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團體多面向質疑大嶼山發展計劃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May Tam/報導

Photo_1

多個民間團體就大嶼山發展建議舉行論壇,政府派出五名代表出席。

經過三輪由官方主導的大嶼山發展諮詢會舉行後,多個民間團體前日(四月九日)舉辦大嶼山可持續發展民間論壇,政府隆重其事派出五名代表參與,並在簡布時,較以往諮詢會明顯加重保育成份的闡述,惟民間團體就是否需要大規模發展大嶼山、發展地的地權誰屬引發的利益疑問、發展引來具體的保育隱憂、現有城規條例未能阻止土地破壞,以及規劃有否失誤等多個面向,對該發展計劃提出質疑。

論壇由創建香港、香港大學學生會理學會環境生命科學學會、島嶼活力行動及東涌社區發展陣線聯合舉辦,以五小時討論三個議題:有關東大嶼都會的發展基礎、發展南大嶼帶來的問題,以及東涌新市鎮的發展經驗及地區問題。

政府加強闡述保育措施

論壇開首先由規劃署總城市規劃師/策略規劃劉寶儀簡介由政府委任的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所建議的大嶼山發展計劃。除了闡述大嶼山的規劃定位,包括作為連接珠江三角洲的經濟樞紐,亦是通往全球的重要門戶,以及善用自然及文化資源發展旅遊外,她詳細提及對大嶼山的保育政策,例如會避免在大嶼山生態價值高的地方作大規模發展;選擇交椅洲一帶建人工島發展東大嶼都會,是因該水域相對於香港其他地方(如西貢),生態敏感度較低;又如喜靈洲是生態價值高的地方,政府不會在島上發展,只會將其使用率較低的避風塘填平發展;同時,對於大嶼山內八個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漁農自然護理署會定期對該地的動植物種作基線研究等。

劉寶儀又回應了民間質疑有關發展計劃中「綠色旅遊」的定義,她簡說發展綠色旅遊的三項原則:達至可持續發展、關注有關旅遊點的生態,以及發展旅遊時不能影響當地的特色。

她表示,發展建議只把發展集中於北大嶼,南大嶼則主要作保育及善用天然資源作綠色旅遊發展。她舉出五個例子,闡述政府現已實踐及未來實行的保育措施:一、加強東涌河保育,使上下游的自然生態聯繫起來,闢設生物多樣化公園,以助排洪、提升生態價值及向市民提供康樂地點;二、昂坪排污工程安排再造水及以三級再造廠處理污水,亦在梅窩銀河作改善工程;三、闢設新的海岸公園,加強海岸生態保育;四、保護天然海岸線,避免在海岸線填海;五、發展大嶼山為低碳和綠色的智慧社區,加強綠色基建,如建築設計和空間布局達至減排效果、排污時使用再造水。

民間質疑發展東大嶼都會的需要

然而,民間團體卻從多個面向質疑此項發展計劃。本身是島嶼活力行動核心成員的梅窩居民任憲邦博士詳細分析了政府統計處和相關政府部門的數據,質疑透過填海造人工島發展東大嶼都會的需要,他從人口估算、房屋供應及香港核心商業區的發展三方面,指出發展東大嶼都會實屬不必。

任憲邦指出,香港人口老化,生育率低,結緍年齡推遲等,令香港整體人口增長緩慢。他的數據分析顯示,政府推算二零四三年人口達高峰期的八百二十二萬,其後卻回落至二零六四年七百八十一萬,如果計算未來新市鎮(新界東北、洪水橋及元朗南)可容納共五十五萬的規劃人口,則全港可容納的規劃人口總數達853.7萬,已經超越了未來人口高峰期總數的八百二十二萬,根本沒有那麼多人口而須發展東大嶼都會。從住宅供求數字分析,如果按照政府發展東大嶼都會容納七十萬人,每戶2.7人計算,所能提供約二十六萬個額外住宅單位,已令全港的房屋單位供過於求,東大嶼都會的住屋空置率可能高達19%。

任博士又質疑是否需要多一個東大嶼都會作商業核心區,因現時已有四個商業核心區,包括中環擴至金鐘和灣仔一帶、涵蓋觀塘至九龍灣的東九龍、已有多座大型商廈及容納了逾300家跨國企業的鰂魚涌,以及現有機場快綫站及未來高鐵站的交通樞紐商業區西九龍。

由於以上疑問,任博士曾於二零一四年要求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兼大嶼山區議員余漢坤在該委員會內提出進行一項興建東大嶼都會的需求分析,以詳細數據和非數據元素作出研究,可惜余漢坤提出此建議其後在委員會內被否決。

