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博士 : 教育局公然歧視廣東話?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Mandarin speaker

教育局二零一五年十二月發出一份關於中小學中文科的課程更新諮詢文件,關注學生「運用規範書面語的能力,以避免學生的表達受口語或網絡語言的影響」,明顯怪粵語妨害書面漢文。諮詢期本月十五日截止。欲向當局表達有關意見者,宜從速!(遞書方法見文末)二零一四年教育局推出教育影片中國語文科第二學習階段《語文雙女俠》[youtube id=”z46hilHTCY4″]。條片以粵語為香港學生寫漢文的障礙,主張摒棄雅言,甚至連基本常識都攪錯。片中口語(粵語)女俠對抗書面語女俠,終為書面語女俠收服,齊齊去為小學生洗腦,禁以粵辭入文。

書面語女俠反所謂口語(粵語)的理由:一,古今有別,無謂執著。二,粵語無劃一標準,為文須循規範漢語。三,要與大多數人溝通。四,口頭俗語不能入文。這些理由都難以成立。一,香港粵語中之傳統成份係華夏文化最後一站,焉能不堅持?!二,規範漢語者,中共也,而中共正是專門破壞華夏文化的大老粗(陶傑〔二零零一〕)。三,香港粵語中之文言,即使不識廣東話者都能望文生義。四,口頭俗語不能入文。何以北方俗語又可入文?況片中所舉廣東俗語不少其實係古文,只不過今人忘其本源,而自造俗字出之而已。以下舉例詳細解釋。

首先,基本事實有誤,不知自己在嗑何事。例如:口語女俠話自己有成千年歷史,而書面語女俠只得幾百年。事實係粵語始於先秦,成熟於唐宋,起碼有二千年歷史;書面語則始於甲骨文,至今已有成四千年歷史。片中講的書面語大概指普通話及其前身北京官話。然而,華夏三千年來,言文皆不一致,否則,語音既變得快過象形文字好多,今日的普通人又何能大致睇得明幾千年前的史記論語?同時,比較起普通話,粵語近文言多矣。

其次,口語女俠話粵語中的文言,如「幾時」、「幾多」等,應該拋棄;單音節詞如眼、耳、衣等要變雙音節詞眼睛、耳朵、衣服等。惟香港本土粵語係古雅華夏文化的活化石,焉能不保育?!普通話多雙音節詞皆因普通話缺粵語的入聲,同音字太多,要靠雙音節辨義。單音節的好處係簡潔有力。

再者,口語、書面語的標準誰定?正是中共。中國經過文化大革命,華夏文化在大陸早已滅亡。貴姓大名、非請勿進等雅言在香港日常生活中都仍聽得到睇得見,但大陸人就不會講寫。無疑,有些粵字粵辭,正如方才所述,由於來源太古,用了別字,例如心郁郁的郁本字乃係㤢,此之所以余要編粵辭正典。

書面語女俠又要香港人少數服從多數(十三億大陸人)。然則劣幣須驅逐良幣?但根據基本法,一國兩制,河水不犯井水,香港不必跟大陸箇套。而且,粵語中的古雅詞語,外地唐人亦能望文生義,例如得閒、鄰舍、後生、食飽。

更且書面語女俠強調口頭俗語不能入文。然則,何以北方土語又可入共產中文?例如咱們、為啥、班子、打造等。另一方面,好多古典小說都用各地語言入文。例如金瓶梅用好多山東話;紅樓夢亦多南京話;海上花列傳以吳語寫成。況且粵語大抵係文言。

舉個例:書面語女俠要香港學生跟北詞的字序寫鞦韆,而棄粵語的韆鞦,然而韆鞦古雅過鞦韆。宋.黃庭堅《次韻元禮春懷十首》穿花蹴蹋千秋索,挑菜嬉遊二月晴。《西遊記》銅壺滴漏月華明,金鐸叮噹風送聲。 杜宇正啼春去半,落花無路近三更。 禦園寂寞秋千影,碧落空孚銀漢橫。

書面語女俠又要話粵語的打尖解插隊,「書面語」的打尖解途中休息,殊不知粵語的打尖正寫打㰇,即打楔,典故見戰國策。段玉裁『說文解字注』:楔也。玄應書曰。說文櫼,子林切。今江南言櫼……木工於鑿枘相入處有不固。則斫木札楔入固之。謂之櫼。櫼亦作鉆。戰國策;蘇秦謂趙王曰…….鉆自入而出,謂以大鐵鉆釘入大樹一邊……蘇秦以此喻離閒之人也。蘇秦謂鐵器。許謂木札。其用正同。

條片更誣粵語為口頭俗語,連通用漢文都有的一些詞語亦當作廣東口語。例如書面語女俠譏笑口語女俠中意食的馬蹄書面語解馬的蹄,而食的馬蹄當作荸薺,然而《漢典》亦謂馬蹄除解「足底由皮膚衍生而來的角質鞘」之外,亦為荸薺別名。其實,值得譏笑的係共產中文的許多荒謬物名,例如北語的地瓜其實非瓜,應作粵語及通用唐文的蕃薯,又如土豆其實非豆,應作粵語及通用唐文的馬鈴薯。

條片又要香港學生跟普通話的句法,例如須寫我比你胖,不能寫我肥過你,殊不知形容詞在比較對象前屬先秦語法,好處係最重要的字出先,毋須等到頸都長。(肥字在古文中不獨指畜牲,亦指人。例如黃帝內經:春氣在毛,夏氣在皮膚,秋氣在分肉,冬氣在筋骨。刺此病者,各以其時為齊。故刺肥人者,以秋冬之齊,刺瘦人者,以春夏之齊。)

條文更嚴重歧視粵語,學生寫親口語句子,書包就會響,被人當賊辦!平機會何以不處理?

總之,教育局歧視粵語,扭曲語言學理事實,妄顧華夏文化正統,要學子跟中共的所謂規範書面語,實在誤人子弟,枉為人師。關於中小學中文科的課程更新諮詢文件,必須收返重訂。

玆以陳雲(二零一二)〈粵語書寫的兩途(上)〉中一段作結:傳承香港的粵語書寫,首先是將口語的雅言繼承下來,堅持寫今日、食飯、飲水、人客、銜頭、取錄、多過你、我去英國、等我來、一生之類,毋須寫今天、吃飯、喝水、客人、頭銜、錄取、比你多、我到英國去、讓我來和一輩子。這關一失守,粵語書寫便失陷。來自古語的粵語口語、北方人可以望文生義的粵語口語,香港人也不堅持,保衛粵語的防線便崩潰了,其他便不消提。這些粵語雅言,務必寫入日常的通信和公文,使粵語雅言可以扶持香港人寫樸實的中文,對抗來自北方的洋化中文和共黨八股。

教育局諮詢文件:http://goo.gl/WR4uRx
畀老師之問卷:http://goo.gl/cgmnZO
聯絡教育局方法:
教育局課程發展處
總課程發展主任 (中國語文教育)
傳真:2834 7810 / 2573 5299
電郵:[email protected]
寄信:香港灣仔皇后大道東 213 號
胡忠大廈 12 樓 1201 室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