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博士:本土華夏與蠻夷殘體之爭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無綫電視J5台二月二十二日晚,普通話新聞報道及天氣報告字幕開始用簡體字,引起群情洶湧。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一日之內收過萬宗投訴,但謂牌照無規管新聞字幕表達形式。大陸官媒《人民日報》海外版二十三日批評港人將繁簡強分優劣屬淺薄無知,又反諷指若講歷史「應擁戴篆書甲骨文」。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認為現時只是一節電視節目使用簡體字,在多元社會中不應嚴厲批評。

其實,今勻電視台簡體正體之爭係本土與殖民之爭,華夏文明與中共蠻夷之戰!電視台用殘體字,明顯違反一國兩制,破壞華夏文明,香港保留古漢語言文字(粵語正體),古漢道德風俗,係華夏文明最後一站,正體字同粵語這兩關守不住,香港就學中國一樣,徹底沉淪!

查漢字定型於漢朝後,民間為求辨義,多加筆生字,即使偶有簡化,亦係用家自發,自然演變。簡體字並非民間自然演化,而係中共強迫大陸人用之文字。其法每每違反造字邏輯,不能一貫,字形字義混雜無倫,傾向化漢字為拼音文字,充滿歧義,殘害語言心靈。

甲骨文僅用於商朝晚期,而且侷限於少數地區,而篆書侷限於周朝、秦朝,同時尚與多種文字混合用。 正體字(楷書)於漢朝定型,從此中原整整沿用了兩千幾年, 再無大幅修改。 

甲骨文主要為圖畫,誠然繁複難寫,其後簡化為篆書,篆書再簡化為隸書階書,但漢字在漢朝定型後,因民眾生活,社會文明日益進化,漢字若有修正,多為加筆,以資辨義。至於簡化,並非無有,但都係民間自然演進,並非強迫。

例如採的本字係采,《康熙字典·釆部·釆部》采:《唐韻》倉宰切《集韻》《韻會》此宰切,音採。《說文》捋取也。又擇也。又采色。又物采。又飾也。又風采。後來,為分別風采與采色及采擇,遂加筆造新字「彩」及「採」,中共殘體字卻將漢字「彩」及「採」,變返做「采」,此誠文化倒退!

至於民間漢字簡化,香港例子有鬭變鬥、竃變灶等,都係用家自發,汰弱留強,十分民主的。(參陳雲《中文解毒》)

殘體字殘害語言心靈(參陳雲《中文解毒》),例如愛無心、親不見、 廠空空、產不生等,直情令用者「闔家剷」。

殘體字化形音義合一的漢字為拼音文字,例如干幹榦乾本為四個不同的字,各有自己意義,殘體字就全化為一字,即「干」。查干,《說文》犯也。幹:《康熙字典·干部·十》《類篇》幹,能事也。又《玉篇》幹,體也。《易·乾卦》貞者,事之幹也。又草木莖曰幹。又凡器之本曰幹。榦:《說文》築牆耑木也。《徐曰》別作幹,非。乾:《康熙字典·乙部·十》《唐韻》《集韻》《韻會》《正韻》渠焉切,音虔。易卦名。又《唐韻》古寒切《集韻》《韻會》《正韻》居寒切,音干。燥也。

殘體字造字違反邏輯,例如鸡將「雞」之音符「奚」簡化為「又」, 但汉(漢)的「又」卻非指「奚」,即按鸡的簡化原則,溪應簡化為汉,但事實又非如此。

殘體字引起歧義,令行文要用雙音節及囉唆話語辨義。例如「船只入維港」,究竟解「船隻入維港」抑或「船隻只會進入維多利亞港而不會進入其他港口」呢?

殘體字形難辨,例如鸟马乌驟眼睇都差不多。

殘體字消滅不少字,例如觸的簡體字係触,但触係另一完全不同的字,《康熙字典·角部·六》触:《古今注》音紅。白魚赤尾者曰触。一曰魧。或曰雌者曰白魚,雄者曰触魚。又如聖的殘體字為圣,但圣本身並不解聖賢,《康熙字典·土部·二》圣:《廣韻》《集韻》苦骨切,音窟。《說文》汝潁閒謂致力於地曰圣。《揚子·方言》圣圣,致力無餘功貌。○按从土从又。會手把土義。

蔡子強稱不能因在書寫貪快用簡體字而演繹成「賣港」。茶餐廳伙記落單,貪快將油菜簡寫「才」,當然無問題,但正式文章如此做法,就係文盲寫別字!

投訴大台用殘體字隨意門:http://bit.ly/1UtDFp1

註:香江雅座〈口語何須禁,雅言應份存〉會討論正體殘體之爭,以及粵語能否入文。
主講:《粵辭正典》主編曾焯文博士暨美國粵語權威Prof. Robert Bauer (包睿舜教授)。
時間: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二日下午三時半至五時半 地點 : 灣仔軒尼斯道三六七號富德樓十四樓「藝鵠」
留座 : 由於名額有限,請有興趣參予的朋友先電郵[email protected]登記留座,先到先得。
講座以粵語進行
免費入場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