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我香江:新東補選帶來的啟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leung
星期日舉行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參選人梁天琦在選舉中取得66,524票。雖然未能贏得議席,但對於新生的,既缺乏資源,又無地區「樁腳」並且遭受當權者沉重打壓的本民前來講,第一次參選立法會就能得到六萬多票的亮麗數字,絕對可謂雖敗猶榮!

單純以贏得議席與否來評估本民前今次參選結果,顯然是膚淺至極,而且也忽視了今次補選性質的一個重大變化:由於新東出缺只有一席,故此今次選舉不同於立法會換屆大選所奉行的比例代表制,選舉模式事實上變成了單議席選區多數制,這樣的制度顯然是對公民黨、民建聯這樣的大黨有利。故此在制度不利的情勢下,梁天琦未能贏取僅有的一席,是十分正常的,這同時也提醒了我們,香港現行的立法會選舉制度,即比例代表制所採取最大餘額法和黑爾商數,對保障小黨派,甚至現時開始嶄頭露角的新興非政黨政治組織(例如本土民主前線),還是有相當作用的。如果香港立法會的選舉制度改用多數制的話,立法會的議席恐怕永遠只能由建制或泛民中的大黨來壟斷,像本土派這些人丁單薄,資源緊缺的組織,恐怕只能是面對議會望洋興嘆。

故筆者在評論今次本民前的選舉結果,更多的會着墨於梁天琦所取得的66524票所帶來的政治意義,以及整個本土派陣營在這場選舉中所獲得的寶貴經驗這兩個方面來分析,由於筆者水平有限,掌握的資訊也非全面,故下文所析如有錯誤,懇請各位指正!

徹底否定港共政權的合法性

筆者首先要在這裡不客氣地指出一個事實,那就是6號參選人梁天琦在選舉期間,是一名已經被律政司落案檢控,並且需要遵守法庭保釋條件,不准進入旺角範圍的「暴動罪」「疑犯」。雖然按照無罪推定原則,一日未被法庭正式定罪,任何人都是清白的。但在香港這樣一個以華人為主的社會,普羅大眾面對一個正在遭受嚴重刑事罪行檢控的人,通常都不會對其抱有多少良好的印象,更遑論表達支持了。這就是港共政權的惡毒之處,當權者利用香港民眾的慣常心態,故意用暴動罪這條可判監禁十年的刑事重罪來落案控告已經報名參選立法會的梁天琦,其用意就是要對他進行人格謀殺,使市民憎惡、疏遠這名候選人。

但隨著旺角衝突後所發生的民情急速大逆轉,港共政權的如意算盤這次再也打不響了,先是香港幾乎所有大專院校的學生會都表態聲援抗爭者,這對本身是學生身份的梁天琦,是一大精神助力。本民前成員在旺角衝突後遭到警方大肆搜捕,組織幾近陷入癱瘓狀態,在選舉工程缺乏人手,難以為繼之際,陸陸續續有大量市民離開鍵盤,走入「民主富士康」,義助本民前處理數以十萬份計的選舉傳單和其他繁重的準備工作,在比大陸富士康更不如的待遇下(沒有糧出,甚至連車費、飯錢都要自掏腰包)不少支持者一連十幾日,每日辛勞工作至少七八個小時,最後成功在限期前完成龐大的選前準備工作。然而,隨後再發生選舉事務處以所謂「自治」違憲為藉口,拒絕為梁天琦投寄選舉傳單,粗暴打壓候選人的政治權利,民情進一步發酵。本民前在二月二十號晚舉行的本民前選舉造勢大會上,超過三千名市民前往聲援,場面浩大。接著下去的一個禮拜,梁天琦的選舉工程越來越順利,本土派幾乎各路人馬都傾巢而出,再加上大量素人支持者的義助,在新東各處開街站、派傳單,最終在投票日為梁天琦爭取到六萬六千多票的寶貴支持。

所以,在選舉結果出爐後,港共政權重錘打壓本民前,企圖致其慘敗於選舉的種種卑劣手段,全部徹底破產,在旺角衝突前還是寂寂無名的梁天琦取得第三高票數,比建制背景,參選立會多屆且身為區議員的方國珊得票還要多一倍,更大幅拋離主張所謂中間路線的「泛民叛徒」黃成智。港共政權抹黑旺角的抗爭是暴亂,結果有六萬多名選民,用手中神聖的一票駁斥了當權者的污衊,並且釋放了一個強烈而明確的信號:面對制度的暴力,香港人是決心反抗的,人民不必害怕政府,政府才應該害怕人民。

尤其在連打着「反暴力」口號、在電視上嚎啕大哭的民建聯周浩鼎都落敗後,香港市民到底是否真心認同政府所謂的「暴亂」定性,就更顯明確了。過去多年來,沒有民意授權的港共政府,為了維護其管治,出盡了利誘威逼的手段。在曾蔭權管治末期,港共政權試過派糖、派錢收買人心,不果。到梁振英時代,港共政權揮起大棒子,催淚彈、警棍毆打、暗角私刑、濫捕、對天開槍、甚至不惜採用幾十年鮮見的暴動重罪進行檢控……,但是經過今次的選舉,事實再一次證明了港共政權的失敗。當大棒子和胡蘿蔔都不再起作用的時候,這個政權已經在「維穩」上面黔驢技窮了,港共政權現在當然還可以勉強地保住在香港的統治權,但它最後的一點管治合法性,已經在這次補選遭到選民無情地否定了。

