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博士 : 寨卡恐慌何所本?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ZIKA

image by Day Donaldson

近期引起恐慌的南美洲寨卡(ZIKA)病毒,據稱導致嬰兒天生小頭症(縮腦病),二月一日,港府昨日急召衞生部門及專家商討防疫措施,決定二月五日刊憲將寨卡病毒列入法定呈報傳染疾病,即日生效。同時,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陳馮富珍成立緊急委員會,宣佈寨卡病毒為國際緊急事件,要求全球加強診斷,發明疫苗。二月二日,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宣稱寨卡病毒可經性交人傳人。問題係有史以來,直到舊年底,寨卡病毒從未引起嬰兒小頭症,更從未由性交傳染,而衛生當局未有提供理據,解釋突變原因。美國及香港衛生當局如今的做法很可能會引起公眾恐慌,下一步難保不會強制男女老幼注射疫苗。

根據統計數字,生此種嬰兒的巴西母親全部注射過聲稱可防止寨卡的Tdap疫苗(Tdap乃係破傷風,白喉和百日咳混合疫苗;專門針對寨卡的疫苗尚未出現),而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資料顯示Tdap並非妊娠期的安全選擇。另一方面,寨卡病毒向由埃及伊蚊(Aedes)傳播,而蓋茨(Bill Gates)資助的科學家數年來,在巴西大量散播基因改造埃及伊蚊(http://www.oxitec.com/may-2011-newsletter/)。蓋茨素有免疫針(疫苗)大王之稱,蓋茨曾在幾次訪問中,透露疫苗的「益處」包括減少人口(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BobKXkrt8M)。

巴西衛生官員其實不知其國小頭症增加原因,他們推測原因係寨卡病毒的主要根據不過係解剖一死嬰時,發現寨卡病毒;並在兩名小頭症嬰兒母親的羊水中發現此病毒(http://yournewswire.com/is-zika-virus-or-the-dtap-vaccine-causing-birth-defects-in-brazil/)

由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一日到一六年一月下旬,巴西共有四千名小頭症嬰兒出世,其中僅有小部份腦中有寨卡病毒(http://www.iflscience.com/health-and-medicine/almost-4000-babies-born-malformed-heads-amid-zika-epidemic)。之前,此種天生畸形每年只得約一百五十宗。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資料及英國BBC新聞報導,寨卡病毒自一九四七年發現以來,從未引致天生畸形小頭症,查實寨卡病毒本來只每五人引起一人輕微感冒病症。(參http://www.cdc.gov/zika/disease-qa.html; http://www.bbc.com/news/world-latin-america-35368401)

二零一五年春,巴西衛生局強制所有孕婦打防寨卡的疫苗Tdap(破傷風,白喉和百日咳疫苗)。記錄顯示所有小頭症嬰兒的母親都曾在懷孕期間接受寨卡疫苗注射,注意:係所有都打過,毫無例外。

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將Tdap歸類為C級藥物,表示並非妊娠期的安全選擇 (http://www.thehealthyhomeeconomist.com/tdap-vaccine-pushed-on-pregnant-women-despite-fetal-risks/)。Tdap疫苗含鋁佐劑,硫柳汞防腐劑及許多其他生物活躍潛在毒性成份,對胚胎可能有不良影響(http://articles.mercola.com/sites/articles/archive/2013/11/10/vaccination-during-pregnancy.aspx)。fda本身承認從未在人身上實驗過Tdap(破傷風,白喉和百日咳疫苗)的副作用。因注射百日咳疫苗而受傷或死亡乃係美國聯邦疫苗傷害賠償計劃(VICP)中,最多人索償的情況,流感疫苗排第二。

二零一三年發表的一項研究評估美國不良事件報告系統(VAERS),及一歐洲疫苗反應報告系統中,關於接種疫苗後,發生急性播散性腦脊髓炎(ADEM)的種種報告,結果發現初生至五歲腦炎兒童中,最常見相關疫苗乃係DTaP疫苗。(參https://brazilianshrunkenheadbabies.wordpress.com/about/)

根據NBCDFW 報導(http://www.nbcdfw.com/news/health/Zika-Virus-Confirmed-in-Dallas-County-Spread-Through-Sexual-Contact-Dallas-County-Health-367395911.html ),美國大萊縣(Dallas County)二月二日下午公佈有個美國人從寨卡疫區委內瑞拉回來,另一美國人與之性交後,染上寨卡病毒,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宣稱:此乃性接觸傳染。寨卡病毒有史以來皆由蚊傳播,不知如何,突變為性傳播。此事非同小可,寨卡病毒無限擴大,不需蚊做中介都可以散播,正如泡疹、沙士、伊波拉、愛滋,必定引起全球恐慌,但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完全無解釋突變緣由或提出科學根據。

許多綠色環保人士,例如Kristine M. Severyn醫生 (https://www.wellbeingjournal.com/profits-not-science-motivate-vaccine-mandates/),認為引起公眾恐慌,強迫注射疫苗,最大得益者係大藥廠。

另一方面,自二零一一年起,英國公司Oxitec每周均在巴西散播基因改造埃及伊蚊(Aedes)蚊二百萬隻,聲稱用來對抗登革熱(http://www.oxitec.com/may-2011-newsletter/)。寨卡病毒由埃及伊蚊傳播。有些科學家(例如馬來西亞環境、技術及發展中心主任Gurmit Singh)警告:有關實驗計劃太少對比研究,難保野外釋放的基因改造蚊本身不會傳播寨卡病毒(http://www.sciencemag.org/news/2010/11/gm-mosquito-trial-strains-ties-gates-funded-project;https://birdflu666.wordpress.com/2015/12/12/is-the-zika-virus-in-brazil-being-spread-by-genetically-modified-mosquitoes-funded-by-bill-gates/)。而今有科學家正在巴西研究傳播寨卡病毒的蚊是否基因突變蚊。

延伸閱讀:
http://www.oye.global/health/zika-virus-not-telling/

http://truthkings.com/2016/02/01/is-tdap-vaccine-in-pregnant-women-real-cause-of-birth-defects-you-need-to-read-this/

Jumping the Gun on the Zika-Microcephaly Connection

Tdap Vaccinations for All Pregnant Women in Brazil Mandated in Late 2014

Zika epidemic? Really?

Zika: Cart before the horse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