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盧斯達:嘗回書沈旭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shem

(網絡圖片)

旺角發生騷亂,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得評論一篇,一貫引經據典、出入中西,好像某一段時期的梁文道那麼知性。沈博士說提到的芬蘭、捷克,不墮極端反蘇和極端親蘇,最終光復。仍然是溫和路線必須,任何激進路線,都能令大廈傾毀。溫和路線固然不行,但不代表激進路線可行……沈博士評論的主旨,是他對香港如何生存的論斷:香港不再遊走灰色地帶的,一朝明刀明槍,香港就會在大國的博奕之中壓碎。沈博最後說,在全球化年代,我們離開香港還是大有天地。

作為一個有家底和家學淵源的學者,沈博深知香港實力不足,主張潛龍勿用,不要對抗。在論理來講,真的沒有錯;離開香港的人,在九七前後,九七以後,越來越多。只要你有沈博士的資源和謀生實力,你也會認同香港百無一用、毫無bargaining power;一旦打開天窗說亮話,公然對抗中國,就將臨沒頂之災。得出這個結端,實在太順理成章。階級性即是人性,大多數都是對的。

這是菁英階層的分析,也是菁英階層的自我實現預言。正如港大學生圍堵殖民條例之下的校委會,所有教授袖手旁觀,他們也必會認同沈博的肺腑之言,是的,揭干而起,香港馬上會滅亡,但我們又阻止不了香港那班唯恐天下不亂的浪人,那麼,嗯,幸好世界是如此全球化,我們不在香港大學教,在其他英語系學府也可以搵到工的……

我相信沈博是真心哀悼香港,真心見香港人失去經營灰色地帶的耐心,而感到萬般可惜。然而,那些坐不住的暴徒,在衛衣之中的香港人,也一定曾經崇尚灰色地帶,以鹿鼎公自居。只是,因為很多事情,他們變了,香港也變了。而這些普羅港人最大的問題,是沒有沈博身後的大樹蔭護,因此他們再抵受不了毒惡的紅太陽,開始發癲。

如果我們都有沈博的各種中外連繫,有那一點樹下的陰涼,也許還是可以等,但可惜香港沒有這種資源。大格局、大棋局,對於被趕入絕路的人來說,比粗口更難聽。是的,也許人性和文明是在失去,罪名劃分,應該與權力成正比,最大罪的,依次是中共、港府、梁振英,警隊指揮官、食環、一般警員,才到一般示威者。

我很少看沈博的東西,因為它的格局太大,大到不見事件的脈絡。救港良方,要是在狂亂中守住工具理性和委曲求存,我不盡認同但也理解,但是香港每一個有血有肉的個體,每一個在受苦的個體,他們沒有義務也沒有能力去為這個大格局忍耐。而且,有人在痛苦、受苦的和諧,並不是真的和諧,這些和諧所換來胡虜恩賜的繁榮,也是虛幻和不義的。

我相信沈博是愛香港的,他的愛也很理智,因為他隨時可以走,這就是他說的國際化終局。有人在街頭上暴動,馬丁路德.金不認同暴力,但也會說一句公道話:「暴動是被忽略者的語言。」他們在乎香港的感情,就不及沈博的理智,因為那是一句「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萬千貧苦大眾,走不到﹗

也許香港是在走向中國一錘定音的悲劇結局。但被強姦時喊痛,不是香港的錯。香港沒有一個人可以像沈博高超,在談論這件事時,可以完全不講到中國和特區政府的問題,所以我寫了這篇話。也許香港是在走向中國一錘定音的悲劇結局,但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Hong Kong。香港越來越差,但我們永遠在這裡。據說這叫身土不二,是全球化的逆流。至於可以順流而走的,我羨慕你們。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