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啞港女。霍千琳 : 前港姐的悟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belle

image by Delphine Devos

前港姐梁珮瑚在專欄說:「我不投票,有錯嗎?……可是若我不了解整件事的來龍去脈,為甚麼我要人云亦云的去投這一票?……要我在大熱天時上街遊行?不可能。若因為我拒絕投票,或參與政治活動便判斷我是有罪的,那麼你又懂得甚麼是自由嗎?」

每當親共嘍囉出言不遜,搏小當呃 Like,梁愛詩之流喜歡用「他們有言論自由」護航,但言論自由卻不是歪理的擋箭牌,即使我會誓死捍衛你發言的權利,卻不代表我要同意你的觀點,請別濫用自由來掩飾你的答非所問。

同樣地,你有自由不參與遊行、不投票、甚至加入愛港力,但自由不等於不用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你有你的自由,但別人也有論斷你的自由。

然而,愈沒有好好讀書的人,愈愛叫人讀多幾年書;愈為港共政府說話的人,也愈愛說反對者是愚民。每當你指責他們的犬儒,他們定必鄺保羅上身,說你「羊群心理」、「腦筋完全不懂得分析」。

起初我以為那不過是學淺毀人的緣故,畢竟 A little knowledge is a dangerous thing. 但後來和同事搭訕說起七一有沒有去遊行,最後卻是整個 lunch 都在城市論壇。同事是個會思考的聰明人,我想就算不是本土派都起碼會去遊行,怎料他說:「我最憎啲人咩都反對,連我以前的無腦學生都話去遊行,還要說自己為公義,超人咩?」不得不說,同事能搬出若干史實,也算是有看書的人,我也相信憎惡示威者的人,也不全是維園阿伯,然而為何智力正常的人即使看了這麼多事實與史實,仍然可以冥頑不靈?

佛家用馬比喻眾生的悟性,馬有四種,首兩類只要看到鞭影或拍打馬尾就可以知道駕馭者的意思,比喻眾生要看到他人的生老病死,就能生出恐怖之心而端正思維;第三種馬需要馬鞭拍打馬身,方知策馬者的心意,比喻眾生要看到親近之人的生老病死,才能有所感悟;第四種馬必須用鐵錐刺身,比喻眾生必須親身經歷苦難,方能感悟。

即使頭兩種良馬都要看過別人的生老病死才生恐怖之心,假若你早二十年和香港人說公民抗命,大抵會被人當傻仔。香港人的自由太廉價,對比台灣、韓國,以至世界各地,我們幾乎沒有付出太多成本,奉行開明專制的港英政府就自己送上法治與人權。

我這個港女從不理政治,董去曾上,我還可以愛理不理,但禿鷹雄上場,不得不吃吃開始變味的花生,到今天還可以獨善其身的怕是後兩種馬了──非要親近之人或自己親身經歷才能有所感悟,尤其是背靠強國搵食的社會達賢,今朝你幫中共賣港說盡好話,他日遇上黑吃黑的中共拿手好戲時,但願能好好體味鐵錐刺身的感受。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