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座樓主 : 淺談粵語音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9th

image by llee_wu

上篇 廣州話音系

中古漢語以切韻系統(下稱「切韻音」)為代表音系,切韻音是綜合音系,包含古今南北之漢音,由切韻音既可上推先秦上古音,亦可下推現代漢語方音。粵語承中古漢語而來,保存中古漢語的音韻特色,為各地漢語之最,掌握粵語音系,以之接通中古漢語,對於學習音韻學,可謂事半功倍。本文從音韻學角度,分析粵語音系特點。

 

聲母表(十九個)

唇音 p [pa] ph [pha] m [ma] f [fa]
舌音 t [ta] th [tha] n [na] l [la]
牙喉音 k [ka] kh [kha] ŋ [ŋa] h [ha]
圓唇聲母 kw [kwa] kwh [kwha]
齒音 [tʃa] h [tʃha] ʃ [ʃa]
半元音聲母 j [ja] w [wa]

按:唇音、舌音、齒音、牙音、喉音,是傳統音韻學所用名稱,不及今日語音學名稱之精確。

韻母表(五十三個)

陰聲韻(十七個)

a ɔ ɛ 些之韻 œ 靴之韻 i u y
ai ɐi ei 卑之韻 ɔi ui
au ɐu ou œy 居之韻 iu

 

陽聲韻(十個)

an ɐn 根之韻 ɔn un œn 津之韻 in yn
ɐŋ ɔŋ œŋ 香之韻 ɛŋ 廳之韻
am 監之韻 ɐm im

入聲韻(十七個)

at ɐt 不之韻 ɔt 渴之韻 ut œt 卒之韻 it yt
ak ɐk ɔk uk œk 腳之韻 ik ɛk 隻之韻
ap ɐp 急之韻 ip

自成音節韻母(兩個)

m ŋ

按:另有三個韻母ɛu(掉tɛu)、ɛm(舐lɛm)、ɛp(夾kɛp),只用於口語音,而且字數極少,一般不列出。

聲調表(四聲九調

陰平
陽平

陰上
陽上

陰去
陽去

陰入
陽入

中入

ʃi




ʃœy




jɐu




jɐm





jɐp

jim





jip

fɐn





fɐt

jɐn





jɐt

fuŋ





fuk

tuŋ





tuk

按:粵語保存中古漢語四聲格局,因「濁音清化」而四聲皆分陰陽二類,高音為陰,低音為陽,現代粵語廣州話又從陰入聲分出一種,叫做中入聲,於是有九聲。

附錄:半元音聲母圓唇聲母,自成音節韻母

目前通用的粵語聲韻調表,做了若干調整以精簡系統。有三組特殊的聲母韻母,略為說明。

半元音聲母jw和圓唇聲母kwkwh。半元音是氣流較弱、摩擦較小的擦音,介於元音和輔音之間。半元音聲母j來自中古「以母」和「日母」,半元音聲母w來自中古介音w。現代粵語介音消失(普遍而言),其保留中古介音w的音節,是中古的零聲母字和牙音合口字(「牙音」指kkh這類聲母,「合口」指音節有介音w),今日將介音w當作半元音聲母w,將牙音合口當作圓唇聲母kwkwh。由這兩個處理,聲母表只增加三個聲母,而韻母表則減少十幾個韻母,使廣州話語音系統變得精簡(精簡系統使之較易掌握)。

自成音節韻母mŋ。漢語有些音節,只有韻母,沒有聲母,是謂「零聲母音節」,其聲母稱為「零聲母」,與之相對,只有聲母,沒有韻母,是謂「零韻母音節」,其韻母稱為「零韻母」或「空韻」。粵語「唔」字發音m、「吳五午吾誤悟……」等字發音ŋ,其實就是空韻,目前通用的粵語聲韻調表,將其當作韻母,稱為「自成音節韻母」。

下篇 粵語音韻特色

韻母陰陽入三分與相配

音韻學以韻母收音分其為「陰聲韻」、「陽聲韻」、「入聲韻」。收元音者,陰聲韻;收鼻音者,陽聲韻;收塞音者,入聲韻。(按:韻母之陰陽,與聲調之陰陽,並無關係,古人好以陰陽說理而已。)

陰平

陰上

陰去

陽平

陽上

陽去

收音

ʃi

元音

陰聲韻

ʃœy

jɐu

jɐm

鼻音-m

陽聲韻

jim

fɐn

鼻音-n

jɐn

fuŋ

鼻音

tuŋ

陰入

中入

陽入

收音

jɐp

塞音-p

入聲韻

jip

fɐt

塞音-t

jɐt

fuk

塞音-k

tuk

粵語只有收鼻音的平上去聲,即所謂「陽聲字」,才和入聲相配,音韻學稱之為「入聲承陽」,其規律很整齊:

