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a Pikka Lau:開放關係?還是感情上的犬儒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有許多年我都在實行所謂的開放關係,但現在回想,其實有點後悔。但那並不是因為我反對開放關係,並認為一對一才是正典。而是因為一直以來,我都只是在裝開放。我掏空了一個激進的關係的內容,只是拿開放關係的形式去遮蓋自己的窩囊。我的開放關係並不是真的開放關係。

我渴望被愛,但害怕相信。有一段時間會覺得,既然世上所有關係都會結束,而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不如不要追求,不要開始。想拍拖和不想拍拖的矛盾使我輕易就會開始戀愛但也輕易就會感到不安全。戀愛的開始往往也會變成憂鬱的開始,感覺自己遲早都會被甩,惶惶終日。

然而,最憂鬱最恐怖的其實不是「被拋棄」,而是「被拋棄的劇本沒有如自己想像一樣實現」。在最沒有安全感的時刻,我發現我唯一能抓住的就是自己為自己編寫的劇本。我不能預計一個永恆的愛情,但總能預計一個永恆都失敗的愛情吧?為了讓這個劇本能安全地實現,我總有意無意地希望對方能甩掉我,那我才能繼續相信「世界上沒有真愛」,拒絕投入,拒絕真心,拒絕開放地承認自己「想被愛的慾望」。

後來我果然求仁得仁,走了很多年的「開放關係」,和許多伴侶不來也不去,沒有承諾沒有願景也沒有未來,感覺很獨立很激進,其實底牌是害怕付出,害怕坦白。有時候很愛卻不敢說出口,怕對方就會立刻拋棄自己。或者,一方面因著自己的悲傷/黑洞而生的慾望(譬如想被陪伴的慾望)是被填補了,但另一方面,渴望友愛互助被愛的慾望,其實是被自己的黑洞壓抑了(我總是裝作我不需要人愛護)。

後來我才發現好像我這樣想的人其實還蠻多的。許多都是gay圈的朋友。有時候我們口講fuck一對一,心中的傷口其實也沒有面對過。對開放關係的理解和只是被局限在形式,而沒想到去深究當中的內容和精神。

和kit剛一起的時候,其實我也沒想過會變成這樣。一年前我還我以為自己會到處拈花惹草一輩子就算了。我們一開始時他就說他喜歡和我一對一他有這個慾望,(而我很濫),我以為我們很快就會結束(我實在害怕)。但慢慢相處下去,是他使我明白真正的「開放關係」並不該是形式上的「有很多伴侶」。如果有很多來來去去的情人,但全部都是建基在害怕付出的心理黑洞上,那只是隱瞞和壓抑。這是感情上的犬儒,不是開放關係。

感謝kit一直以來的氣度,在我軟弱和窩囊時不離不棄,努力地學習和我這種難搞的人相處。你是我的好老師,好同志,好伴侶。

作者原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lala.lau.1968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