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衞隆 : 日文的外來語泛濫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japan

網絡圖片

日本老一輩的人常說,日本現在太多外來語和中國貨。外來語衝擊日本文化,中國貨衝擊東洋人的優越感。讓我們看看日文的外來語泛濫情況吧。

相信香港人會較容易明白日文外來語是什麼一回事,因為香港人的日常用語中,有不少來自英語,情況和日本的外來語差不多。香港人說的「巴士(bus)」、「的士(taxi)」、「士多(store)」、「士的(stick)」和「波(ball)」等都是外來語。這些外來語有時會天衣無縫地用在語句中,例如「浪漫」是romantic,但是譯得好又用得好,很多人不知道它是外來語。香港人也有簡化外來語的習慣,例如「升呢(level)」,升級的意思。這個level只是說成「呢」。

戰後,中文外來語大量出現在香港的報章和雜誌,如果你翻閱五十年代的香港報章,你會看到「德律風冧巴(telephone number電話號碼)」、「燕梳(insurance保險)」和「懷俄鈴(violin小提琴)」等被稱為音譯的中文外來語。到了70年代,絕大部分這些音譯的中文外來語被漢語詞彙取代,例如「羅曼蒂克(romantic)」被「浪漫」完全取代。即使一些音譯的中文外來語仍然保留在口語中,書寫的時候不會寫出來,例如「拉臣(license)」只存在於口語中,寫的時候是「牌照」。香港人用外來語的情況並不嚴重,書寫的時候,一般都不會使用外來語。

日本的情況就完全不同,除了外來語泛濫之外,日文直接在文章中使用外來語,越用越多,越用越濫,令日文走向外語化的語文發展死路。日文沒有像香港中文那樣在六十年代開始將音譯的中文外來語「漢化」,日文的發展路線是將日文「英文化」。

為了讓各位讀者感受一下日本外來語泛濫和傳統文化危機,我特地拿了日本雅虎網站的一頁作為例子。日期是二00九年十二月十二日。

從這網頁去看,超過90%的日文是來自英文的日文外來語,可說是日式英文。這樣的密集的外來語,已經將日文推到危機的邊緣。

我用以上網頁的日文外來語寫一句中文,讓各位更深入地感受日文受到外來語衝擊的實況是怎樣。東洋人真的是這樣說話,不是我虛構出來。

我想去由尼羅斯旦吾看依隆文裡信,跟著開極奇派地,再去掃平吾,買些文斯亞色沙裡斯。

以下句子標明外來語用的英文詞彙。

我想去(由尼羅斯旦吾Universal Town)看(依隆文裡信illumination),跟著開(極奇派地cake party),再去(掃平吾shopping),買些(文斯亞色沙裡斯men’s accessories)。

不使用外來語的句子如下:我想去環球片場看燈飾,跟著開糕點派對,再去購物,買些男性用飾物。

這樣的外來語泛濫算不算文化危機,各位讀者自己去判斷好了。除了外來說泛濫之外,日文一些固有書寫方式被英文方式取代,例如日文本來是直寫,由右至左,現在大都是跟隨英文橫寫。另外,日文本來不用西曆標示年份,以日皇的年號(即是大正、昭和、平成等)作為年份,例如平成21年,可是以上的網頁出現兩次二00九年,沒有寫平成二十一年。
日文已經開始英文化。

最令日本老一輩的人擔心的日文變化是直接在日文文句中使用英文字母的單字或者簡寫。這個趨勢早在80年代開始,越來越嚴重。最初走進日文的英文字母都是簡寫,例如ID(身份證明)和SF(科幻)等等。跟著下來就是一些很短的英文單字,例如BIG和OFF等等,近期多了一些單詞,例如 PICK UP(在日文的意思是「特選」)。

這是我在日文網頁上抓取的一些東西,有些英文單字是以英文字母的書寫方式存在於日文句子中。

日文正在一步一步走向英文化,只要再向前跨進一步,日文就會失去自己的靈魂(這是老一輩日本人的心聲)。曾經有位東洋老者跟筆者說,他一直看得懂日文,到了現在,看懂日文但是看不懂日文中的大量外來語,自感像個文盲,有時要找家中的小孩子,向他們查問那些外來語是什麼意思。外來語還好,最低限度是日文假名,可以讀出來,最近日文出現的英文單字真的是不明意思又無法讀出來。

筆者斷言,日本若果不阻止日文中直接使用英文單字和外來語泛濫的趨勢,日文很快就會變成英文的方言─若果現在還不算是英文方言的話。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