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核准恩格柏山脈採礦 重金屬廢物將排進峽灣 挪威引發近代史最長的「公民不服從」運動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save

圖片來源: save the fjords /Amanda Iversen Orlich

許銘洲/編譯

《拯救峽灣》(Save The Fjords)運動網站報導指出,挪威總共有超過一千一百九十條峽灣,它們成了挪威人民,基本生存權的立足源頭。不僅僅因為峽灣是多樣野生動物的庇護所,它們更是供給穩定食物,以及許多民眾工作機會的來源。從今年二月一日開始,獲得政府核准的斯堪地納維亞礦業公司(Nordic Mining),著手在恩格柏山脈(Engebo Mountain)進行「露天採礦」探勘作業,引發數百位民眾發動「封路圍堵」的和平抵抗,長達二十一天,創下挪威近代史上歷時最久的一場「公民不服從」運動;結果導致八十多人遭警方逮捕,並被開罰八十多萬挪威克朗(即逾9.3萬美元)。該採礦公司並進一步向示威者,提出高達數百萬元,損失賠償的訴訟案。

挪威政府於二0一五年四月核准該公司,得以透過「露天採礦」(是一種對環境衝擊最大的開挖作業),其許可權達十五年。據「拯救峽灣」網站公布資料顯示,一旦恩格柏Engebo山脈進行開採,將會帶來逾二億五千萬噸的污泥、石礫、以及化學重金屬廢棄物,直接排進福德峽灣(Førde fjord);此相當於「每分鐘」對著峽灣海域,傾倒一卡車的泥污、化學物質,且持續時間長達五十年。

挪威潔淨峽灣恐一去不復返

採礦廢棄物,透過管路直接排入福德峽灣(Førde fjord),其第一線受害者,將是棲息於峽灣的瀕危野生鮭魚。該峽灣,也是許多魚類物種的產卵地點,包括有鱈魚、大型比目魚,以及一些人們普遍食用的鯡科魚類。另外,一些瀕危的深海魚如藍魣鱈(blue ling)、角鯊 (dogfish)也在該峽灣海床,進行繁衍後代的生息使命。

恩格柏Engebo山脈被規劃為採礦區;這個山區,向來是當地少數民族薩米人(Sami people,歐洲目前僅存的遊牧民族)領地。他們數世紀以來,早就在這座山上放養馴鹿,並在臨近的福德峽灣,從事捕魚作業。不僅僅如此,斯堪地納維亞礦業公司,還打算讓採礦污染物,排放到附近的另1條瑞帕峽灣(Reppar fjord)。

挪威的採礦業,不僅將危及西岸的福德峽灣、瑞帕峽灣;未來,位在北挪威的克瓦爾松(Kvalsund),一家名為納瑟(Nussir)採礦業者,也躍躍欲試,打算申設開挖銅礦。

民意不被聽取

北歐國家,通常給人廉潔,珍愛環境的良好形象,然而這次的採礦核准案,讓外界開始對挪威的執政治理能力,有所質疑。首先,根據二0一一年一項挪威全國性民調發現,77%民眾並不贊成,讓礦業公司生產過程製造的廢棄物,排入峽灣。其次,二0一四年當地的一分民調顯示,恩格柏Engebo山脈的礦區規劃案,遭到61%鄰近社區民眾反對,中央政府卻執意基於經濟或其它利益考量,強行核准業者取得採礦權。

位於恩格柏Engebo山脈下的聚落,一個名叫菠林(Vevring)社區,當地民眾的反對礦區,有著直覺卻不失純真的觀點。一位名叫安妮特(Anette)的兒童表示:美麗的自然環境不應被移除。另一位兒童葉迪(Vilde)對於峽灣恐遭污染的疑慮表示:魚類和螃蟹都會跟著消失。

反對採礦運動,是目前挪威人對於潔淨水域、乾淨食物,以及追求清新大自然環境,所面臨的重大挑戰與奮鬥目標。

污染峽灣生態,極具摧毀性

拯救挪威峽灣運動,目前已獲得全球綠色資助基金會(Global Greengrants Fund),以及環保聯盟組織「國際地球道友會」(Friends of the Earth International, FOEI)的共同協助;他們希望藉由提供更多透明資訊,幫助挪威公民,認識採礦對峽灣、環境帶來的嚴重危害。

全球綠色資助基金會(GGF),三月四日發表一篇專文,剖析採礦業,採行的深海污泥排放系統(Deep Submarined Tailings Disposal ,簡稱DSTP)可能帶來的危害,其內容如下:

研究監測發現,「深海污泥排放系統」將廢水、化學處理物質(含重金屬)及石礫物質,直接排入海灣,會造成海域的基礎生物數量「嚴重遞減」,其中包括一.)小型底棲生物(benthic meiofauma,即動物長度小於1毫米、公釐mm者);二.)較大型底棲動物種群(benthic macrofauna,即動物長度大於1毫米者);三.)浮游植物(phytoplankton)數量銳減。這3類生物,是共同建構海洋食物鏈的基礎要素,少了這3類生物群,海洋魚類的繁衍,就會嚴重失衡。

專文也指出,挪威福德峽灣(Førde fjord),未來可能出現上億噸,礦區龐大的DSTP污染排放物,其對峽灣生態的後果有多麼嚴重?目前幾乎沒有學者進行如此大型的研究計畫;不過,可以預見的是,其對海域生態而言,絕對是項「極其嚴重的摧毀性污染」(phenomenally destructive pollution)。

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 授權轉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