平上去
-m -p
-n -t
-k

當然,陰聲字亦可調出四聲,但是平上去聲和入聲的對應關係不確定,如:

kɐm

kɐn

kɐŋ

金→錦→禁→急

根→緊→靳→吉

羹→梗→更→格

kɐp

kɐt

kɐk

嫁←假←家 ka
jim

jin

jiŋ

淹→掩→厭→醃

煙→演→燕→咽

英→影→應→益

jip

jit

jik

 

意←倚←衣

ji
jim

jin

jiŋ

鹽→染→豔→葉

賢→〇→彥→熱

盈→〇→認→翼

jip

jit

jik

ji
二←以←而

故此,粵語是入聲承陽,而入聲猶如陰聲與陽聲的樞紐。粵語這個特點,乃係完整保存中古漢語的鼻音韻尾-m-n和塞音韻尾-p-t-k及其對應關係。

上古音入聲主要與陰聲相配,謂之「入聲承陰」。中古音入聲只配陽聲,謂之「入聲承陽」。茲將粵語韻母表調整如下,以見粵語所保存中古漢語音韻特色:

陰聲韻

入聲韻 陽聲韻
a ai at an
au ak
ap am 監之韻
ɐi ɐt 不之韻 ɐn 根之韻
ei 卑之韻
ɐu ɐk ɐŋ
ɐp 急之韻 ɐm
ɔ ɔi ɔt 渴之韻 ɔn
ɔk ɔŋ
ou
u ui ut un
uk
œ 靴之韻 œt 卒之韻 œn 津之韻
œy 居之韻 œk 腳之韻 œŋ 香之韻
i it in
iu ik
ip im
y yt yn
ɛ 些之韻 ɛk 隻之韻 ɛŋ 廳之韻

從上可見,粵語韻母陰陽入三分,入聲與陽聲配搭整齊,一如中古漢語。

中古漢語有四種聲調:平聲,上聲,去聲,入聲。粵語聲調,平上去入四聲各分陰陽兩類,很是整齊,保留了中古四聲格局,從古音系統演變來看,粵語聲調已接近最理想的情況(八聲最為理想)。

入聲說,說入聲

平上去聲關乎音高,入聲關乎音質。入聲是由韻母而來,非由音高而來,韻母有塞音韻尾-p-t-k,即為入聲。

廣州話九聲調值

陰平55/53 陰上35 陰去33 陽平21/11 陽上13 陽去22
陰入5 中入3 陽入2

陰入、中入、陽入的調值,與陰平、陰去、陽去相同,所不同者,在於其韻母有塞音韻尾。

1940年代,語言學者岑祺祥提出「入聲非聲說」,其謂聲調是音高的升降變化,入聲既不關乎音高,故不算是聲調,是則廣州話只有六調。(按:今日一般說粵語是「九聲六調」,筆者則取「四聲九調」之稱,以突出粵語九聲與中古四聲的對應關係。)

傳統音韻學以「平、上、去、入」為漢語四種聲調類型,中古漢語四聲格局,早於南北朝時已確立,漢語因平上去聲而抑揚,因入聲而頓挫,四聲備矣,乃得抑揚頓挫,故今日仍沿用四聲之說,以入聲為聲調之一。

從古音系統發展來看,八聲是最理想的,即係中古四聲各分陰陽而為:陰平、陰上、陰去、陰入、陽平、陽上、陽去、陽入。粵語聲調,由中古四聲各分陰陽,陰入又分為兩類(今日叫做「陰入」和「中入」),具備九聲。粵語韻母和聲調極之豐富,說來鏗鏘有力,神采飛揚。

普通話入聲消失,是一大硬傷。考諸粵語,五十三個韻母之中,十七個是入聲韻母,如不計入聲韻母,則韻母數目與普通話相若,由是知入聲消失之於普通話,豈止少了一個聲調而已,還少了十幾個韻母,少了幾百個音節,少了上千個音素組合。

入聲的塞音韻尾-p-t-k,一般人看拼音,好易誤會其與英文輔音尾音ptk一樣,非也。英文shopshotshok尾音確實發出輔音ptk,而入聲韻尾-p-t-k只有準備發音之勢,而實無發出輔音ptk,諸君試讀之,便明白分別。

英文輔音尾音

shop

shot

shok

粵語入聲韻尾

ʃɐp

ʃɐt

ʃɐk

入聲短促,如敲木擊石,好易辨認,文學作品往往用入聲字,表現幽咽孤獨,空階夜雨,滴到天明的意境,如李清照《聲聲慢》:「尋尋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三盃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滿地黃花堆。憔悴損,如今有誰堪?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押的就是入聲韻。