地權誰屬問題不釐清,無法取信於民

本土研究社代表陳劍青則指出,政府必須讓所發展的地區所有地權誰屬的資料全面公開,才能釋除公眾對發展是否利益輸送的疑慮。他曾研究古洞北擬發展地區的地權,發現許多土地由多達一百三十三家公司持有,其中二十四家公司因是離岸註冊而沒法追查股東身份。

他指出,大嶼山擬發展的土地面積較古洞北大很多倍,當中不知有多少農地落入了無法追查持股人身份的離岸公司。因此,政府應改善利益申報制度,要求申報者提供更詳細資料,例如公司名稱和位置,以及家庭相關利益,使公眾可以清楚地權誰屬,才能讓公眾與政府之間有互信基礎來談發展問題。

剛被委任為大嶼山發展委員會成員的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代表劉惠寧博士雖然認同政府在發展大嶼山時,避開生態價值高的地方不作大型發展是良策,但卻指出若干具體保育隱憂。例如現時大嶼山許多具生態價值的地方如低地河流和淡水沼澤等,不在郊野公園的範圍內,是屬私人土地,故不受郊野公園條例保護,亦是保育的一大挑戰。海洋保育方面,政府雖計劃闢設多個海岸公園,但大嶼北受保護的中華白海豚,過往十多年來的出沒數字已跌了六成;同時,極具生態價值的水口泥灘,現時亦未受保護。他同時擔憂發展交通網絡帶來的問題,例如由大嶼北建路直往大嶼南,會令以保育為主的大嶼南受到翻天覆地的影響。

創建香港行政總裁兼薄扶林區區議員司馬文指出,現時在大嶼山的私人土地非法傾倒泥頭和廢料情況嚴重,政府卻束手無策。他認為只要修改城市規劃條例,令地主須為土地的非法用途負上刑事責任,或必須取得許可證,才可傾倒廢物於土地上,就能緩解問題。

Photo_2

民間團體就大嶼山發展建議舉行的論壇在香港大學鈕魯詩樓舉行。

貧窮源於規劃失誤

東涌社區發展陣線代表趙羡婷則以東涌和天水圍的規劃出現問題,指出社區貧窮現象實源於規劃失誤。她說,現時東涌出現的社區問題,與天水圍相似,如失業人口眾多,居民要跨區上學、上班,甚至買餸。為在東涌推行本土經濟,她所屬的陣線曾嘗試籌辦墟市,但手續繁複,要經過十個政府部門批核,但反過來,當政府推動美食車政策時,即以跨部門協調統籌,可是美食車每部一百萬元,而小販熟食車則只需約一千五百元,但可能已可造就吸引遊客的夜市,趙羡婷質疑為何政府的計劃與民間的落差如此巨大,亦質疑為誰而發展大嶼山,促請政府在發展時,應要滿足當地居民和不同物種的需要。

互相「協作」才能解決問題

唯一來自商界的代表兼大嶼山發展委員會委員哈永安,總結過去個多月來有關大嶼山發展諮詢會所收集的意見有四點共識,包括認同發展經濟、建立大嶼山為商住地區、擴闊工種及原區就業;為基層人士提供機遇;兼顧生態保育;以及交通配套和房屋需求須得滿足。他認為,只有各持份者(包括商界及環保團體)互相協作(collaboration),才能解決問題。

政府日後可與環保團體合作

在回應講者及台下觀眾發言時,發展局首席助理秘書長(工務)5黎卓豪表示,南大嶼旅遊點的規模和地點尚未確定,日後政府可以與環保團體合作,避免帶來環境破壞問題。另外,發展各種旅遊活動設施(如水療度假村),日後還會研究其所帶來的影響,而且在落實各項設施時,會作一至三輪公眾參與活動,聽取意見。至於為誰發展的問題,他認為南大嶼的旅遊項目亦為香港人而設,而在大嶼山發展橋頭經濟帶動就業,亦是讓香港人得益。

人口推算全世界都有落差

規劃署助理署長/全港張綺薇回應人口推算的質疑時,指出全世界的人口預測都有落差,但必須有所準備(readiness),及推出相關方案建議;而實際上有否所預計的人口增長和就業需求,是另一個問題。她表示,從長遠房屋策略看未來十年房屋需求,不只要應付住戶增長的需要,更有因重建和擠迫戶帶來的需求。至於在私人土地上非法傾倒泥頭問題,她從城市規管的技術問題質疑立法的需要,並指出不能單一以城規法例管制,而可思考把廢料變為資源來緩解問題。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