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衛隆:亂世人鬼情(一)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ghost

image by John Morgan

一九六六年冬季,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快要漫延到香港。邊界多個英軍哨站遭到來自華界的襲擊。英軍主力後撤避免與解放軍發生正面衝突。市區內的親中勢力不斷將暴動及抗爭行動升級。內憂外患的香港警力嚴重不足,惟有加緊招募人手重新編制。較有經驗的警務人員都被抽調到新的工作崗位。

林新是鄉村巡邏隊警員,其他隊員被抽調到市區之後,他被升為警長帶著三位入伍不久的年輕警員執勤。鄉村巡邏隊被稱為村巡,亦被稱為穿山甲部隊。很多市區的警署有村巡,例如觀塘警署。村巡一直維持至一九八一年才解散。他們的制服和一般警察不同,全部綠色帆布帽,全套野戰制服。新界有很多偏遠的村落沒有通訊及交通設施,步行是唯一進入那些村落的方法。這些早期的村巡是偏遠鄉村的唯一對外接觸。村民要收信是要去附近市鎮郵局,郵差不會入村派信。

他們一行四人帶著沉重的裝備由鹿頸警署出發沿著曲折的山路經方中村往鎖羅盤村再到企嶺下海。全程需時四日,途經二十多條村落。他們每個月只巡邏兩次。

林新帶領的三名新丁之中,最年輕的一位是負責通訊的李文昌。文昌在警察學堂只是三個星期就被派到村巡。那個時候警力不足,很多警察都是沒有經過詳細背景審查,也沒有嚴格訓練就派到外面去執勤。以文昌為例,射擊訓練只是一天完成,燒了十多發子彈和一發催淚彈。警隊內部組織及法律等等訓練亦只是做做樣子。有些人虛報個人資料,加入警隊後第二個星期被開除。剩下來的人全部合格,成為正式警員。結業禮當天,只有步操良好的人才可以參加步操和檢閱,其他人全部站在操場一旁。那個時候,人浮於事,失業人口眾多,警察工資極低,但是,總有個安身之所和三餐溫飽。文昌家貧,住在木屋區,讀完中三就輟學,找不到工作。他在家中穿膠花,穿了兩年。剛好十八歲就考入警隊。參加警隊之後,文昌才第一次穿皮鞋和羊毛襪。

文昌背上那東西是英國佬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剩餘物資,連後備電池重五十多磅。一般人背著那東西連站起來也有困難,文昌要背著它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走。其他人也好不到那裡,每人的背包都有五十多磅營幕、食物和煮食用品。為了減輕背包重量,所有人只攜帶一天食水而且沒有雨具。他們四人輪流帶頭負責用開山刀斬開擋著去路的樹枝。那樣的工作非常疲倦,只是走了半天,文昌的手已經舉不起來。

出發前,林警長向各人訓話︰「我們不是到郊外旅行,是到偏遠地區執勤。這是關乎生死的工作。若果遇到穿軍服的解放軍,任何情況下不得開火。沿途的村落只有很少人口,我們必須點算人口及確認所有村民的安全。不是跟你們開玩笑,我曾經在偏遠的村落丟下背包,背著病重的老太婆,走一整天才去到山路旁。」

新丁大頭炳說︰「那是救人,辛苦一點也值得。」

林警長︰「不是救人。那老太婆伏在我背上死了,走了一整天去到山路旁才知道她已經死了,而且彊硬,被她纏著,放不下來。背著她無法走進巡邏車。」
文昌說︰「叫部卡車啦。」
林警長︰「那條山路只能走吉甫車,不能走大卡車。而且,警隊資源有限,不會派大卡車去接送一條死屍。」
大頭炳問︰「那怎辦? 」
林警長︰「巡邏車上的警察用我的開山刀將那老太婆的一隻手和一隻腳切下來,我才可以脫身。」
文昌說︰「那是肢解。」
林警長︰「去到警署才發現那老太婆的一隻腳只有一截,另一截應該還在山路上。」
大頭炳問︰「那怎辦? 」
文昌說︰「回去現場找啦。那還用說嗎?」
林警長︰「不用找啦,山路上有不少野狗和野豬,有一塊骨頭和肉在那裡,很快就會被吃掉。」
大頭炳問︰「那怎辦? 」
林警長︰「不要老是問我怎辦。」
大頭炳︰「Yes, Sir. 」

一行人走了將近十小時,天色開始黑暗起來。林警長一邊走一邊咕嚕著甚麼帶著新人走慢了,天都黑了才來到方中村這個鬼地方。過去,村巡走這條路,天黑之前會去到小田村。他們從來沒有在這個地方扎營過夜。林警長帶著新丁去到樹木較少,地勢較高的小山上扎營及吃飯。四人分工合作終於扎好了營幕及吃過了乾糧。當時的香港政府接收大量英軍剩餘物資,全部交給紀律部隊使用。村巡的糧食都是英軍軍糧。

大頭炳生了火,煮些咖啡。各人圍著火堆取暖和喝咖啡。那些咖啡是英軍軍糧,深綠色膠袋包裝,另外有奶粉和黃糖。對那時候的人來說,這是十分奢侈的英國消費品,只有富人和軍人才有機會喝。文昌很少喝咖啡,因為沒錢喝咖啡。英國咖啡就更加嗅也沒有嗅過老的氣味。他當然高興地拿著杯喝熱咖啡。

林警長望著入夜之後的方中村,想起幾個月前曾經在那裡撞鬼。日間,那裡是一片荒涼的破屋爛戶。晚上,那裡竟然有點熱鬧氣氛。

文昌好奇地問︰「明天早上要不要入村看看村民的情況?」

林警長︰「不必了,村民早就死光。方中村本來叫王村,人口只有一百多人,房屋十多棟。十年前一次疫症死了一半村民,當時村民毫無準備,連棺木也沒有。村民在慌亂間隨手四處埋了死屍準備日後造墳安葬,怎料到疫症惡化,全村人幾乎都死掉。沒有死去的幾個人胡亂挖了一個坑,把那屍體掉下去便逃跑了。由於那裡有很多無名墳墓所以被稱為荒塚村。後來又因為荒塚村的名字不吉利所以改為方中村。」

文昌指著方中村問︰「怎會沒有村民?那裡不是有燈光嗎?」

林警長︰「那是鬼魂作崇,疫症發生前,王村的一位少女準備和附近林村一位年青人結婚但是疫症爆發後,林村的村民因為害怕疫症漫延到林村而阻止那位年青人到王村去迎親。婚事被單方面取銷。迎娶之日,那少女在王村苦候新郎上門迎娶,但是等了一整天都沒有結果。可能那位少女死後仍然在那裡等著新郎吧。」

大頭炳問︰「那裡有女鬼嗎?」

林警長︰「有女鬼,而且我和另外三位師兄親眼見過。」

大頭炳問︰「那女鬼可愛嗎?」

林警長︰「那女鬼十分可愛。」

(待續)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