」三人一起垂下頭來,眼淚滴在地上。

大隻強抬起頭說︰「這時候,香港更加需要我們。我們要撐下去。」

三人互相握手,一起說︰「我們要撐下去。」

大頭炳拿出一小瓶燒酒,和其他人一起喝。林警長喝了兩口燒酒之後,舉起警員委任證說︰「這裡的鬼魂聽著,我們是村巡,一直是你們的朋友。我們保護偏遠村落,為你們服務。王村爆發疫症的時候,我們不是沒有到來救援,只是山路崎嶇難行,附近村落亦爆發疫症,我們警力不足,資源不足。當時,我們已經盡力而為。你們為何要在最艱難的時候加害於村巡? 」
這時候,文昌醒來,用微弱的聲音說︰「我們要撐下去。」

大隻強︰「好極了,文昌醒來啦。」

文昌︰「警長,剛才是一位女孩子喚醒我。」

大隻強︰「甚麼? 是女鬼喚醒你? 」

林警長︰「奇怪,女鬼為何要喚醒文昌? 」

文昌指著方中村北面︰「她指著那個方向。」晚上的野外一片漆黑,樹木組成不整齊的線條將天空和陸地隔開,上面是繁星點點的天空,下面是黑壓壓的東西。

大隻強︰「難道女鬼示意我們要向那個方向走? 」

林警長︰「不會吧,那邊是沙頭角海。」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