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從四六事件到四七鄭南榕自焚 看「左」與「獨」的平反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nam

梁文韜/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一九四五至四九年期間,國民政府在台治理當局不斷打壓台灣本土菁英,經過二二八事件後的濫捕及濫殺,大部分有著反抗新殖民暴政意識的本地社會菁英都被整肅。然而,即使當時很多學生亦被打擊,但做為社會的良心,一代跟著又一代的學生,對於暴政的反抗是自然生成的。

被汙名化的左派

一九四九年春,正值國共內戰邁入決戰階段,二二八事件後國民黨在台灣的鎮壓持續,分別來自台灣大學與師範學院兩位學生在三月二十日因騎腳踏車雙載而被警察取締毆打,導致兩校學生強烈抗議,甚至促成了「台北市學生聯合會」的成立,該會以「爭取生存權利」、「反對飢餓和迫害」等被視為左傾的口號召集全台灣學生加入。

對於愈發團結的學生左翼運動,獨裁政權當然要將這種有組織的反抗力量摧毀於萌芽階段。四月六日清晨,軍警進入師院,以「張貼標語、散發傳單、煽惑人心、妨礙秩序、妨礙治安、搗毀公署、私擅拘禁執行公務」的罪名逮捕學生,並簕令師院停課,二十九日復課後, 共有三十六名學生被校方除名。

眾所周知,國民黨在日後的白色恐怖中以打擊共產黨為名淸算非常多帶有左翼思想的個人及團體。由於非左翼人士亦因類似罪名受到壓迫,左派思維長期被汙名化。

被視為禁忌的「獨」

除了「左」之外,「獨」也是一種禁忌,即使到了解嚴之後,隨時隨地都可以因為鼓吹台獨的言論或文章入罪,這也是鄭南榕先生自焚的最主要背景因素。他因在一九八八年的雜誌上刊登獨盟主席許世楷的《臺灣新憲法草案》而被以叛亂罪名傳喚出庭。

然而,對他來說,捍衛「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的重要目的正是要宣揚台灣獨立。拘禁鄭南榕也就是封鎖台獨言論,於是他誓言:「國民黨不能逮捕到我,只能夠抓到我的屍體」。最終他選擇拒絕被捕並以自焚方式殉道。

為「左」跟「獨」平反

歷經四十多年暴政後,由於政治空間逐漸被打開,台灣在一九八O年代末進入了奪權時代;終於到了2016年,象徵本土意識的民進黨奪權成功。民進黨完全執政在即,在探討轉型正義如何實踐之同時,大家必須考慮意識型態上的轉型正義,還「左」與「獨」一個公道,因為「左」及「獨」正是國民黨施行暴政的重要原因及藉口。

曾經誓言站在人民一方的進步力量之新潮流目前更可以說是主導了民進黨發展,過去的新潮流旗幟鮮明地「左」跟「獨」,陳菊市長在勞動部長任內積極推動勞工權益的保障,林濁水先生更是台獨黨綱的推手。日前新潮流將向中共靠攏的洪奇昌驅逐,明確表示要跟枱面上絕無僅有的親中派切割。

可是,面對中共霸權式資本主義的覬覦,唯一的有效對應方式就是莫忘「左」跟「獨」的初衷。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