入聲字也用來表現急促激烈,慷慨激昂,壯志悲歌的感情,如岳飛《滿江紅》:「怒髮衝冠,憑闌處、瀟瀟雨。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靖康恥,猶未。臣子恨,何時?駕長車踏破,賀蘭山。壯志饑餐胡虜,笑談渴飲匈奴。待重頭、收拾舊山河,朝天」押的也是入聲韻。

杜牧《阿房宮賦》開首四句:「六王,四海,蜀山,阿房。」連用入聲字,以表現秦始皇剛烈之氣。

金元之後,北方流行的官話,即是現代國語或普通話的前身,入聲消失,m韻尾亦消失,以之讀唐詩宋詞,音韻頓失其真。

陰陽對轉旁轉

清代古音學家孔廣森提出「陰陽對轉」之說,以解釋漢語語音轉變現象。雖名「陰陽對轉」,然上古音入聲主要與陰聲相配、中古音入聲則與陽聲相配,故實為「陰陽入對轉」。其後,章太炎更將之發展為「陰陽入對轉旁轉」,作《成均圖》。

end

 


此說非謂一字同時具備陰陽二聲,乃指陽聲韻失去鼻音韻尾,變成對應的陰聲韻,或反之,陰聲韻加上鼻音韻尾,變成對應的陽聲韻,是為「陰陽對轉」,入聲為轉變樞紐。章太炎更為「旁轉」之說。用今日的說法,「對轉」也者,主要元音相同,韻尾不同(轉變為對應的鼻音或塞音韻尾);「旁轉」也者,主要元音相近(轉變為相近的元音),韻尾相同。粵語就有這種現象,識得粵語,好易明白。

粵語保存中古漢語「入聲承陽」的特點,故以陽聲與入聲的對轉為多,例如:

例字

陽聲 入聲

tɐm35 抌心口 tɐp33 抌骨

ŋɔŋ11 昂首挺胸 ŋɔk22 昂高頭

liŋ55 拎嘢 lik55 拎起件衫

粵語形容黑色,往往用象聲疊字為詞尾,以加強語氣,說法不盡相同,例如:黑麻麻、黑墨墨、黑密密、黑盲盲、黑鼆鼆,這些象聲字韻母不同,意義卻無變,此乃「陰陽入對轉旁轉」所造成。茲按《成均圖》的原理,解釋如下:

 

 pic ma maŋ

mɐk mɐŋ

主要元音相同,韻尾不同,是為「對轉」。

 

mak mɐk

maŋ mɐŋ

主要元音相近,韻尾相同,是為「旁轉」。

粵語白讀,古音遺留

「文白異讀」是漢語語族內的普遍現象,某些字有「文讀」與「白讀」兩種讀音。文讀是讀書音(讀音),詩詞文章所用,白讀是白話音(語音),日常言談所用。粵語白讀往往古老過文讀,乃上古或中古遺音,例如:

文讀 白讀
fu phou
頭(fɐu 頭(phou
匿匿(fuk 喱喱(puk

上古無輕唇音,宋代以來的輕唇音,上古讀為重唇音。「婦」、「浮」、「伏」,文讀的聲母f是輕唇音,而白讀的聲母p ph為重唇音,這正是上古音的特徵。

區分尖團音

尖音與團音,是漢語中兩組對立的聲母,各地漢語的尖團音不盡相同。粵語的尖音是tʃhʃ,團音是kkhh。官話的尖音是tstshs,團音是hɕ。普通話的前身為明清官話,但普通話「尖團合流」,不再區分尖團音,粵語則仍區分尖團音。如:

舉例

粵語

官話

普通話

煎、千、先

tʃinhinʃin

tsiɛntshiɛnsiɛn

tɕiɛnhiɛnɕiɛn

肩、牽、掀

kinhinhin

tɕiɛnhiɛnɕiɛn

區分尖團音

區分尖團音

尖團合流

美國語言學家Jerry Norman曾經嘲笑尖團合流的《漢語拼音方案》是「懒惰的方案」。「尖團合流」是普通話的一筆糊塗賬,乃人為規定而合併,普通話音節由是大減,造成大量同音字。被合併的團音還有iai韻母,於是「皆介界街」(老國音jiai)、「蟹鞋谐」(老國音xiai)這些字,普通話變成了不倫不類的jiexie

