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業輝:美大學素食研究遭港媒歪曲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veget

pic via Ruocaled

近日《蘋果日報》有一篇名為『美研究:吃素恐增癌症與心臟病風險』的報導,在香港網上引起不少分享及議論。筆者發現《蘋果日報》不單沒有直接引用康乃爾大學的研究報告,反而選擇引用外國媒體對這份研究的報導,更甚的是他們連外國報導的意思都歪曲了。

筆者再仔細搜尋後,發覺原來整個華文世界的傳媒都在報導這研究,他們的標題還包括:

  • 「美研究指食素增患癌風險 港學者有保留」東方日報
  • 「研究:連續好幾代吃素 罹癌心臟病風險升」中央社、大紀元
  • 「素食一定健康?美研究称长期吃素可增加患癌风险」 ­ 北京晨报
  • 「美國研究驚人發現 素食者比肉食者患癌風險高」 ­ 中時電子報
  • 「美最新研究:吃素恐增癌症與心臟病風險」阿波羅新聞
  • 「長期食素或增患癌及心臟病風險」 ­ NOW 新聞

英文媒體的標題:

  • ‘Vegetarian gene’ linked to heart disease and cancer risk, scientists find ­ Independent Uh­Oh, Vegetarians: We Have Some Bad News ­ The Daily Wire News
  • Long­term vegetarian diet could increase cancer, heart disease risk: Cornell University study ­ The Indian Times
  • Long term vegetarian diet changes human DNA raising risk of cancer and heart disease ­ Telegraph
  • If your ancestors are vegetarians but you eat meat, you’re more likely to get cancer and heart disease ­ Metro (最公允的標題)

正當一眾食肉獸在歡呼之際,筆者為錯誤信息被流傳非常擔心,認為有必要破解一下。

筆者將會分析各媒體的報導以及網民的解讀究竟和研究報告的原意以及事實有何出入。為了區 別文章的深淺程度讓讀者選擇是否閱讀。

研究報告是研究​癌症與心臟病風險​?錯

研究報告的名稱是

“Positive selection on a regulatory insertion­deletion polymorphism in FADS2 influences apparent endogenous synthesis of arachidonic acid.”

用稍為淺白的中文演繹就是

「飲食習慣可以在進化過程中挑選出可以影響花生四烯酸(Arachidonic acid)的體內合成的基因變種」(真的,已經盡力簡化了)

如果還是不明白,不要緊,知道不是研究素食和癌症與心臟病風險的關係就好了。

你可能會問,那為什麼報告會將素食和癌症與心臟病風險拉上關係?因為研究者認為​學術界『愈來愈』傾向認為癌症與心臟病和慢性發炎有關係;研究者同時又認為​人體內花生四烯酸的含量和人體內的慢性發炎作用有關係,而且花生四烯酸會抑制可預防心血管病的奧米加­3­脂肪酸的合成;而研究的結論又指出素食習慣在經過很多代後會挑選出可以增加花生四烯酸在體內合成的基因。

因為這一些認為及結論,研究者就推算他們的研究其中一個啟示(implication,筆者不知道如何更好地翻譯,每個寫過論文的人都會知道這是甚麼意思)就是一個以往很多代都是素食者的人如果吃肉,他/她患上癌症與心臟病風險會比起一個吃肉但以往很多代都是吃肉的人高。

研究指素食者患上癌症與心臟病的風險比較高?錯。

剛好相反。明明很多研究指出是相反的,得知這個結果很疑惑(或者很震驚/很難過/很高興找到吃肉的理由)是不是?不用怕,報告根本沒有這個結論。研究者所推論的論文啟示(implication)是一個來自世代多為素食者的民族的人如果吃肉​,他/她患上癌症與心臟病風險會比起一個來自世代多為肉食者的民族而吃肉的人為高(解釋見上)。

