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衞隆 : 金翅支爆鳥 ——中國的經濟現狀是真正的分離主義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hina

image by Jonathan Kos-Read

習近平改革中國金融業有很大困難,但是,江系搞經濟大災難,情況就完全不同。如果不改革,中國經濟就肯定崩潰,沒有人會反對改革。而且,這次大災難不是習近平搞出來,有證有據是江系人馬貪污腐敗,挾贓外逃,令到中國資金大量流失才會支爆。親江親慶企業大量舉債,這些人有後台,銀行不敢不借錢給他們。中國數萬億美元企債,全部是爛債,中國的銀行體系支持不住,不改革不行。習近平改革金融業的話,全部江系餘孽會被清除。這時候,江系土崩瓦解。簡單地說,江系人馬搞經濟大災難,只會讓江系人馬全軍覆沒。

習缺股市和銀行的管理人才

習近平手下猛將如雲,有忠心耿耿,視死如歸的剿貪大將軍王歧山,又有經濟學博士李克強擔任國務院總理。可是,習近平沒有任何經濟範圍的實力。無論中國還是香港,金融業還是企業,幾乎全部是親江勢力。不要說香港地霸親江倒習,即使中國的銀行換上習近平親信擔任高層,銀行賬簿上仍然有大量江系慶系的爛賬,要和江系慶系切割,中國銀行業也會垮下來。
江系慶系在經濟和金融業的力量根深柢固,難以動搖,再加上習近平手下缺乏股市和銀行的管理人才,為中國的經濟大災難善後,談何容易。請看看以4日熔斷A股馳名於世的中國証監會主席肖鋼就知道習近平面對的人才荒多麼嚴重。習近平要剷除江系慶系的金融和企業餘孽,一定要來個江系負上全責的支爆,又要好好地善後。本來,這是天大難題,但是,有了高盛和索羅斯的花旗外援,情況就不一樣。華爾街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銀行家,當然,那不是從好的一邊去看。二0一六年,華爾街大鱷在中國金融業有相當豐富經驗,絕對有能力處理中國的金融業問題。習近平沒有支爆後顧之憂,可以在經濟領域反客為主。只要好好安排支爆,爆散江系慶系,再用習系人馬一層一層地取代江系人馬,就可以有秩序地改變中國金融及經濟現狀。

 

習近平明白到花旗大鱷的目標是要將中國的經濟導入全面資本主義化。這是無可避免的過程,共產主義本來和資本主義合不來。中國的經濟現狀是真正的分離主義,鐵一樣的一國兩制。將中國經濟導入正軌,全面資本主義化是無可避免的事情。

那麼,有了高盛,中國為何需要索羅斯?

一九八四年,高盛在香港設亞太地區總部。一九九四年在北京和上海設立代表處,正式進軍中國。高盛在中國是國際投資銀行,向中國政府和大型企業提供金融服務,讓中國經濟走向國際化,現代化。高盛是第一家獲得上海證券交易所B股交易許可的外資投資銀行,及首批獲得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資格的外資機構之一。二00八年金融海嘯之後,高盛拿到美國的商業銀行牌照。高盛不再是投行,很多事情不方便直接出面。索羅斯的情況完全不同,他是對沖基金大鱷,統領華爾街二百五十隻對沖基金,二千名投資經理,基本上不受任何銀行法律監管,可以在投資市場為所欲為。即使沽空中國,沽空人民幣,都是完全合法。高盛和索羅斯一起,華爾街才能有效地維持中國投資市場秩序。

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之中,索羅斯沽空港元,成為中國敵人。香港地霸以為索羅斯仍然是中國敵人,於是找他幫助。香港地霸想從中國撤資,但是,又怕習近平開刀,於是請求索羅斯沽空中國股市,沽空人民幣。地霸就可以混水摸魚,乘亂撤資。索羅斯可以在地霸沽空前大手沽空,大賺一筆。

香港地霸沒有政治人才,全部中層管理人的專長都是奉承富豪。買入官商勾結地皮一塊連一塊,賺不到大錢卻惹上政治麻煩。談到政治,香港地霸懂個屁。高盛是華爾街在華代理人,索羅斯是華爾街核心人物。二十年前的事情已經是歷史。高盛在華吃得開,索羅斯當然不再是中國敵人。地霸找索羅斯幫助,等同找死。

香港地霸在中國依附江系,通過江系後門「賺」了很多錢。他們看到江系兵敗如山倒,習近平隨時向地霸開刀,急於撤離中國。然人民幣貶值,再來個外匯管制,打斷地霸撤資後路。A股暴跌,李克強表面暴力救市,其實上,李克強沒有想過要托起A股回到五千點。因為A股的主要投資者都是江系和親江系,包括香港地霸。要阻止地霸撤資,阻止江系挾贓外逃,首要工作是截斷他們的資金來源。江系和親江系,包括香港地霸都想把手上的A股套現匯走。上證跌至二千五百點還嫌跌得少,怎會用國家資金救市? 難怪李克強怒拍桌面大叫,上證跌到千點,老子都不會插手。

中國打貪已經進入最後階段,即是經濟改革,剷除江系經濟餘孽,支爆後事如何,下回分解。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