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智聰:黑星一月——樂壇的死亡陰霾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bowie

二O一六年一月終於已告一段落,在過去的一個月內,接二連三地傳來英美殿堂級音樂人離世的噩耗,這已不獨是「惋惜」與「傷感」所能形容,而且那感覺是相當不尋常。到底這個一月份發生了甚麼異象?從鼎鼎大名的David Bowie與Glenn Frey(Eagles),再到Jimmy Bain(Rainbow / Dio)、Dale Griffin(Mott the Hoople)、Paul Kantner和Signe Toly Anderson(Jefferson Airplane)等一眾來自六、七十年代的經典搖滾樂團的成員,抑或來自八十年代的Colin Vearncombe(Black),都相繼在這個一月間與世長辭。那還沒有計算在去年十二月底已走了但到今年年初才公佈死訊的Natalie Cole及Lemmy(Motörhead)。

而這個一月的往生樂手名單當中,還包括一位我們香港獨立音樂圈的朋友——Modern Children結他手Jimmy。

作為音樂愛好者,每當你在社交網絡上得悉到痛失這些樂手的消息時,本能反應就是在鍵盤上打出「R.I.P.」三個字母作留言抑或轉發,以示哀悼的心情。但是在這個月,我相信大家在心底裡都想說聲:「畀『R.I.P.』抖下得唔得呀?」

一個搖滾時代的終結

這個一月最為舉世震驚的搖滾巨星隕落,那必然是英倫音樂傳奇David Bowie,畢竟病逝前兩天他才渡過了其六十九歲生日並發表了全新專輯《★》(Blackstar),而這張遺作專輯也是他送給樂迷的道別禮物、將死亡作為他的藝術作品。Bowie的離世是一件叫人難以置信的事,迄今仍一直在被受談論,這位「搖滾變色龍」連死亡也充滿傳奇性。

若以甚麼神秘學說的論調來說,Bowie之死那彷彿是啟動了樂壇的「黑星」。

當然,在Bowie離世之前,其實甫踏入這個一月初,已即先後傳來美國騷靈女伶Natalie Cole及英國重金屬搖滾老祖Motörhead靈魂人物Lemmy Kilmister在去年十二月底逝世的消息。但隨著Bowie在一月十日之離世後,這個一月份的下半個月,確是陸陸續續地傳來一眾老牌樂手的訃聞,包括有英國70年代搖滾樂隊Mott the Hoople鼓手Dale Griffin、美國搖滾班霸Eagles的主唱兼結他手Glenn Frey、英國重型搖滾天團Rainbow/美國重金屬搖滾樂隊Dio的低音結他手Jimmy Bain、美國三藩市迷幻搖滾先鋒樂隊Jefferson Airplane的結他手Paul Kantner。

而當我們在月底收到後者離世消息的兩天後,又得悉Jefferson Airplane第一代女歌手Signe Toly Anderson原來亦已在同一天逝世,同一隊樂隊有兩隊創團成員竟然會在分道揚鑣近50年後,於同年同月同日病逝並同是享年七十四歲,這實在巧合得有點匪夷所思。

這群在上月離世的音樂人,已是六十、七十歳的「老人家」。他們都是在上世紀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年初葉發跡的樂手、來自那個搖滾樂的輝煌年代。所以他們的逝世,也被視為象徵了那個搖滾樂世代已開始走向終結。

Jefferson Airplane 1966

一九六六年第一代的Jefferson Airplane:結他手Paul Kantner(左一)與Signe Toly Anderson(左三)同在二O一六年一月廿八日逝世。

R.I.P.式哀悼

總不願意看到我們所喜歡欣賞的音樂家年華老去。然而時間巨輪不斷推進,歲月一晃而過,這些伴隨著我們成長或追隨已久的名字,即使在樂迷心目中是永遠年青的印象、在年輕時是何等搖滾的象徵,但他們總會步入晩年,始終會有離去的一天。

在這個社交網絡資訊導向的年代,上月就是在一片死亡陰霾下,大家對於已一把年紀的樂手之「消息」也顯得猶如驚弓之鳥。所以在過去兩個星期間,不知何解有些傳奇性音樂人在近年離世的「舊聞」,都在Facebook上反彈出來,從而遭人當作「新消息」轉發再轉發並附上一個「R.I.P.」,在我的Facebook上,我曾見過的舊聞噩耗有英國多元音樂藝人/Sex Pistols經理人Malcolm McLaren(二O一O年逝)、印度音樂大師Ravi Shankar (二O一二年逝)、《胡士托》音樂節開幕表演的美國唱片歌手Richie Havens (二O一三年逝)、德國電子音樂先鋒樂團Tangerine Dream靈魂人物Edgar Froese (二O一四年逝)等,皆有多人轉發。分享這些「舊訃聞」的朋友,大抵已遺忘了或不知道這些老牌音樂人已逝世了好一段日子,但也因為他們沒有點進那則舊聞看過究竟、只看到Facebook feeds的摘要,便「急不及待」地轉發出去,不然並不會不知道這不是新消息來。

逝去的孩子

在芸芸一月離世的英美樂手當中不獨只有長者級名字,如八十年代文青必聽、化名Black的英國唱作歌手Colin Vearncombe,上月在愛爾蘭發生嚴重車禍昏迷了十多天後終告不治斃命,享年五十三歲。之於我那輩的樂迷來說,對他英年早逝的惋惜心情,並不下於那群殿堂級音樂人。

對比起遙遙的外國樂手之逝世,在這個一月更叫我體會到深切的沉痛,是得悉香港獨立搖滾樂隊Modern Children結他手Jimmy猝逝的消息。畢竟只有三十來歳的他是多麼的年青,而且在去年秋天才做了爸爸;在我心目中這位八十後朋友仍是一名大男孩。

Modern Children Jimmy

Modern Children結他手Jimmy在我們印象是永遠多麼親切友善的大男孩,難以相信他離世的消息。

每隊獨立樂隊都要有一位成員擔任聯絡人,而在Modern Children的成員當中我對Jimmy尤其深刻,因為他就是樂隊的聯絡人;要找Modern Children表演,便是去找Jimmy作聯繫吧。能夠得以承擔起這個樂隊親善大使的重任,毋庸置疑由於他是一位多麼態度親切友善的男生。而他既是樂手也是樂迷,要遇上Jimmy那不獨是在Modern Children的演出時,在別的樂隊音樂會上也不難碰到他。

Jimmy的離去,遺留下來的不獨是Modern Children的歌曲與他在台上彈奏結他的畫面,叫我們憶起還有他的和藹可親笑容、他身上的橫間衫。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噩耗,那一刻,我只懂得淺白地留下「Rest in Peace」這三個英文字。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