由此可見,研究者明明是推論出吃肉者患上癌症與心臟病風險比較素食者高。那又如何可以用這個『美研究:吃素恐增癌症與心臟病風險』或『長期食素或增患癌及心臟病風險』這些標題呢?可能你會說:『但研究說幾代都吃素會令後代患病機會增加啊﹗』如果你這樣想,請繼續看下去。

研究指素食幾代後會導致基因突變?錯。

根據國際性的學者社交網站Research Gate對本報告的領導研究者Tom Brenna的訪問,當 Brenna被問及研究中提及的rs66698963基因變種是經過幾代演化出來時,Brenna的回答是 “The mutation occurred once or twice perhaps a million years ago, we don’t really know when, and then evolution based on diet took over.” 意即突變是和飲食習慣本身無關的。那你 可能覺得很奇怪,突變和素食無關那這報告研究的是甚麼? 答案是: 研究那一種飲食習慣在進 化過程會有利這個基因被挑選出來。

當一個基因變種新出現後,它如果對基因的載體(即生物)的生存及繁衍是不利的,那它的傳播率就不會太高;如果效果是摧毀性的,就會被淘汰;如果效果是有利的,就會廣為傳播,甚至有超越原有基因的可能性。研究報告中的rs66698963基因變種所控制的是人體將亞油酸轉化成花生四烯酸的速率及比率。而因為花生四烯酸是必要的神經系統維持物質及骨骼生長元素,人體中含有太少會令人無法健康生存(特別是在原始時代,頭腦無法清醒和將死無異)。

而植物中幾乎不含花生四烯酸,而只含有可以被人體化成花生四烯酸的亞油酸。因此對每餐都吃不飽的素食的原始人來說rs66698963就是個天大的喜訊,因為他們可以更加有效地從植物中提取有限的亞油酸來製造花生四烯酸來維持生命。所以在那些原始社群中rs66698963的擁有者的 生存機會就會比沒有這基因者高,因此基因就被挑選出來了。​

但是對吃肉的原始人來說 rs66698963就不是個喜訊,最好也只是個不喜不憂的訊息,因為肉食中本身就含有豐富的花 生四烯酸。所以他們的飲食習慣就不利或者不影響rs66698963被挑選出來。也就是說傳統上 吃肉的民族擁有rs66698963的比例理應比傳統上吃素的民族低。

而這就是這個報告提出並證 明了的假定。基因變種本來就是各生物面對生存挑戰的自然過程(請不要跟基因改造搞混了), 以rs66698963為例子,民族的素食為主的習慣只是促成有利於自己的基因變種保留及維持下 來,絕不是什麼「基因突變」。

研究指素食幾代後會害了後代?錯。

首先,研究者雖然沒有明確指出究竟是過幾多代會出現所說的效果。但報告所用的研究方法是用幾個有非常不同飲食習慣的不同民族的基因數據作研究,這樣就令人無法得知究竟是幾多代的習慣形成相關基因的比例的不同。而且基因在演化中要被挑選或淘汰,一定要經歷基因載體因為該基因差別而造成了生存或繁殖成功機會上的差別才會形成。

研究者所指出該基因所連繫的健康問題在近代又只關係著很低的死亡率(近代城市人一生會因心臟病及癌症而死亡的機會率,並不高得足以令到與其有關的基因在幾代人的時間就可以令到相關的基因的存在比例出現可觀察變化。而人體的花生四烯酸含量也不足以明顯地影響營養充足的近代城市人的生存)。研究報告所提及的演化根本只能在很多代的時間才會見到。所以說幾代吃素就會害了後代根本是錯誤之談。

花生四烯酸是有害物質?錯。

前面已經提及花生四烯酸是身體必須的物質。而報告本身對花生四烯酸(Arachidonic acid)的立場在這句已經說得很清楚:

“Arachidonic acid is important for muscle growth and healthy neurological function in humans”

