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猜看「全民制憲」——議席還是議題?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FIVEE

雙黃一陳加上鄭松泰鄭錦滿,以「全民制憲」的綱領積極考慮出選。

年初一之前已經聽過有這個計劃,之後旺角騷動、梁天琦冒升,是這個計劃所未能料到,本來的版本大概亦是今日這個。

我想本民前也不會認同「收割」一說,因為如果要計數,本民前面臨滅團的時候,普羅和熱血伸出援手,就算以絕對功利的眼光,將雙黃視為投資者,他們也的確付出了資本、人力,要負擔一個支持了可能極低票的梁天琦的風險。所以這筆就不用我談了。

我是一個普通的新界東選民,我嘗試從個人角度來猜看這件事。

我想要甚麼?短期,我希望有真正的議會抗爭,不管是在裡面佔主席台、放火箭、放屎蜢,甚麼都好,總之癱瘓議會,阻止削弱香港主體性的議案,最大程度地癱瘓政府的施政。

我不是想要一個議員,我想要一個戰士。很多泛民,識得議事;就算是黃毓民,他也是長於議事。但實際上,我們知道在行政主導、功能組別加上分組點票規則下,議事再好,都沒辦法令事情變好。因此,阻止議會作惡,就是我需要的一個議員。

這個議員也必須在中國瓦解或戰亂的時候,能有願景和行動力,挺身而出,與其他民意代表組成制憲委員會,宣佈香港維持中立或者獨立;因此他的心中沒有「民主中國論」,沒有絲毫中國人的身份認同。

其他更大的東西,議會是無法做到的了。

所以,我希望見到的是,議會內部有這些的一群議員。不用多,但要有。起碼五區都有,但不必一定是檯面上這五個人,可以是梁天琦、本民前、青年新政之類。

然而通過公佈考慮參選,來推動「全民制憲」,操作上非常複雜。記者會一完,一眾網民的批評和質疑,很能看到這個本質。要留意,批評的好多都是星期日投了梁天琦,是六萬多人的其中一人。

操作和傳訊複雜

這件事在操作上、傳訊上複雜,因為手段和目標不夠直覺。五個人參選,進入議會之後,推動民間的制憲委員會——怎樣搞,一般人無法想像,就心慌,這肯定比選舉更加困難;五區總辭之後,基於整個政界都是反對本土派的,政府又肯定冷待——支持者害怕重覆上一次公、社兩黨總辭的失敗。

公投選議題,是有實際指標的;但變相公投,不會有公投效果,因為在補選中投票的人,可以是支持議題,也可以是支持你重返議會。

這種複雜的論述問題,會導致全城集氣支持梁天琦的效果,一定無法再次重演。很多人支持梁天琦,是很簡單,很直覺,很理所當然的事,他的形象好、行動激進但外表溫和、年輕、辯論技巧充足而使人舒服等等。因為簡單,我們可以連上一代阿媽都說服到,選他吧﹗

一旦實行 必定扔失議席

誠然這五個人的做法,是本土主義者從政最難的一條路。因為根據現在的「替補機制」,議員辭職之後,在半年內不可再參選。因此,他們一辭職,就肯定扔失議員席位。除非他們拖到四年任期的後期才總辭,否則他們的議員生命必定是中途完結。如果是借勢「收割」,那不應該推一個那麼麻煩的東西去規限自己,令自己篤定在任期內扔失議席才是。

由此可見,似乎盡量搶佔議席,並不是他們的目標。這班人個個都有非凡智慧,但我現在看不透。這件看似很不合理的事,如果有任何合理性,那必定是與大環境扯上關係——人口殖民一日比一日多,要跟時間競賽;議會制度先天不足,因此再埋首計算哪個勢力有哪個議席,是無關大局的。

2017 ~ 2047

基於渴望安定的惰性,我想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是保守地希望看見「本土派」在議會站穩陣腳,然後取得資源和話語權,越多越好,因此我們很不想看見一個區出多過一個名單,害怕配票失敗,大家輸掉。

但這五個人似乎並不是在談議席,而是透過燃燒自己(除了雙黃之外,其餘三個都好可能成為炮灰)而做一個議題設定——香港一定會自己制憲,踏出「自治」第一步。因為下一屆立法會,是2017年開始,2017年的30年後,就是2047,剛好是所謂五十年大限。

究竟香港的地權在2047之後誰屬,銀行會否繼續借錢俾大家買樓,這是一個要開始商討的問題。一旦議題設定了,就算這五個人最後只入兩三個人,他們都會用這個議題去夾其他人,在議會內組成激進議會抗爭派,這個抗爭派同時是制憲派,因為他們要推動香港面對2047大限的工作,以及防範中國一旦爆發對外戰爭或內戰時的國體誰屬問題。

本土派選民要有多手準備

對我來說,我是希望梁天琦再選、青年新政去選,因為他們年輕,我自然覺得親厚。討厭雙黃一陳的本土人,應該盡力扶持非「雙黃一陳」系統的人,兩手準備,總之下一屆立法會,要有本土人支持的真議員。

我希望見到議會有本土派,但不用貪多。如果貪多搞到自己得一兩席,上面說的這些鴻圖就越來越難起步。因為這件事肯定要跟其他政黨去談和合作。

傳訊的態度

再重申,這件事非常複雜,不是那麼容易辯明,不能一句說完的事情,是先天的劣勢;用選舉來設定一個那麼大的議題,很容易跌死,但香港的情況又刻不容緩。如果你相信革命就是宣傳,不停的宣傳,那麼大家需要宣傳、解釋和辯論,不能中二的說:「我們就是做自己相信的事﹗是你們跟不上﹗」

如果只是想一個候選人選到,比例代表制,這種態度是可以的;但以本土派議員組成將來的過渡委員會,不是個別黨派,可以說是「熱普城」自己也推不動,求於其他本土政團的機會極大。所以姿態低微一點,畢竟方便自己做事。

以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