掌握粵語音系,接通中古漢語

俗謂粵語係唐話,但諸君莫以為粵語與唐朝話一樣。古今音變,勢所必然,語音變化極快,今日的粵語與百年前尚且不同,何況距今上千年的唐朝話,然而粵語乃中古漢語的活化石,語音雖變,系統猶存,中古漢語演變為現代粵語,大致上是系統轉移(systematic shift),然則掌握粵語音系,反溯而至中古漢語,甚是容易,對於學習音韻學,可謂事半功倍,原因有五。普通話入聲韻母全部消失,陰陽入三分不再,猶如鼎之三足折其一;m韻尾消失,陽聲韻殘而不全;入聲聲調消失,以至四聲(平上去入)缺一。從中古漢語到明清官話,再到現代國語或普通話,系統為之大變。講普通話的人,中古漢語對其而言是另外一套截然不同的系統,必須從新學習,困難有五。列表對比:

廣州話 普通話
一、粵語韻母陰陽入三分與相配,一如中古,音韻學好多的基礎知識,一點就明,可以好快掌握中古漢語系統; 一、塞音韻尾-p-t-k和鼻音韻尾-m的發音(這些音都好難學),中古韻母陰陽入三分與相配,這些基礎都要從頭學起;
二、粵語完整保存中古漢語的鼻音韻尾和塞音韻尾及其對應關係,中古收鼻音-m-n的字和收塞音-p-t-k的字,粵語收音仍是一樣(少數例外),這亦是粵語與中古漢語有高度對應關係的一大原因; 二、中古入聲字,在普通話變為平、上、去聲,是謂「入派三聲」,然則普通話讀陰平、陽平、上、去聲的字,哪些字在中古讀入聲、又讀何種塞音韻尾,雖有規律可循,除精通者外,實際近乎死記或要查書;
三、粵語聲調,平上去入各分陰陽兩類,分化規律是中古全濁聲母字因「濁音清化」而產生陽聲調,對應關係整齊; 三、普通話m韻尾消失,變為n韻尾,於是中古收-m音字和收-n音字混而為一,然則普通話收-n音字,哪些在中古收-m音,亦近乎死記或要查書;
四、粵語保留中古四聲格局,且無「濁上變去」(少數例外),大部份字的聲調類型(平上去入)與中古相同,對應關係整齊; 四、全濁聲母上聲字,「濁音清化」之後,在普通話讀去聲,是謂「濁上變去」,然則普通話去聲字,哪些在中古讀上聲,亦近乎死記或要查書;
五、粵語保存古漢語頗多語音特點,如上述「古無輕唇音」和「陰陽對轉旁轉」,講粵語的人,一點就明。 五、普通話保存古漢語特徵甚少,古漢語的語音特點和現象如「古無輕唇音」、「古無舌上音」、「陰陽對轉旁轉」等,講普通話的人往往要從其他漢語語種(大陸所謂「方言」)去理解。

九座樓主曰:「粵語接通中古漢語之法,一字記之曰『反』,掌握粵語音系及演變規律,反溯至中古漢語音系。」

附錄一:陳澧《廣州音說》

清儒陳澧(1810-1882),撰文《廣州音說》(載於《東塾集》卷一),以切韻音為審音標準,比較各地方音異同,以廣州音最切合隋唐音,便於讀《廣韻》反切,其曰:「廣州人聲音之所以善者,蓋千餘年來中原之人徙居廣中,今之廣音實隋唐時中原之音。」

陳澧指出,廣州音合於隋唐韻書反切而為他方所不及者有五,筆者據此,以之比較廣州話與普通話:

廣州話 普通話
平上去入,各分陰陽,保留中古四聲格局 入聲消失,四聲不全
濁音聲母的上聲字,濁音清化之後,仍讀上聲 全濁聲母的上聲字,濁音清化之後,變成去聲
「深」攝字與「臻」攝字不相混,「咸」攝與「山」攝不相混1 「深」攝字與「臻」攝字相混,「咸」攝與「山」攝相混
「梗」攝字與「通」攝字不相混2 「梗」攝字與「通」攝字相混
「微」母和「明」母沒有類隔 「明」母仍為m、「微」母變成w,兩母之字有類隔

1:「深」、「咸」攝字在廣州話保留合口韻尾-m,在普通話則變成韻尾-n而與「臻」、「山」攝字相混。

2:例如,廣州話「梗」攝字「榮」、「兄」韻母為,「通」攝字「東」、「冬」韻母為,普通話則韻母皆為以至兩攝之字相混。

附錄二:古今音韻變遷

古人作詩詞、寫文章,講究音韻之運用,「韻」乃係韻腹、韻尾、聲調三者。粵語存唐韻之真,與中古漢語一脈相承,茲與普通話比較,將「韻」之古今變遷以圖象表示。

 

Doc1jpg_Page1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