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wrong:向本土派道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sorry

image by Dave Keeshan

這是我個人作為和理非抗爭者到認識本土派後的一些體驗。

一般人會認為本土派喜歡互相指駡,其事實是本土派只針對泛民,即是只有本土與泛民互相攻擊。

外界很少明白,本土派其實自己很團結,看事情看長遠,看下一代,看2047,有理想,世界觀,有點像環保分子。

外界也很少批評,泛民人多著重眼前問題,重防守,今朝有酒今朝醉,追求衞生,卻身在公廁,完全沒有對2047做準備,但反而較受市民歡迎。意識層面上看,本土人完全和共產黨割裂,泛民人其實某程度上已經接受了共產黨,甚至沒有一套對未來的想法計畫,只是口裡說不。

如果泛民是在打一份稱職的工作,本土派就是在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一個有尊嚴的香港人,但尊嚴當然有代價,而且不值錢,爭取手段上也與香港人的慣常道德觀衝突。
本土人自覺清醒,但又被人䎵笑不切實際。這也解釋了為何他們總是有點自命不凡的高傲,簡稱乞人憎。

泛民很怕失去支持者,本土派從來不怕失去支持者,有說,通常醒覺了的人,往往羨慕無知者有多幸福,但自己已經不能回頭了。泛民派重理性,本土派重感受,例如肚餓是一種感受,眼前有一碗本來是屬於你飯,想辦法去得到就要靠理性,但現在中共已經告訴你不能用錢交換,泛民就因理性而放棄了感受,相反本土派就沒有違背感受。說本土派抗爭無底線,那其實泛民的理性亦無底線。

本土派幾年內受盡抹黑,凌辱,誤解,但他們其實重來沒有放棄過香港人,不斷用各種方法打開民智,例如電台(my radio),青年工作。直到梁天琦出現,就打開了一個缺口,事實發現,梁的成功叫泛民及政府吃驚,所以選舉成績單一出,有個別泛民急不及代和一如以往出囗術去打擊政敵,收割論,毓民叫人衝論,收共產黨錢論還有不少人相信。畢竟這幾個思想超前的本土先鋒,外表不討好,又粗囗爛舌,也有像瘋人院出來的國師,「公主」,但最後很多變成支持者的人,發現原來當初瘋的是自己。

本土派人也非常幽默感,例如自命熱狗,唱紅打黑的驅蝗行動,玩弄無線電視記者,助選時使用對手的囗號等等,這也只有進入他們的世界才會明白。

說到新五區公投,本土派陳雲的計畫是送五個(革命黨)進五區議席,然後與市民裡應外合,辭職公投提出修憲訴求,例如重訂移民政策,取消五十年不變,永續自治,重選(公投)的時候民粹會大爆發,市民也可乘機發難,逼使中央正視數據及退讓平息亂象。所以參與的市民並不是在選議員,而是參加一個革命計畫。

當然不想參加的,也可以正常當作選議員一樣,不用放在心上。但如果他們選的是梁天琦(BB)或其他本土(BB),認同他理念又好,被感動又好,性衝動也好。最後上述的計畫也極可能發生,因為本土其中的依歸都是反共。提出這一點,因為畢竟事實是還有不少市民認為梁天琦是石頭爆出來的,上天賜下來的一道清泉。

具體而言,本土派計畫實質具體有agenda,又不會被泛民左右,完全掌握在市民選票內。在本土派角度,這是香港首個不被泛民拖後腿的全民政治進攻策略。有勇有謀,相信可以吸引到很多忍無可忍的市民一試用選票將之啟動。現在泛民正仔細觀察支持者的改變,關鍵性是未來有多少巿民會由「眼前問題」轉往「2047死線的香港前途」,因司徒華離去後,民主回歸論已隨之魂歸大海,泛民現在是完全沒有對香港未來的一套論述。早日,也有泛民政黨為網絡23被拉倒,爭相高呼:「是我守住了~是我拉布的有效~」,努力去經營這「拉布專利」,他們也許没有察覺,自己正處於非常危險和劣勢當中,梁天琦的成功,正反映這一個警號。因此,泛民的當務之急,是要重建及向市民承諾一套香港未來的計畫,現在的「雷動計劃」還是太偏向「眼前問題」,繼續爭拗和理非或抗爭的底線,誰勝誰負,亦無補於事。

在此希望剛認識本土派的人,或因梁天琦而開始認識本土派的人,多點了解本土派的出處及核心價值,如想了解更多,可以花時間收聽一下my radio 「毓民踩場」,陳雲的「本土論壇」等節目,或閱讀本土派的書籍。當然本人亦欣賞梁天琦的堅定理念,但肯定他不是從石頭爆出來的,而且他與黃台仰在my radio 週五晚也有節目。只要肯花點時間理解,你必能感受到泛民與本土割裂的鴻溝。就算你現在站在哪一邊也好,作為一個香港人,這絕對關乎你下一代的未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