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香港沒有兩個大局,只有一個死局——練乙錚的好心壞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yeung

素來被認為比較願意從本土立場思考的練乙錚先生在信報《中央收風 梁特連任 新東棄保 暴力誘惑》專欄文章中提出詭異的「大局論」,竟把認同不認同立法會《議事規則》會否改變說成是大局的問題,掉入已淪落為偽善建制派的泛民之議題設定思考陷阱裡,結果可能是幫了倒忙,好心卻壞了大事。

政治低能的偽善公民黨

練先生認為,若認定立會《議事規則》如果萬一被改變會是天大的事,可視為「大局1.0」,就要投公民黨候選人;若認為當權派未必能如願改變《議事規則》,又或「就算改變了也不必太介懷,因為體制內的抗爭的重要性不如體制外」,就投本土民主前綫的候選人,這就屬「大局2.0」。這個說法有兩個致命的錯誤假設。

第一,大家不能天真地以為淪為偽善建制派的公民黨在真心誠意搞議會抗爭。日前公民黨被踢爆二O一一年五月支持修改《議事規則》,將只有立法會主席、常設或專責委員會主席,可驅逐「行為不檢議員」離場的權力下放至其他委員會。黨魁梁家傑對此竟然諉過於民,說是當年是因為「民意反對拉布和議會抗爭」,今日的民情與當年有很大分別,如果今日有人提出修改,公民黨一定不會支持。這根本是缺乏政治智慧,錯把港共操弄的輿論當成民意。

更重要的是,公民黨打從心裡就不認同議會抗爭。公民黨既不認同街頭運動,連議會抗爭的空間都配合舐共的小人建制黨派去限縮。近日一眾連網路23條都不想拉布的泛民不是已經自打嘴巴,不小心露出偽善者的騙票本性。所謂議會抗爭不是多一個席次就代表抗爭,一個打從心裡不支持議會抗爭的公民黨竟然宣稱要顧存自己已放棄的「大局」去騙票,練先生亦變相附和,豈不怪哉?

一個死局下的兩種選擇

第二個錯誤是假設了「議會與街頭抗爭」以及「暴力與非暴力抗爭」的兩種二元對立。練先生說,若認為體制內的抗爭的重要性不如體制外,那就投本土派候選人,這個說法假設本土派只能、只宜和只會在街頭抗爭嗎?若是如此,那為什麼要投本土派候選人,留在街頭不就是好了?弔詭的是,他提出令本土派進入議會就可以袪除暴力抗爭,這正好是錯誤地假設本土派進了議會就不上街頭,也假設了暴力與非暴力的二元區分,本土派進不了議會就會以暴力抗爭。

本土派的態度其實相對簡單,就是抗爭不分議會、鍵盤或街頭,必須要開拓任何可能的空間,令全港公民能夠覺醒,了解香港的困境,大家在必要時不惜犧牲自己反抗暴政,同心對付中共及其在香港的傀儡。

大局只有一個,而且有可能是死局,就是中共在2047年完成深港融合、永遠消滅香港。香港人不管在選舉投票、鍵盤論爭或街頭運動,都只有兩個選擇:妥協投降或堅定抗爭。堅定抗爭才能扭轉死局,開闢未來獨立建國的空間,只有一個獨立國家才能抵擋併吞,也只有獨立自主才能有真正的民主。

作者: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