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ke Li:臨終才信主可行嗎?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jesus

「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裡」

《路加福音》23 章一段耳熟能詳的記載,講述兩個強盜與耶穌一同釘十架,在第三天,其中一個譏笑耶穌自稱基督卻不能自救,另一強盜卻直認自己過往的過犯,並求耶穌的國降臨時你記念他,此時耶穌以「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裡了」 答應了他。

最大惡極,無阻救恩

此回答成了今天不少宗教團體理解救恩的門檻,引用此經文來判定一個靈魂生死攸關的原則——深信一個人就算一生罪大惡極,只要臨終前最後一刻來得及悔改就依然能像這位強盜般「得救」。亦因此教義,教會投放大量傳教資源在醫院,讓危在旦夕的病人臨終前來得及信主上天堂,「救靈魂心切讓他們不致滅亡」。

盜亦有道的強盜提多斯

查考早期基督教傳說,此兩位強盜名叫提多斯 (Titus) 和杜馬崔斯 (Dumachus),據《阿拉伯童年救主福音》記載,童年的耶穌一家在夜間橫越曠野,被兩位強盜發現,此時名為提多斯的強盜以四十塊錢及皮帶換取杜馬崔斯不向黨羽通風報訊,讓耶穌一家安然地離去。

耶穌一家知道了提多斯的袒護。耶穌便說:

「當三十年時期過了,猶太人們將要在耶路撒冷釘死我。
而這兩位強盜將和我一起在被釘十架,
提多斯在右而杜馬崔斯在左,
在那時提多斯會比我更早進入樂園去。」

《路加福音》的作者極有可能是熟悉此當時廣為流傳的強盜守護耶穌一家傳說,在這民間傳說基礎上寫出了唯獨《路加福音》記載的耶穌向強盜說「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裡了」,如此臨終信主的救恩門檻就不能單憑一句經文來支持。

修士伯拉糾與教父奥古斯丁

且再看另一例子。第四世紀自英國的伯拉糾 (Pelagius),他是一個律己以嚴、有無可指責的品格、才華和學問、內向溫文、以及沒有野心的苦修士,極之深受大眾愛戴。

奥古斯丁則完全相反,他的生活很矛盾,一方面追求真理、講律法,另一方面卻過著放縱私慾的狂歡生活。他既沒有能力控制自己的私慾,就把摩尼教的原罪論及其他教義引入教會,將自己的放縱私慾歸咎原罪。唯恐失去救恩,他就提出「預定論」和「揀選論」———救恩完全是神預先揀選,主權全不由人。

為求自保,蛇蠍福音,誣衊賢士

就個人模範及學問,奥古斯丁都不敵伯拉糾,為要消滅這個讓他地位岌岌可危的眼中釘,唯一方法就是私下向教皇「告御狀」,在兩次非洲議會誣衊伯拉糾為異端並把他放逐,更在以弗所第三次大公會議中強加之罪。奥古斯丁將基督教推向一個完全依賴「預定救贖」、救恩遠高於行為典範的宗教。

信仰不是無限赦罪之「免死金牌」

在拿戈瑪第古本的《真理之見證》中指責一些信徒以為信主領洗是「得救的蓋印」,有如「免死金牌」,獲得無限赦罪之特權。然而,真正的信仰是淡泊世間追逐的一切,必須知而後行。

強盜提多斯像羅賓漢般的傳奇早就流傳於初期信徒社群當中,究竟他能進樂園的原因是單靠最後一刻「立地成佛」,還是他一生的盜亦有道的惻隱心,我們無從稽考。

寬闊的信仰門檻  導致教會誠信破產

但是基於前者的寬闊門檻從而縱容信徒甚至領袖放縱私行,像數量驚人的神職人員性侵犯信徒及男女兒童已成了全球無法收拾的誠信破產,有些則私下盜取教會資產據為己有等等,罪行罄竹難書。

大抵他們被奥古斯丁式的「因信稱義」沖昏了頭腦,更是在羞辱自己的信仰和信奉的神,這樣的偽善又怎能和提多斯的「盜亦有道」相提並論呢?更莫說要與耶穌同進樂園去了。

「身體沒有氣息是死的,信心沒有行為也是死的。」《雅各書》2:26ll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