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智聰:與麥當娜離地一晩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maaa

一個星期前,當社會仍籠罩著「旺角騷亂」的陰霾、在社交網絡上大家激烈地爭辯新界東立會補選到底投六號還是七號的時候,長途跋涉趕到亞洲博覽館看Madonna的《Rebel Heart Tour》香港場音樂會,那感覺就是:我要實行要好好去離地一晩!

姑勿論Madonna絕不只是一位流行歌手那麼簡單,她的音樂與現象,在數十年來絕對可以是用作流行文化研究的好題材。然而在八、九十年代以至二千年樂迷的集體回憶當中,Madonna的音樂還是屬於享樂主義的東西。也是何解在二月十七、十八日兩場香港站巡演的樂迷,都是以參與派對、狂歡起舞的心情,來看這個娜姐歷史性首度訪港音樂會,猶如要把蘭桂坊搬到去亞洲博覽館Arena般,也彷彿在緬懷從前我們這群香港青少年(即場內佔了大多數的六十後、七十後)可以快快樂樂、無憂無慮地聽歌蒲的士高之美好港英時代。

我們都不是VIP

離地的感覺,還有娜姐這次香港場演出票價所創下的新高。即使你是好懂得欣賞娜姐的音樂,但若然只是窮撚樂迷,也會對其昂貴票價為之卻步。

除了一千多至二千多元普通票價之外,還有由近五千元到萬多元、最貼近舞台的VIP門票,消費得起這個票價(或獲贈門票)的,大抵都是城中名人或上流社會人士,至少,也是中產以上的。縱使你是把娜姐的歌曲聽得滾瓜爛熟、倒背如流的死忠粉絲,但也未能比那群尊貴的VIP更接近舞上的娜姐、以近距離拍照拍片再作分享打咭呃like(所以博覽館Arena內出現網絡大塞車的情況)。問題是,看來表現得很high的VIP區觀眾,都見不得比後排或樓座的樂迷看得投入與狂熱,他們大多數都甘願規規矩矩地留在自己的座位起舞而已。

我身處場內離地的樓座位,俯瞰下面的VIP區尊貴觀眾,心裡拋出了三個字:堅離地!

DSC_08341m

連間場位也好精采的「娜姐歌舞團」

然而,我還是要說,Madonna這個《Rebel Heart Tour》從表演到製作皆實在精采得嘆為觀止;如果你有聽開Madonna,但錯過了她這次來港演出,那實屬遺憾。

到底我們自八十年代起已期待娜姐可以來港演出,大大話話等了超過三十年,而且今年娜姐也即將五十八歲,唔睇還要等到幾時?即使我們相信娜姐不會老,但當她下次再舉行世界巡演,相信已年過六十了,難保可以這樣挑戰體能地精力十足載歌載舞,說不定來日她只會純粹做賣實力唱功的演唱會而已。

以離地的角度去欣賞這場音樂會,單是舞台製作,已極之令目不暇給。當晩我那個又側又前的樓座位置,正好給我看清楚《Rebel Heart Tour》空運到港的舞台之精密結構,可看到好多機關與裝置之移形換影——平時看開外國搖滾樂隊音樂會的一群,都沒有機會見識到這些東西,就是這次多得娜姐給我們大開眼界。

而就算週遊列國的你從前早已外地看過娜姐的音樂會,也不能錯過今次的《Rebel Heart Tour》,畢竟舞台視覺的技術之進步,都經已不同日而語。如今Madonna所帶來,已不獨是一場音樂會/演唱會,而是一個「娜姐歌舞團」的多媒體演出。即使是屢次用作間場(娜姐更衣位)的舞蹈演出,甚至只是音樂錄像播放,都全沒有任何欺場之感(配以一曲《S.E.X.》那場床上舞尤其精采)。

maout

思憶起故人

作為八十年代初出道的流行歌手,但娜姐絕不是要做一個給樂迷懷舊演出,即使當晚以全新闡釋手法演繹出的八首80年代經典作,也是分佈於音樂會的頭中尾時段,新舊作品打成一遍。反之,如果你沒有好好溫書聽熟她去年的《Rebel Heart》專輯,也許會因不熟悉其新歌而有點茫然。而娜姐就是要她的樂迷與時並進。

我不懷舊,但看著Madonna的演出時,我心裡卻思憶起了幾位故人。那不獨想起了曾被喚作「香港Madonna」梅豔芳,也想起了曾把Madonna一曲〈Everybody〉改編成〈繼續跳舞〉的張國榮,而聽到娜姐伴以ukulele翻唱Édith Piaf的法語名曲〈La Vie en rose〉時我又不禁哼起陳百強的版本〈粉紅色的一生〉。如果這三位香港歌手仍在世,我想大家都可以在這兩晩Madonna的香港場音樂會上野生捕獲他們——雖然,他們也可能跟陳奕迅等名人般,選擇離地的過大海去看澳門場的演出。

我所憶起的,當然還有曾寫信給Madonna而又真的收到娜姐親筆回信的黎堅惠。我好相信,你一定會與一眾好友一起看香港場的。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