革命性的選舉工程

由於本民前在旺角衝突後遭受警察強力打壓,組織幾近癱瘓,故此要應付範圍遼闊的新界東選區,至少在選區內的每一個主要社區,都能夠部署人手進行宣傳、拉票工作,如果不是本土派幾乎所有政治組織傾巢而出,協力幫助外,幾乎是不能靠本民前一方去獨力完成的。但是,即便是本土派的政治組織全員出動,這些組織的成員人數也是十分有限,資源方面更是緊張。所以,「素人」在今次選舉工程中的參與,對選舉工程的順利和有序展開,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

不同於香港過去傳統政黨或政治組織的選舉模式,那通常是通過剛性的組織架構,將黨部的最高選戰指示一層一層地向下發放。一般來講,在選舉前至少一個月就要著手準備,首先是招募助選人員,通常這些人員都是從黨員中間招募,不足的話就會找尋核心支持者參加,很少會容許街外彼此並不太認識的「素人」加入助選團隊。從聯絡方式上,傳統政黨往往是由上而下地,講上層的指令或者他們需要讓前線知道的資訊往下發放,又或者下級將他們遭遇的問題向上級報告或請示,基本上都是封閉式的單管道的聯絡,而不是一個開放式的資訊分享平台。由於非常依賴黨部高層的指揮,傳統的選舉工程需要比較長的時間去準備,耗費的資源非常多,人手的招募和調配相當麻煩,這對於人單力薄的新興本土派政治組織來講,如要按照傳統政黨的模式來舉行選舉工程,那幾乎就是不切實際、不可能的。

但是流動裝置、社交媒體、即時通訊應用程式等網絡智能科技的普及,給新時代的選舉方式帶了革命性的變化。以今次補選來看,本民前基本上只需要提供一些基本選舉物資,例如是傳單、文宣(無法郵寄)、旗幟、banner、T-shirt,以及租用車輛運輸及回收用剩的物資。剩下的工作,基本上就是由響應本民前的支持者自己去包辦的,甚至很多時候,一些額外的物資,例如擴音器、折台、清水都是支持者自行攜帶過來。有心參與助選的素人們,只需要加入相關的通訊群組,就可以隨時了解助選工程的最新發展,例如每日在哪些地點哪些時段會開設街站,各個街站人手狀況如何,是否需要增援,物資是否充足,各街站有無遇上突發狀況。除此之外,一些選戰的策略和戰術也會在群組中進行討論,例如派發傳單的技巧,注意禮貌,如何打招呼,開咪宣傳時要注意哪些遣詞用語,一些開咪宣傳可以參考的發言講稿,可以重點爭取遊說哪些類型的市民,遭遇有人「挑機」的應對策略等等很多很多。在傳統的選舉工程下,這些策略性和戰術性的問題通常只能在戰前於早討論,一旦進入實戰就很難靈活地調整應變。但在全新的「智能世代」、「分享世代」的選舉模式下,對這些問題的討論時間大為縮短,並且可以非常靈活地緊貼實際情況進行調整應變,這些都是巨大的優勢,而這些優勢最終成功地為候選人梁天琦爭取到一個相當理想的成績。

全新的選舉工程模式,大大節省了參選人的選舉成本,降低了參選的門檻,這對於資源短缺的本土派來講非常重要。此外,超靈活的應變機制,更是傳統政黨的選舉模式望塵莫及,難以媲美的。其實這種方式早於雨傘革命期間已經在素人行動者之間進行試煉,想不到類近的方法,在選戰中一樣可行,而且發揮的成效更顯著。今次新東補選,香港人行出了一條全新的選舉道路,這絕對是一個劃時代的革命,對香港的未來,甚至世界其他有民主選舉的國家都具備示範作用。

理念驅動

不論是「蛇、齋、餅、粽」或平價旅行這些現實利益的引誘,或者是「選情告急」這類悲情牌,乃至於候選人個人魅力的明星效應這些過往常見於香港選舉的「決勝秘笈」,在今次的選戰中都沒有發揮出明顯的作用。民建聯的周浩鼎被指其助選人員致電選民稱「投票有飯食」,而其本人更一早宣布選情告急,但雙管齊下依舊以一萬票的差距敗選。對於取得六萬六千票的梁天琦來講,他一無財力收買人心,二不是政治明星,三更沒有打悲情牌、告急牌(雖然他是唯一遭受政治打壓的候選人),純粹就是通過傳播理念,來爭取選民支持。以香港這個向來非常現實的社會來講,純理念論述一般是難以獲得選民支持的,過去幾年,不論是五區公投、狙擊泛民、立會選舉,純理念的候選人大多遭遇了不少冷待。然而時過境遷,經過近年政治形勢的急速轉變,以及香港人尤其是年青人的迅速覺醒,選民也漸漸頓悟出理念對於抉擇政治人物的重要性所在。香港今年面對日益嚴峻的危機,大多與本土利益不斷淪喪失守有關,而梁天琦清晰的本土理念,以及身體力行的勇武抗爭,向選民交出了滿意的成績表。通過今次新東補選,我們或可看到,香港未來的選舉,將會逐步擺脫過往畸形的發展方式,慢慢地過渡返正常的理念論爭、能力比拼。這對香港的民主發展,無疑有非常巨大的正面意義。

一如梁天琦的選舉口號所言:「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如果說前半句仍尚需時日來實現的話,那麼下半句其實已經在今回的選舉踏出了啟程的第一步。寫到這裡,筆者希望更多的朋友可以多總結歸納今次新東選戰的得失,並把這些寶貴的經驗和行之有效的模式,傳遞予新成立的本土派選舉聯盟,在今年九月的立法會換屆大選中,能夠贏取議席,爭取更大的勝利!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