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Radio台長 : 在冰冷的國家機器面前論自由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fishballl

大年初一晚上在香港旺角發生的事件毫無疑問已成國際焦點,任何沒有參與到事件其中的人理所當然的屬局外人,之不過按照邏輯推演,很快大家都會變成局內人,因為費羅倫斯的偉大哲人但丁曾經說過:「在出現重大道德危機之時仍保持中立的人,地獄最熾熱的地方將等待著他。」而目前香港社會的情況,所出現的正正就是重大道德危機。

許多人都認為社會矛盾的根源一般是源自貧富差距,實際上世界每一個角落都會有貧富差距,除非你迷信凱恩斯的二流經濟學,否則只要你細心觀察,就不難發現貧富問題只是社會常態,真正貧富題擺上政治談判桌作為政治酬傭的導火線是什麼?是冰冷的國家機器欺善怕惡、向弱者施暴。

生活貧困的人除非天生身體缺陷或殘疾,否則他們都可以通過自己雙手掙扎求存,生活當然艱苦但他們卻沒有向別人乞討,起碼他們不會像商人一樣向政府乞討諸如工程、服務等外包合同,他們為自己的人生而掙扎求存,即使終生貧困潦倒但他們始終度過了一個有始有終的人生,這些人的生活價值可能僅僅是一檔在中產眼中不值一提的魚蛋檔,但他們始終努力證明著自己的人生價值,但在漫長人生之中總會出現許多波折,而最讓人憤概的也許就是來自公權力的欺壓,但這些欺壓是如何產生的?

自由覆滅的過程

當我們去理解冰冷的國家機器的時候,必須要明白「維持社會秩序井然」已經成為了他們向公權力乞討糧餉的唯一價值,意思就是如果社會秩序沒有問題他們便沒有存在價值。而社會秩序是否出問題是由誰去判斷?是納稅人,如同17世紀英國著名哲學家John Locke所論述的社會契約一樣,我們通過向政府支付稅金這個行為,去授權政府管理社會,但不幸的是現在所發生的情況是:

當人們把以上這些事物都以交稅的形式外盤給了政府,政府的責任就會越來越大,從而權力也會隨之膨脹;同時政府因為坐擁了龐大稅金,開始有足夠資源發展他們各種維持秩序的工具,這些工具包括警察。

當政府通過收稅從而坐擁越來越龐大的財富,他們就會開始強化旗下各種維持社會秩序的工具,例如為警察購置先進裝備,中國大陸的維穩費每年都可以無的放矢的暴增正是來自這個原因,當某一天政府認為自己旗下的維穩工具足夠強大到可以阻擋來自平民的一切暴亂時,當權者就開始有安全感,然後可以肆無忌憚的施行暴政,任意踐踏人權。

要記住,我們所交給政府的每一分錢稅金都是基於社會契約之下的授權,我們把公共場所的管理權雙手奉獻給了政府,政府旗下的管治工具也會得到相應授權,他們就有了正當性去一切他們眼中的污點進行清除。

暴政的開始

因為人們通過交稅的方式把越來越多責任交給政府,卻沒人察覺到同時他們把自己的權力雙手奉獻給當權者,因為人們懶得思考何謂自由秩序,故此一眾與政府勾肩搭背的代議士就會在議事廳內開始對一切我們可以想像到的事物去立法,例如以社區衛生和秩序作為藉口禁止流動小販,開始搞出大量類似經營許可、經營牌照等措施,力圖杜絕一切看起來添煩添亂的廉價買賣,結果越來越多符合他們高尚品味的餐廳、連鎖商場開始大肆擴張,而『士多』卻買少見少,流動熟食小販被標籤為髒亂甚至是病菌的傳播途徑,這個時候,往日許多窮人賴以向上流動的渠道越發收窄,暴政在剛剛開始之時往往無需揮舞刀劍,僅僅需要通過『發明法律』就可致人們於死地。

太多愚蠢的人相信政府宣傳片裡所敘述的小販問題,卻沒有發現其實自己有能力判斷什麼食物應該吃入口。如果每個人都認為這些流動熟食不健康、不衛生,小販根本沒有市場亦根本生存不下來,在政府出手清理他們之前,他們自然會自動絕跡。這就是自由秩序之下經濟市場良性循環的最好體現,但政府往往可以公然插手干預這些自由秩序,立法干預市場,其實就是人們對政府過於依賴的必然結果,也就是左翼大政府主義之下的必然結局。

當小數人開始察覺自由秩序失衡的時候,卻被所謂的社會大多數去冷待、諧落、孤立繼而舉報,這就是現代民主制度中實行多數暴力的典範,而大量蠢人更認為只要實行政黨輪替就可解決這一問題,卻從不考慮即使權力發生更替人民自己的權力化為選票販賣給政客的行為自始自終沒有改變。而在今天的香港,你會發現許多人去指責公權力的不雅行為,但卻沒有人去思考這一切是怎樣發生,今天這篇短文用最簡單的方式告訴大家自由是如何覆滅,而自由為何物?自由就是每個公民都有責任自己的生活負責,因為你自己有了責任所以才會擁有權利,若然你仍堅信精英管治可以讓你活得更舒適更安全,讓你免卻生活上各個方面的選擇煩惱,那蘇維埃才更適合你。

現代社群缺乏教養,缺乏古典自由主義的追求,許多古人通過思辨而獲取過的美德,早已被戰後七十年左翼虛無主義所掩蓋。為了爭奪政治酬傭增強曝光,現代政客只能通過販賣貧富懸殊、立法實施福利主義、販賣虛無的社會正義來獲取社群關注,濫用自由主義無視人格信義。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認為,人類組成社會的目的在於讓每個人都參與政治,人們通過參與政治從而社會、群體、個人進行思辨,只有透過政治辯論不斷實踐才能發現真理,獲取美德。今天的香港最可悲的地方不是因為共產黨治港,而是愚鈍左翼當道,大政府主義橫行,他們總是企圖使用一切手段自己身處的社會變成人間天堂,但這些手段往往使之變成人間煉獄。

間的衛生和秩序;
人民覺得交通系統需要有『公共』兩個字才放心;
當人們把以上這些事物都以交稅的形式外盤給了政府,政府的責任就會越來越大,從而權力也會隨之膨脹;同時政府因為坐擁了龐大稅金,開始有足夠資源發展他們各種維持秩序的工具,這些工具包括警察。人民認為醫療、教育等資源要經過『權威認證』;
人民希望有一些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福利制度;
人民開始把許多工作通過交稅的方式外包給政府。
人民漸漸開始產生惰性,索性連寫作和說話都懶得做,把語言和文字的力量寄託在所謂的代議士身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