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衛隆:猛鬼字花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wordflower
一九五0年代末期至一九六0年代末期是字花的全盛時期。清朝的字花是在市集上的竹棚中央掛上一個布袋,裡面裝著寫上數字字花的字條。下注的人將寫上數字及自己的名字的紙連同下注銀兩掛在竹棚外面。因為這東西掛滿紅色的下注紙包,看來像是開滿鮮花的樹木,所以稱為字花。開字花的時候,全部人會齊集竹棚前親眼看著開字花。開字花的人會當眾讀出下注人的姓名和數字。這樣的字花檔並不容易出術騙人,因為字花早就放在竹棚上,其他人才下注。

一九六0年代初期,當日開彩字花和下期字花數字提示的圖畫刊登在報紙上,被稱為字花報。早期字花,每日分早報和晚報開字花兩次,三十六個數字開一個,賠率是一賠三十。後來,字花加多一個字,寫成數學中的份數那樣,例如23/12。兩個數字都中了,賠率是一賠三百。這樣做可以提高中獎金額令更多人下注。那時候,香港大街小巷都是字花檔,下注金額低至一仙。當時的街市有不少字花檔,家庭主婦在街市買菜都會順道買張字花踫踫運氣。

一九六0年代初期的字花由兩家字花廠壟斷,東廠和西廠。東廠開日報字花,在港島東區、九龍和新界區有很多字花檔,也有自己的字花報和收「字花欖」的「艇仔」。字花欖是字花檔交給字花廠的字花投注。因為最高賠率是一賠三百,字花檔怕賠不起,於是以八折將收來的字花投注賣給字花廠。那就是說,字花檔可以將字花投注啃下,亦可以用八折價錢向字花廠投注作為對沖。西廠的規模較小,開晚報字花,只有兩個地方有他們的字花檔,有自己的字花晚報,收欖的艇仔不多。字花欖的名字是來自字花檔和艇仔將字花投注扎成欖形進行交收。
報館想開甚麼字花就開甚麼字花。字花廠看過投注才開字花,可以大小通吃,根本上不是賭博,是騙局。字花廠本身是黑社會,當時的香港警察十分貪污,向收字花檔黑錢。字花廠勾結警隊,令字花大行其道。黑社會操縱的非法賭博,引起嚴重社會問題。一九六0年代初期,最少有五十萬人沉迷於字花,佔香港人口約一成。有人賭字花賭至傾家蕩產,亦有人因此家庭破裂,甚至自殺。

字花廠為了不讓字花檔將字花啃下,故意找家庭主婦在不交字花欖的字花檔下注。字花廠控制開甚麼字花,這樣買字花,必然中獎,而且是中大獎。買的時候是家庭主婦,收派彩的人是黑社會人物,收派彩像是收爛賬那樣。字花廠很容易就將這些不交字花欖的字花檔清除。全部字花檔變成字花廠的字花中間人,字花欖由八折改為九折。那就是說,字花檔要將收取的投注金額九成交給字花廠。

東廠西廠本來河水不犯井水。兩廠都有自己的地盤,也有不同的日夜字花和字花報。東廠勢大,控制幾乎全部字花檔,收九折字花欖。西廠看到有機可乘,於是八五折收東廠的字花欖。東廠即時「斷欖」,江湖上立即腥風血雨。東廠無法阻截西廠收自己的字花欖,於是派人搶劫西廠艇仔,將錢和字花欖都搶走,還打傷西廠艇仔。西廠也不是善男信女,派出打手連砸數家東廠字花檔。東廠還擊西廠,差不多將西廠的字花檔全部掃清。

本來,西廠勢弱,無法與東廠硬撼,但是,當時的警隊令情況更加混亂。因為警隊貪污,字花檔派黑錢給當地警區的警察,受到保護。冚字花檔十分困難。警隊高層想到辦法,用冚大檔的「踩過界」方法冚字花檔。警隊高層每天早上臨時決定某一警區派警察到另一警區搗破字花檔。與西廠有路的警察到東廠地區冚字花檔的時候,乘機插欖,即是在字花開了之後,插入中獎字花欖。警察將這些「飛機欖」送到西廠收派彩三成。西廠派人拿著「飛機欖」到東廠收十足派彩。東廠知道這些字花欖是警察冚檔時插出來的「飛機欖」,但是,有單有據,不能不賠。兩廠不停鬥爭,不分上下,很快就到了字花旺季,農曆年。農曆年前幾日,兩廠會放下一切,先做生意,後尋仇。

