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霜:加拿大也有雷動計劃?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anada

image by Alex Indigo

近日戴耀廷在城市論壇中,提到雷動計劃「由下而上」的部份,是參考加拿大2015大選中策略性投票的行動(Strategic Voting)。加拿大的政壇,可以説是三分天下。當中自由黨(Liberals)和新民主黨(NDP)由於都是左傾派系,過往出現鎅票(Vote Splitting)的情況,令右傾的保守黨(Conservatives)取得二0一一大選的勝利。二0一五年民間發起了策略性投票的行動,而保守黨也在大選中落敗。表面看來,香港現今的情況跟加拿大相近,本土派理應參與雷動計劃與泛民協調。但事實上加拿大的「三分天下」跟香港的是天淵之別,而其中的不同,正道出了本土派不應跟泛民協調的原因。

加拿大有三三八個選區,每區採取單議席單票制,贏得最多選區的政黨成爲執政黨,黨魁則成爲總理。為避免自由黨和新民主黨在選區内互相鎅票,民間發起了數個策略性投票的網站[1,2]。這些網站根據民調和過往投票結果,為選民提供建議,讓選民集中票源投給區内最有機會擊敗保守黨的政黨。筆者是加拿大人,也參與了策略性投票。根據個人體驗和觀察,策略性選民有以下兩個共通點:

一.對保守黨和總理哈珀反感—這跟本土派和泛民支持者對建制派反感相似。
二.不介意投給自由黨或新民主黨。據統計,自由黨和新民主黨佔有六成的選票,當中一半是這種游離票(non-partisan votes)[3]。

第二點是十分值得注意的。在加拿大,很少聽見人説「含涙投票」。自由黨的支持者,大多對新民主黨不反感,反之亦然,這也解釋了大量選民游離兩黨之間。箇中原因十分簡單,這兩黨在政治光譜上十分接近(見下圖,NDP為新民主黨,LPC為自由黨,CPC為保守黨)。這情況跟香港完全不同,本土派支持者覺得泛民毫無建樹,而泛民支持者則覺得本土派暴力、搞事。本土派和泛民的對立,並非止於手段上「和理非」和「勇武」的分歧,而是政治理念上存在根本的矛盾。

加拿大政治光譜圖
table
論壇中鄭松泰問戴耀廷「非建制」的理念是甚麼,他的回應是「反建制」。但泛民的「反建制」和本土派是不同的—泛民的「反建制」,是反對建制派,和對政府提出的議案作質疑的態度。這其實不是「反建制」,這只是「建制内的反對派」。泛民對制度改革的訴求,只局限於「真普選」和「廢除功能組別」,而這些訴求是基本法已付予了的,説是「體制内改革」也有點牽強。泛民一直停留於基本法的框框裏,他們連修改基本法也不會提出,更遑論制憲、自決、港獨等議題了。相反,本土派根本的訴求是改變現有的制度,這是名符其實的「反建制」。

假如本土派參與雷動計劃,很難想像有大量的選民願意游離於本土泛民之間,要找人參與「由下而上」有一定難度。至於「由上而下」,就更加困難了,因爲政黨是要向支持者負責的。由於兩派部分支持者存在猜疑和反感,假如有本土或泛民的政黨讓路給對方陣營,讓路的政黨極有可能要面對反對的聲音。

從過往經驗,戴耀廷推行雷動計劃是爲了「分飯票」和「指點江山」,一點不出奇。但對較少留意政治的大眾,這論述難免有「因人廢言」和「誅心論」之嫌,甚至有人會覺得是抹黑。本土泛民兩派政治光譜上的距離,和兩派支持者的對立,已經是拒絕協調的充分理由。筆者愚見,這比訴諸於動機近能令人信服。

[1] http://www.strategicvoting.ca/
[2] https://www.votetogether.ca/
[3] http://www.huffingtonpost.ca/ali-kashani/strategic-voting-justin-trudeau_b_8351796.html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