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淪為偽善建制派的香港泛民可以大談本土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ivil

近日香港有關本土的議論在號稱本土的梁天琦出選立法會新界東席次補選獲得不少認同而持續發酵,已經跟民主黨等一眾泛民淪為偽善建制派的公民黨更在十周年黨慶發表「為港而立:本土、自主、多元」宣言,但被抨擊「忽然本土」。

重點其實並非他們的本土是否忽然,近年在香港及台灣突然覺醒而去加入抗共及爭取獨立行列的公民,不少都是「忽然本土」起來的。若要審視偽善者,大家不單要看其宣稱未來會爭取的東西是什麼,更要判斷他們有否不死的毅力及不妥協的心態去完成。

從左膠到偽善

不少香港公民仍然對公民黨及一眾泛民抱有期待,是因為誤以為現在的泛民跟過去一樣是真心地爭取民主,而未來也會有誠意地來「本土」一下。很多人早已察覺民主黨在二O一O年跟中共密室協商前後根本上就已經降共並出賣港人以換取黨的利益。及後由於公民黨竟依然以民主黨馬首是瞻,在大多法案中處理方式及對衝擊型抗爭的汙腐回應都大致相同。

兩大黨一同在雨傘革命中扯抗爭群眾後腿,鄙視反水貨客的光復行動,在魚蛋革命中無視香港公安挑起事端及施暴而只遣責示威者的回擊。偽善者的最重要特性就是在關鍵時刻以冠冕堂皇的理由選擇站在真小人的一方,跟對抗獨裁政權的人們切割。大家根本就不會對偽善者再寄予期望。

左膠是愚蠢,以為不斷的妥協可以達到目的,又或即使達不到目的,也可以堂而皇之的昭告天下已經努力過了。對抗中共暴政的政治運動不是「煮飯仔」或一般競技比賽,正因為沒有失敗的空間,故不能兒戲,更不能以「曾經努力過」來美化失敗。政治上失敗的一夥人竟然可以因失敗而感到光榮,的確令人匪夷所思。偽善者已超越左膠,因為當黨的生存高於民主,民主就成了可以用來討價還價的籌碼而不再是終極價值!

妥協等同於賣港

公民黨成立之初最主要目的其實就是要爭取二00七年的特首普選以及之後立法會的全面直選。在其號召爭取雙普選的情形下,獲取了不少支持,但十年下來的妥協顯示,公民黨及一眾泛民不單不承認失敗,更在雨傘革命中促成失敗。偽善者爭取民主雖失敗,但會持續騙票,現在以為談談本土就會有更多票,當然也會高談闊論一番。

在香港目前被中共逐漸實質拼吞的過程中,妥協就是賣港。所謂的「本土」,第一就是要不妥協地對抗中共,第二就是要盡可能脫離中國或中華的影響,第三是要了解到成為主權獨立國家才是最根本的做法。這些內容不會是公民黨同意的,所以在本土議題上,他們以及一眾泛民連偽善者都當不了。至於本土派未來會不會有偽善者,大家必須時刻省思,不要再等到偽善者出現才驚覺被騙。

作者為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