每年字花最旺的時候是農曆年前,因為工廠出雙糧,家庭主婦有多些家用,有多些錢買字花。某年農曆十二月底,字花畫頻頻貼中,中獎人數增加,字花大行其道。字花廠不能只殺不賠,要是每次字花都開盲門,即是沒有人買的字,買字花沒有人中獎,很快就沒有人買字花。字花廠收了字花欖之後,找個少人買的號碼作為當日字花。通常,這個較少人買的號碼是字花畫之中一些不大起眼的提示。因此,很多人看字花報上的字花畫,只看那些細小的東西。例如字花畫暗示十五,那麼十五最多人買,不會開十五。字花畫一角有圖像暗示七,較少人留意,七有較高中獎機會。到了農曆年前幾日,字花畫暗示18/2,很多人買這個組合,但是,字花開16/2。字花廠大殺三方,賺到盤滿砵滿。一位家庭主婦因為沉迷字花,與丈夫爭執,後來自殺身亡。她就是在農曆年前跟著字花報買18/2,輸了很多錢。

一年之後,字花廠重施故技,但是,農曆年前,為字花報畫字花畫的畫工因為意外受重傷。字花報被迫在舊的字花畫中隨手拿一張出來刊登。這張字花畫正是一年前畫暗示18/2的邪門字花畫。字花報的人記不起這件事,買字花的人卻清楚記得去年同一字花畫開16/2。16/2成為大旺門。買16/2的字花欖排山倒海那樣湧出來,18/2是盲門,字花廠十分高興,下令字花報開18/2。

當時仍然使用活字印刷,排字房的工人將字盤排好,即是「執字粒」,然後印一張(當時的報紙只出一張紙,而且是單色)給編輯看過,沒有問題就大量印刷。當晚,編輯看過試印報紙的字花欄確實印上預定的18/2,於是叫印刷機房開工印刷。不知道是印刷中途踫壞了字粒還是那個字粒本來有問題,印出來的字變成16/2。凌晨三時,將近到派報時間,編輯拿起印好的報紙最頂一張來看,印出來的字是18/2,但是他不知道,下面的報紙都是印上16/2。編輯叫工人開始派報。16/2是最多人下注,連中雙元的人不計其數。中了兩個字的賠率是三百倍。大清早,字花檔塞滿索取派彩的家庭主婦,有報紙及字花收條作證,字花檔不得不賠。若果這次不賠,那就變成「有殺冇賠」,可以立即收檔。

字花檔檔主當然找字花廠的人索取派彩,但是,東廠沒有那麼多錢派彩。報紙出街之後不足一小時,兩家字花廠一起「爆廠」,即是字花廠沒錢賠。西廠以為東廠爆陰毒,想也沒想就派人到東廠要東廠當事人的性命。東廠當事人知道形勢不妙,當日帶著大量現金離開香港。他萬萬想不到,剛剛下機,還未離開機場就踫到追收字花派彩的黑道。結果他活不了多久就去世。

買字花的人不是善男信女,收不到派彩就會砸字花檔,把字花檔檔主打傷。一些字花檔有自己的生意,例如在街市賣生果蔬菜,賣字花只是副業。這些字花檔檔主無奈地掏出老本派彩。較大規模的字花檔則沒有那樣幸運,派彩金額太大,唯有和買字花的人商量,賠三份一或者五份一。一時之間江湖上出現不少腥風血雨。有些字花檔檔主失蹤,有些被斬成肉醬。字花報報館事後無法澄清,因為報紙上的字花確實印著16/2。報館負責人和編輯無法交代,更加沒有辦法擺平這件事,兩人相繼遇害,屍浮維多利亞港。

事件平息之後,香港失去兩大字花報。

一九七0年代中期,香港政府全力反黑,看到報紙和幕後的黑道得到字花黑金而壯大,為了取締字花,截斷黑道的資金來源,一九七五年起開辦六合彩奬券。最初的六合彩是三十選六,每注兩元,實際上是官辦字花。非法字花活動成為絕響,方向日報再也不是字花報。香港沒有字花,猛鬼字花也從此消失。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任何真實的人和事物完全無關。若有雷同,純屬撞邪。)

本文經編輯室刪剪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