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行同運八】林國賢:德國 —— 用教育拉近城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gay

可以想像得到,在電視處境劇竟然可以看到同性結婚的場景嗎?(網上圖片)

我對德國同志的認識,來自當地一套超長篇電視處境劇《禁戀》(Verbotene Liebe)--像《愛.回家》那種家庭倫理劇。但在這種合家歡時段播放的劇集,當中竟然出現主角之間的同性戀情,有起有落有笑有淚的英俊男男愛情故事,而非香港始終如一的變態殺人犯橋段--早在二00八年,已令我覺得很前衛。

教育收窄制度不足

德國同性性行為在一九九三年才被非刑事化,比香港還要遲兩年;但在2001年國會已通過適用於同性的伴侶法律,在歐洲各國中屬最早一批的國家。雖然如此,城鎮和鄉郊對同志的接受程度仍有明顯距離;在近年尤其針對同性婚姻的權利和立法落後形勢的情況下,民間唯有透過教育去收窄制度上的不足。

現年二十一歲的 Kevin Finck(房凱文)就試過在其原居小鎮的學校,因其同志身份被霸凌的經驗。因此他進入大學後,投身當地學校的性向教育計畫,希望以教育打破一般人對同志的誤解。

同運8-2

團體進入學校,以第一身的分享進行性向教育。(受訪者提供)

有別於一般的授課形式,他們採取了第一身分享的「自傳式」教學方法。「這是一般學校所無法提供的」。自我形容為「非異性戀」的組員,向學生講述他們的經驗及出櫃經歷。他指出,學生多數都驚訝於他們是如何的「普通」,他們向分享組員發問的問題,也有助減低學生對同志的偏見和藩籬。去年,政府更把他們所推廣的工作坊,納入部份州份的官方教育計畫,無疑是對他們工作的一大支持,也增加了性向教育在政治舞台的能見度。

同志平權仍遭阻力

離鄉到城市入讀大學,是令房凱文打開心扉的關鍵一步。「在大學,看到很多不同的學會都在招收會員,那時起,我決定公開提到我的性取向,並學會接受它。」經歷過中學時的恐同環境,令他很快便決定加入計畫。「如果當年有這些教育工作坊就好,」他稱在中學時,「性向多元」雖然屬於官方課程,但學生從未有堂上討論的機會。

雖然德國對同志有反歧視法的保障,但對同志的接受程度在各地仍有很大差異。居住在大城市的同志,被歧視的機會要比居於小鎮或農村的同志要少得多。針對同志族群的暴力事件雖然較少發生,但他們仍不時遭受言語暴力。近年社會對同志接受度已有所提高,部份政黨亦有積極推動同志平權;不過,仍有右翼及宗教團體合力抵抗。這類組織也在數年前在法國,組織過大型反對同性婚姻立法的遊行。

同運8-3

房凱文在大學投身性向多元的教育工作。(受訪者提供)

執政黨拒納同性婚姻

雖然德國早在二00一年就已通過「生活伴侶關係」法案,給予同性伴侶近似異性已婚伴侶的權利;不過現時控制國會大多數議席,首相默克爾領導的基民盟(CDU)--信奉保守主義及基督教民主主義的政黨,仍堅拒為同性婚姻立法。他們仍認為應將傳統婚姻與同性伴侶區隔,認為同性伴侶未能像異性伴侶,提供孩子相同質素的教養環境。

不過,在信奉基督教的愛爾蘭亦透過公投通過同性婚姻後,已對默克爾構成壓力。最新民調顯示,68%國民支持同性婚姻,比十年前大升16%;另外,有61%基民盟的支持者亦對同性婚姻表示支持,默克爾似乎正落後於形勢。加上基民盟因難民問題,在日前的地方選舉大敗,種種跡象顯示,同性婚姻的立法,或許是遲早問題。

現時大多數城市,都有同志組織對同志提供免費活動;他們在社會的能見度近年也逐漸上升。各組織的目標除了推動同性婚姻立法外,也正把力量延伸至同志群體之中較邊緣的群體,例如䧳雄同體的雙性人(Intersex)。因著無知與誤解,這些雙性人仍在政策及醫瘵上承受極大歧視。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