美國心臟協會表明攝取足夠的花生四烯酸對預防心臟病及維 持好的新陳代謝有好處。不單這樣,花生四烯酸是不需醫生處方就可買到的補充劑。所以,報 告對花生四烯酸所表達的憂慮是「過猶不及」,即是身體內含太多會有健康風險。但正如前面所說,身體太多花生四烯酸是吃肉的錯,不是吃素的錯。動物食品才是含有大量花生四烯酸的 食品。吃素的人大概天天參加素食大食比賽都沒辦法吃到花生四烯酸過多的。

素食者體內的花生四烯酸較多?錯。

剛好相反。首先再次聲明,康乃爾大學是次的研究的發現是世代多為素食者的民族擁有rs66698963基因變種的比例比較世代多為肉食者的民族高。所以任何說這個報告發現素食者怎樣怎樣的言論都是錯的。

即使問題改為: 世代多為素食者的民族的成員比較容易出現體內的花生四烯酸的含量較多的情況?答案仍然是否。因為即使世代多為素食者的民族擁有rs66698963基因變種的機會較高, 不知道他們吃什麼是不會知道他們體內的花生四烯酸會較高還是較低的。動物食品含的花生四 烯酸比植物高很多(植物幾乎沒有),所以吃肉者體內的花生四烯酸一般會比較素食者高。

那為 什麼世代多為素食者的民族的成員吃肉會比世代多為肉食者的民族的成員比較容易體內的花生四烯酸比較高? 因為他們擁有rs66698963基因變種的機會較高,所以如果他們吃肉,他們就承受著一個風險:攝取動物食物中大量的花生四烯酸,外加rs66698963基因變種讓他們多從食物中的亞油酸轉化出花生四烯酸,便高上加高了。

解釋了二OO九年發現素食者腸癌機會高四成的報告?錯。

首先讓我為找不到這份驚人報告的人解憂。這份連研究者自己也被驚倒的研究是牛津大學的 Tim Key及同伴所做的。報告原文及報導在下。報導:http://www.medicalnewstoday.com/articles/142427.php 報告原文:
http://ajcn.nutrition.org/content/early/2009/03/11/ajcn.2009.26736M.full.pdf+html

報告及研究者對於抽樣中素食者腸癌發生率比肉食者高四成有以下意見:

1. 這樣的發現是驚奇的。和常理的差異可能是由於機會或者比起飲食分組更細微的飲食 差別造成的。(Our observation that the incidence of colorectal cancer is higher among vegetarians than among meat eaters in the EPIC­Oxford study is surprising; this difference might be partly due to chance and speculatively might be related to other dietary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groups.)

2. 需要進一步研究肉食在此研究中有何角色,因為研究所顯示的結果和肉食者理應​比素 食者腸癌機會高的醫學觀點相違背。(Key said there was a need to look more carefully at how meat fits in, because their findings didn’t support the view that vegetarians ought ​to have lower rates of colorectal cancer.)

3. 有比他們更大規模的研究都發現紅肉增加腸癌風險以及素食者患腸癌的 機會比肉食者低​(A significant positive association between red meat consumption and the risk of colorectal cancer has also been observed in a subsequent large prospective study (16), as well as in the whole EPIC­Europe cohort (17). In previous prospective studies of vegetarians, a lower risk of colon cancer (rectal cancer was not reported) was observed among vegetarians compared with nonvegetarians in the Adventist Health Study)

牛津大學的學者似乎也對自己這個發現非常質疑,認為問題應該出在他們的研究中。研究者應該的確是百思不得其解,但他們想解的是為何他們的研究會有其中一項(是的,他們於其他癌症和素食的關係中都找到他們預期中的結果素食者癌症機會較低)和理應出現​的結果相反。

事實上康乃爾大學是次的研究認為他們發現了吃肉的人比吃素的人患癌和心臟病的機會較高​。這發現如何可以用來解釋素食者腸癌機會較高?其次,相關報導中所指的『素食者』不是指祖先都是或者有素食者,而只是他們自己是素食者。而康乃爾大學是次的研究的抽樣策略的是民族的一貫的主流飲食習慣是否素食,並不關心個別被研究者現在是否素食者。即是說兩份報告不但不可以互相解釋,而且根本是沒有關係。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